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燕墨染李云初全文免费线阅读完整版

主角名字叫燕墨染李云初的书名《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燕墨染李云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夜焰如初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王爷,你不会真有隐疾吧王爷,咱俩房都圆了。你现在来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那什么太无情了。我虽然是死皮赖脸嫁进王府,你也对我爱搭不理,可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rsq...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燕墨染李云初全文免费线阅读完整版

主人公叫燕墨染李云初的书名叫《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燕墨染李云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夜焰如初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第8章王爷,你不会真有隐疾吧

王爷,咱俩房都圆了。你现在来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那什么太无情了。我虽然是死皮赖脸嫁进王府,你也对我爱搭不理,可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不过呢,你们这些皇子王爷的那个不是妻妾成群,昨天跟谁睡的,不记得也很正常。李云初觉得自己只是换了个核芯,身体还是原装的,谁又能说她不是原来那个李云初。

燕墨染用右手捏住李云初的下巴微微抬起,他挑了下好看的眉毛,薄唇轻启:那你现在想重新回味一下圆房的乐趣吗?

我操!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这是将自己军啊。李云初汗毛倒立起来。

她李云初怕过谁!

王爷,那你可要轻一点,上次圆完房我可三天下不了床。李云初表面平静地与他对视,其实心里还是很慌,毕竟那是自己第一次跟男人亲密无间,而且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自己一直都能料敌先机,可却无法预判出这个男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燕墨染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这段时间变化很大,可王府里到处都是自己的暗卫,她要真是移花接木的,不可能一点痕迹不露,而且刚刚也确认了她没有易容,所以她还是那个李云初。只是有一点自己非常确定,就是这个女人的眼神不对了,以前看自己时痴迷狂热,现在却是冷漠淡然甚至还有带着挑畔。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本王今天出门没把药带上。燕墨染松开她的下巴,诸多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嘘!王爷小声点,这种话不要在外面随便说,要让外人听到王爷要吃了药才能行闺房之事,皇家的脸面怕是要被王爷掉尽了。李云初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说出的话却是寸步不让,这该死的胜负欲啊!

果然,燕墨染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变得有些轻蔑,闭嘴。

我可以处处为王爷着想,皇城里还是不少姑娘想嫁给王爷做小妾的,要是得知王爷身患隐疾不能让她们尽兴,可能要伤心欲绝了。李云初不知道为什么晋王没有纳妾,诺大的晋王府到现在也只有她一位正妃。难道真的身患隐疾,被自己说中了。啧啧啧,真是浪费了这一身好皮带囊。

滚出来!燕墨染翻掌向下一挥,怒喝一声,萧瑟肃杀之气顷刻腾起。

噗嗤!啊哈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男人笑声从马车底下传来,别打,别打,是我。

李云初心中骂道,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啊,喜欢趴在马车底下,偷听人小两口墙角。这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重点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特种部队队长的警觉性怕是喂了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体能和武力简直弱爆了,如果自己勤加锻练应该可以恢复,毕竟技术和招式是不会忘的,李云初暗下决心。

趴在马车底下听人墙角的安王燕墨洵笑得停不下来,此刻被发现一点也不尴尬,一个闪身就骑到了从夜色中奔来的高头大马的马背上,一边弹了弹衣袍上的灰,一边笑得全身颤抖,对不起,三哥,我正不是有意偷听的,只是担心你才说着又大笑起来。

燕墨染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都是被这个女人气晕了头,一开始没有发现这小子躲在马车底下。虽然从来不在意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可这小子也是个嘴贱的主,怕是要笑他一辈子。

再说这种事也没法解释。

燕墨染已无心再试探这个女人,转身准备走出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道,不要管太子的事。说完召来自己的赤兔马,飞身上马,衣袖带起一抹凌厉的气流。

李云初拍了拍心口,给自己顺了顺气,跟这个男人势均力敌的较量可真累。

马车外,燕墨洵不怕死的驱马跟在晋王身旁,费了很大劲才收住笑,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问道:三哥,你不会真有隐疾吧,我认识一个很好的

拔、剑!燕墨染不想跟他废话,左手收马绳,右手提剑一指。

不,三哥,我不是来打架的。明知道打不过他,燕墨洵连连摇头,这天色也不早了,小弟就不打扰三哥和三嫂了,改天亲自登门请罪。

一扬马鞭 ,雪白神驹飞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远远传来一句:三哥放心,这事我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

