您现在的位置: > 冷月如卿白若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冷月如卿白若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19-10-23 15:20:30作者:野味喵

主角是白若怜的小说名字叫做《冷月如卿》,这本书是由作者野味喵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冷月如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冷月如卿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冷月如卿白若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冷月如卿白若怜小说by野味喵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小说,主角是白若怜,他们之间单纯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描写的淋漓尽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冷月如卿精彩内容:

第10章 宴会开始

白若怜垂眸笑了笑:“有劳苏公公带路了。”

“大小姐折煞老奴了。”说着苏公公便在前面带着几人先往皇后娘娘那边去了。

坤宁宫内,皇后任莹身着一身紫色华服靠在凤椅上闭目养神,宫女在帮她捶肩,苏公公留着几人在殿外候着,独自进去禀报。

“皇后娘娘,白家小姐已经在殿外候着了。”苏公公行了行礼。

任莹这才睁开了眼睛摆了摆手宫女便下去了,随即看着苏公公:“那白清月可一同来了?”

苏公公低着头:“一同在外面候着呢。”

任莹点了点头示意苏公公把人带进来。

苏公公退了出去来到白若怜那边:“皇后娘娘让小姐们进去,丫鬟留在外面候着。”

白若怜点了点头便先走了进去,白清月与白娉婷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四人一同行礼:“臣女给皇后娘娘请安。”

任莹看着四人:“若怜可是许久都未曾来找本宫说说话了,快来本宫身边坐。”

“是。”白若怜起身略带炫耀的看了三人一眼便跑到了任莹身边坐了下来。

其余三人未曾得到任莹的允许也不敢妄动,只能维持着请安的姿势。

“这么长时间不见,若怜越发的漂亮了,告诉本宫可有意中人了?”任莹看起来确实很喜欢白若怜的样子。

白若怜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便是萧晋的模样,一时之间竟害羞的红了脸:“皇后娘娘就会打趣臣女,臣女还小不着急。”

任莹拉着白若怜的手甚是亲昵:“你这孩子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今日看上哪个与本宫说,本宫请皇上为你做主。”

白若怜只是害羞的低着头并不回答,苏公公见其余三人还未起身便走上前:“皇后娘娘,这便是白府的二小姐白清月。”

任莹这才正眼看了看白清月:“瞧本宫这记性,都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三人纷纷起身,长时间不动导致腿已经麻木了,白相宜起身之时差点摔倒还好白娉婷扶了一把才不至于失态。

任莹上下打量着白清月,任莹乃丞相嫡女,所以对于外室所出之人不经意之间便会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民间传闻白家二小姐倾国倾城,今日一见到也没有那么玄乎,与若怜丫头相比还差着一大截呢。”白若怜听到任莹的话面上有些骄傲自满。

白清月将两人的神情都看在了眼里却不多说什么,只是轻微的笑了笑。

“皇后娘娘所有不知,白家小姐正是因着各有不同才让人印象深刻,大小姐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别说白家了,就是放眼整个四平都不一定能找到与大小姐相比较之人。”苏公公一番话既替白清月解了围,又让白若怜心里听着舒服。

“好了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宫宴也快开始了,摆驾太平殿。”任莹起身,白若怜跟着起身。

一路上白若怜与任莹相谈甚欢,白清月与白娉婷走在一处,白相宜则是走在后面。

几人来到太平殿之时几位娘娘还有其他家的千金已经都入座,见来人是皇后便起身相迎:“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任莹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往位置上去了:“都起来吧。”

借着空挡听着白娉婷介绍了几位娘娘的身份,那身着淡紫色华服的便是淑妃刘淑兰,身着墨绿色华服的便是合嫔,另外一个则是因与过世楚夫人相似的月妃孟娴月。

“臣女给淑妃娘娘,月妃娘娘,合嫔娘娘请安。”四人一同行礼。

合嫔点了点头,月妃则是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淑妃打量着四人笑了笑:“起来吧。”

“谢淑妃娘娘。”四人起身。

“听闻白府添了个二小姐,不知是哪位?”淑妃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白清月行礼:“回淑妃娘娘,是臣女。”