回到王府的第二天一大清上,李云初还没起床,皇后娘娘就要召见她,还派了德高望重的徐GG来接她去太子府。

李云初也没料到会这么快,看来皇后娘娘是真的急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皇帝有十来个儿子,每一个都能成为下一个太子,可皇后娘娘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所以还是不一样的。

自己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皇后,是因为知道人的心理,你越是不在意的人,那人就越是在意你。

李云初见到皇后的时候,皇后已经凤冠霞帔端坐在殿内主位上,神态极其端庄,虽显憔悴,但仍然华丽得体,母仪天下的气度果然不凡。

李云初行过大礼,被赐了座,这皇后可比皇帝那老头儿有人情味多了。

这里有一杯毒酒,让你身边那丫头喝了!皇后望着李云初轻轻地笑着,谈笑间已经定人生死。

这是高手,一开口就把李云初吓了一大跳。

她身旁低头站着的晴儿,更是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也不知犯了什么罪,只能连连磕头求饶,皇后饶命,皇后饶命,奴婢求皇后开恩。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李云初神色平静,边说话边观察皇后的表情。

你不是说你能医病会解毒吗?本宫只是想亲眼看一看是你不是真有这本事。皇后的声音里依然带着笑,可眼神已经变的冷酷无情,你要是解不了这毒,你们俩今天可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李云初看到晴儿的头已经磕得前额出血,自己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皇后的威胁已经让她很不舒服。

怎么不敢了?皇后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逼近,欺君之罪可以是要诛九族,这杯酒不喝整个晋王府都要陪葬。

这杯酒本王来喝。燕墨染白衣胜雪,逆着朝阳的光站在殿门外,俊美的容颜渡了一层光蕴,有些让人不能直视。

他没有迟疑地走上前,端起那杯毒药,一饮而尽。

李云初看着那只举着酒杯指节修长白皙、如根根玉竹的手有些出神,怎么那那都有他!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第9章闭嘴,别给本王惹事!

赐死一个奴婢,和毒害一位王爷,那简直是天差地别的事。

李云初看到皇后的脸色白了几分,但一国之母的仪态还是维持的很好,前一秒咄咄逼人,这一刻和颜悦色对徐GG道:快拿解药给晋王殿下。

不必!

不用!

两道声音同时从两个方向传来。

李云初和燕墨染互看了对方一下。

李云初读懂了晋王眼里深深的警告:闭嘴,别给本王惹事!

燕墨染也感觉受来自李云初的挑畔:王爷,我已经等不急给你解毒。

可看在第三个人眼中这异口同声的默契,这互看一眼的关切,就成了恩爱逾常,甘愿为对方去死的情深意重。

拿着解药进退两难的徐GG想:原来外间传闻王爷与王妃不合都是假的。

磕得头破血流此刻目愣口呆的晴儿想:原来王爷还是爱着小姐,平常那么冷漠无情都是装的。

皇后眼底隐隐已有喜色:原来这女人真的会医术,所在晋王才这般淡定,说不定她还真能给泽儿解毒。

其实,对于一下内力深厚的习武之人来说,只用一息调气运功就可以将这毒药逼出体外,晋王殿下的武学造诣算是绝世高手,所以一点毒更是不值一提。

李云初心知晋王并不是为了救她来的,这个男人巴不得她死,不过不想让晋王府淌这浑水,皇家无小事,随时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神思驰远也不过呼吸之间。

晋王殿下不温不冷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宋管家已经在太医那里拿了解药正在殿外候着。惊扰母后,还请母后息怒,儿臣这就带王妃回府严加管教。

皇后娘娘,太子并非中毒,很有可能是中了虫蛊。李云初石破天惊的话震住了在场众人。

虫蛊?皇后倒吸一口气,难怪太医们都诊不出中了什么毒,而且泽儿的样子更像是中了邪。

众人震惊不是没有原因,虫蛊属西域巫医族秘传之术,诡异无常,凶险万分,可千里控人神智,更能隔空取人性命,所以大周朝开国之初,先祖皇帝已经下令巫医族不得入世,从此这个神秘可怕的族群消失在西域莽莽群山之间,百年间,再无人提及虫蛊,更无人知巫医族下落。

燕墨染真想割掉这女人的舌头,让她闭嘴,母后,她一介深闺愚妇,怎会知晓虫蛊之事,勿要信她胡言乱语。

李云初从衣裙长袖里掏出一本书册在众人面前晃了晃,皇后娘娘,儿臣虽为深闺愚妇,但儿臣的祖辈们却将其一生所学所研医术药理记载于册,传以后世子孙,这本就是关于虫蛊之术的解析。

皇后给徐GG抬了一下手,示意将那册子拿过来看看。

李云初十分识趣的将那翻得有些破的书册递了过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也面不改色,李家传承医书也是不外传的,祖辈们都用只有李家后人能看懂的特殊文字书写。所以就不拿给徐GG过目了,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她那有什么李家传承医书,这本不过是自己无聊时用英文翻译的一本《女则》,当时自己也很佩服自己有这个闲情,还好自己事先将这册子揉破,现在拿出来虎人也很管用。

果然,徐GG接过书册翻看了半天,那鬼画符一样的符号,让老人家有些发晕了,赶紧给皇后娘娘呈上,娘娘,这医书确实深奥广博,老奴无法辩读。

燕墨染立在一旁,凌厉的眼神如有实质,盯在她身上,让她如芒在背,李云初稳了稳心神,想忽略这种慑人的压力,却发现很难。

皇后拿过看了两眼就让徐GG还给了她,这医书既是李家家传医书本宫就不看了,你来跟本宫讲讲虫蛊何解。

皇后回身坐回去,整了整衣襟,又对晋王殿下道:染儿,不如你还是将这解药先喝了。

其实,燕墨染已经将那毒逼出身外,但他这次没有拒绝喝完徐GG呈上的药,对皇后行了一礼,多谢母后!

事到如今,他只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千方百计非要给太子解毒。

李云初之所以会提到虫蛊,也是因为前世执行一次A级任务时,见到过,当地住民突然发狂暴起打人,而且神智全无,动作却出奇一致,仿佛同时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操控,苍狼队员使用强制手段将这群暴民控制,在那群人血管里就发现了很多黑虫,随行专家当时吓得脸色铁青,告之这是千年虫蛊,只有杀死蛊师才能杀死这些虫。为了抓那位蛊师苍狼队员死伤惨重,所以这事李云初一直记得。

李云初收回心神,先让人将晴儿带下去清洗额头上的伤,然后她的脱口秀表演:皇后娘娘,这个就说起来话长了。虫蛊,是将各种毒虫一起养于密闭容器,任其相互嘶咬,最后剩下的那只即为蛊王,蛊王只听命于蛊师,可控人杀人与无形。种蛊于内,蛊王可饮血食五脏,如不及时医治,月余就会毙命。

燕墨染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心电飞翻的同时,认真打量起李云初,不得不说其实李云初算得上一个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只是娇纵无理,刁蛮妄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不择手段得到,那怕牺牲他们,也不会内疚自责,那种恶劣的性格实在让自己深恶恨绝。

可最近自己发现,她不一样了,她做出的事,说出的话完全不像以前那个无脑任性的李云初。

李云初那些话算是比较专业了,皇后听了已有几分动容之色,如何才能解这虫蛊?

蛊师种蛊分几种手法,每个手法都对应一种解法,所以儿臣只能看过太子殿下之后才能得知如何解这虫蛊。李云初其实只有一种方法,就是用自己的血毒死蛊王,毕竟那条剧毒的大扁头风也是被自己的血毒死的。但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只有继续胡编乱造。

但皇后听了,就觉得她这种对症下药的说法十分严谨。

殿外突然响起一阵骚动,一个神色慌乱,脚步匆匆的老嬷嬷从殿外进来,跪拜道:老奴叩见皇后娘娘!

太子怎么了?皇后见到这位老嬷嬷,再也控制不住表情,紧张万分的问道。

太子殿下刚刚拿刀割自己身上的肉。看样子老嬷嬷吓得不清,战战兢兢道。

什么?皇后听完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要你们这群奴才何用。

李云初心想这不都怪你自己话多,问这问那的,现在还好意思骂旁人。

燕墨染李云初小说《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