“你这是做什么,本宫不过是随便问问,你这孩子。”淑妃说着便扶着白清月起身。

“谢淑妃娘娘。”白清月低着头。

“怎么?本宫长相很吓人吗?为何你总是低着头不敢抬头看本宫?”淑妃被白清月的动作逗笑了。

白清月立马否认道:“淑妃娘娘恕罪,臣女第一次进宫,对宫里的规矩不太熟悉,不敢冒犯了娘娘。”

白清月的一席话竟让淑妃笑的更欢了,这时候殿外传来声音:“皇上驾到。”

众人立刻起身行礼:“给皇上请安。”

萧平章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好了,不用多礼了,都起来吧。”

众多人中萧平章独独伸手扶起了月妃:“爱妃近日可好?”

“有劳皇上挂念,臣妾一切都好。”月妃难得露出一副小女儿的样子。

任莹看着萧平章对月妃的不同,心中怒火中烧,但是当着萧平章的面也不好发作:“皇上,快入座吧,一会儿宴会可就开始了。”

“好。”萧平章与任莹坐在了上位,几位娘娘则坐在两侧,其余人便应着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怎么成儿他们还没有过来?”萧平章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一个儿子。

“皇上,成儿与臣妾说过了,有些事要耽搁一会儿。”任莹立刻替萧成解释道。

“成王到,晋王到,楚王到,阳王到。”随着声音四人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成王萧成该是四人中年纪最大的,皇后之子,心思狠毒,好高骛远,觊觎太子之位已久。

晋王萧晋排行老二,淑妃之子,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心思深沉,善于伪装自己的心思。

楚王萧楚渊排行老三,过世楚夫人之子,也是萧平章最不喜欢的儿子,楚夫人因生萧楚渊之时身亡,故萧平章一直恨着萧楚渊。

阳王萧阳最小,合嫔之子,合嫔性子温和不争不抢,故而萧阳性子也活泼开朗,对于太子之位毫无兴趣,喜欢跟着萧楚渊后面。

“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四人恭敬的行礼。

“既然来了便入席吧。”皇上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

皇后示意了一番,苏公公便拍了拍手,一众舞姬闻声而来开始翩翩起舞,其他人便开始喝酒,攀谈。

第11章 白若怜的栽赃

萧楚渊刚好坐在了白清月的对面,两人互看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看向了别处。

白若怜的对面坐的却是萧成,萧成与白若怜也不算是第一次碰面,只不过白若怜如今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让萧成倒是眼前一亮。

萧成见白若怜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他一眼自己倒是有些不快,萧成哪里收到过这般待遇,往常那些千金小姐哪个不是倒贴着求他看一眼,如今白若怜的无视让萧成对白若怜的占有欲越发旺了。

白若怜哪里管得了萧成的想法,她的心思全部都在萧晋的身上,从萧晋进门开始白若怜的眼睛就没有看向过别处。

白清月倒是看的很透彻,原本皇后问白若怜可有心上人之时白若怜害羞的神色白清月已经猜出一二了,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是萧晋。

看皇后的意思是希望白若怜嫁给萧成,一来皇后却是喜欢白若怜,二来白家的势力就自动的归为萧成,对于萧成争夺太子之位很有帮助,但是白若怜一门心思的扑在萧晋身上,恐怕皇后要失望了。

而萧晋明知白若怜对他有意却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一直看着白清月,萧晋总觉得这白清月的身份并非是什么外室所出,对她的真实身份很是好奇,调查得知白清月自称是白家正室所处,但白家大太太却偏偏不认,这一出好戏萧晋怎么会放过。

白若怜眼看自己心上人不仅连正眼也不看自己还一直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人,顿时怒火中烧,顾不得体面拍案而起。

白若怜这一下不仅把在座的都吓了一跳,就连白清月都没有想到白若怜会这般。

白若怜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大殿中央跪下:“皇上,皇后娘娘,臣女并非有意要打断在座的雅兴,不过有件事臣女反复思量觉得还是有必要禀告皇上和皇后娘娘。”

被打断兴致的萧平章明显有些不快,任莹看了看萧平章的脸色一边示意白若怜退下一边说道:“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宴会结束了再说吧。”

白若怜哪里会肯放过这个机会:“皇上,皇后娘娘明鉴,臣女所说之事定是关乎皇室声誉的大事,决不可含糊。”

萧平章一听到关乎皇室声誉便也开口道:“好,你且说,若不像你所说那般,你可知道欺君之罪可是要灭九族的。”

白若怜整个人轻微的抖了一下随即坚定不移的说道:“想必皇上也知晓不久之前白府多了一位二小姐白清月。”

白清月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暗叫不好,她知道就算白若怜再莽撞也不会无凭无据的陷害她,既然敢当着皇上皇后的面说出来定是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

“说重点。”萧平章明显有些不耐烦。

“臣女想说的是白清月身为未出阁的女子,却偷偷与男子私会,而这个男子便是四位皇子中的一个。”白若怜说着便瞥了一眼白清月的神情,谁知白清月不仅没有丝毫慌张神色,竟还气定神闲的喝着茶。

“哦?四个人中的一个?究竟是哪一个?”萧平章冷眼扫了一下四人的反应,四人皆是事不关己的模样。

要知道在西平未出阁的女子与男子私会是败坏门风的大事,更何况一个是白家二小姐,一个是皇子。

“回皇上,是楚王。”白若怜的语气异常肯定。

萧楚渊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白若怜没有说话,而萧平章却信以为真,大发雷霆:“逆子,还不给朕跪下!”

萧楚渊起身走到白若怜身旁面相萧平章:“父皇,儿臣与白二小姐只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何来私会一说。”

“皇上,当初母亲带着我们姐妹几个去庙里上香,谁知庙中起火,母亲本想让人救出二妹,谁知道二妹竟不在房中,后来回到府上,二妹竟与楚王爷一同回来了,这件事白家上下无人不知。”白若怜拿这件事当做挡箭牌,就算萧楚渊说只是碰巧救了白清月也无人会相信。

白清月听着白若怜的话笑了笑起身走到白若怜另一边跪下:“皇上,皇后娘娘,当日承蒙楚王爷救了臣女一命,臣女才得以参加今日宫宴,臣女与楚王爷确实只有一面之缘,绝无私会一说。”

萧平章皱着眉头看着三人没有说话,任莹看了看萧楚渊和白清月:“若怜,你可有证据?”

“回皇后娘娘,臣女有人证,此人就在殿外候着。”白若怜此话一出,任莹便示意苏公公去把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功夫,苏公公身后跟着一个丫鬟走了进来,丫鬟也未曾见过如此大的场面,顿时吓得有些哆嗦。

丫鬟楞楞的站在了白清月身旁竟忘了行礼。

“大胆奴婢,见到皇上竟不下跪行礼,该当何罪!”任莹呵斥道。

丫鬟一下子腿软跪了下来,袖子里掉出了个东西,待众人看清楚那东西之后全场哗然。

萧平章更是恼怒:“大胆奴婢!龙口衔珠怎会在你那里!还不快从实招来!”

龙口衔珠顾名思义乃是帝王之物,除了皇上谁也没有资格拥有,若是他人拥有便是有造反夺位的嫌疑。

丫鬟一下子就慌了:“回,回皇上,此乃楚王爷与二小姐的定情之物。”

萧平章已经怒不可吃:“逆子!还不给朕跪下!”

萧楚渊知道现在与萧平章对着来没有什么好处便跪了下来。

“私会就算了,竟然还拿龙口衔珠作为定情信物!朕看你是好日子过够了!”萧平章被气的头昏脑涨。

任莹轻轻拍了拍萧平章的背:“皇上保重龙体。”

“来人,楚王萧楚渊私自持有龙口衔珠,与白清月私会,罪加一等,朕决定……”萧平章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一个太监匆匆忙忙的进来:“皇上,卞夫人在殿外求见。”

萧平章一听便连忙说道:“快请,快请。”

卞夫人为楚夫人的乳母,萧平章很是敬重她,还封它她做了一品诰命,赐平京豪宅。

《冷月如卿》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