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拒绝扶弟魔by山楂冰糖小说_重生之拒绝扶弟魔完本在线阅读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的主角是苍术唐妙,作者:山楂冰糖,为您提供山楂冰糖写的重生之拒绝扶弟魔小说在线阅读,重生之拒绝扶弟魔小说讲述了:扔出去"别嚎了!是我!"苍术背对着徐妙涵,因为有些景色看到眼里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徐妙涵怒骂道:"苍术,你竟然是个贼!我真是瞎了眼,白天帮你演戏!""闭嘴!要不是我,这会你早就成了别人的刀下鬼了!"苍术严肃的说:"你好好...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by山楂冰糖小说_重生之拒绝扶弟魔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山楂冰糖创作的新书,重生之拒绝扶弟魔苍术唐妙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啊,有贼

徐妙涵的腰真软,柔如无骨说的就是这种女子吧。

谁能娶到这种女人那不得幸福死啊。

苍术在脑海中歪歪着。

另一边,徐妙涵此刻紧咬着后槽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恨不得将苍术挫骨扬灰。

苍术连忙安抚道:仙女!姐姐!求你了,帮个忙吧,不用你说什么,只要不拒绝我就行。别忘了我救过你,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啊。

救命之恩就是杀手锏,就算徐妙涵一万个不愿意也得憋着。

徐妙涵俏脸憋得通红,可在周围人看来就是羞红了脸。

唐妙看到二人如此亲密瞳孔都缩了起来,看到徐妙涵之后有种自惭形秽的屈辱感。

对方风姿卓越,身材挺拔修长,面容精致肌肤如雪,尤其是现在性感中带点羞涩,令她这种女人都有些心动。

一直以来唐妙对自己的容貌还挺有信心的,可是现在呵呵,感觉自己就是丑小鸭。

内心中忍不住生出强烈的嫉妒。

苍术怎么可能认识徐妙涵这种级别的美女?唐妙在心里想着,然后缓缓走了过去。

苍术将房产证等证件递给徐妙涵:亲爱的,这是所有的证件。

徐徐小姐。唐妙有些胆怯的开口,她觉得自己站在徐妙涵面前就是低人一等。

徐小姐,您认识苍术?他是替您买的别墅?唐妙生硬的问道。

徐妙涵清冷的眸子看向唐妙。

苍术的心都提起来了,在心里祈祷:小姑奶奶,求你了,千万不要穿帮啊。

只见徐妙涵盯着唐妙看了一会,然后一声不吭的从苍术手中拿过房产证丢进了身旁的车子里。

上车!回家!徐妙涵挣脱苍术的怀抱冷冷的说了一句。

苍术在心里大呼万岁,兴高采烈地坐上了副驾驶。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理会唐妙的问题,看着两人的车子驶进小区,她才回过神,狠狠的将手中的包砸在地上,包里的东西都散落了出来。

混蛋!苍术这个混蛋!敢这么无视我,他以为他是谁?不就是傍上了富婆吗?还有脸说我傍大款!苍术,就算你傍了徐妙涵你在我眼里也是一文不值!

车子在小区缓缓行驶着,徐妙涵一路上都是冷着脸。

徐小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帮我摆脱前女友。苍术笑道。

徐妙涵一脚踩下刹车,说:说个数吧。

什么?苍术一愣不懂对方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再给你一笔钱,以后不要再拿救命之恩这个件事要挟我,你还要给我写个保证书。徐妙涵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跟一支笔。

苍术嗤笑道:徐小姐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没想和你要钱,今天的事情也是我谢谢你才对,要不这样,我手里有个发财的机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看到苍术眼中充满真诚,徐妙涵收起纸笔,只是发动车子继续前行。

不过,她对苍术的话却是一点都不信,发财哪有这么容易,经商创业十人有九人都得赔钱,所以没有理会苍术。

苍术倒是不在意,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安城的东山科技大学要建一座新校区,地址就在安城南郊。南郊现在有一批面积不小的烂尾楼,都是曾经的旧村改造,因为离市区太远又太荒凉所以没人买。

徐小姐如果你有闲置的资金可以将这批烂尾楼买下,等大学新地址批文下来这批烂尾就要翻倍涨价了。

苍术侃侃而谈,这些消息当然是上一世的记忆。

增值房价的方法有很多,除了房地产商的操控,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在小区周围建在学校,商场之类的建筑。

尤其是大学带来的效益更是无可估量。

一所大学会带活一片地区的经济,衣食住行等商业店铺会接种而至。

到那时候还担心房子卖不出吗?就算是往外租也是一笔很客观的收入,现在大学里的小情侣哪一个不想过二人世界。

徐妙涵是个头脑聪明的人,这当中的利润她当然知道,可问题是她不敢确定苍术所说的是真还是假。

这种机密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外人知道,不知道多少房地产商正红眼盯着这块肥肉,恐怕一有风吹草动这价格就被抬上去了,哪轮得着她们这些外行。

这些都是行业的机密,做房地产的都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徐妙涵反问道。

如果我说我是从十年后重生回来的,你信吗?苍术神秘兮兮的说道。

说完,徐妙涵的脸立马就冷了下来,觉的苍术这人油嘴滑舌的,停住车子说:荒谬!下车,我到家了!

说了一路,不知不觉竟然到了徐妙涵家。

苍术下车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徐妙涵的家竟然是第87号别墅,与自己家只有一墙之隔。

可是很奇怪啊,徐妙涵这种级别的人竟然住在八百万的小别墅里,和她的身价不匹配啊。

苍术没有追问,而是客气的说:嘿嘿,没想到我们竟然成了邻居,以后多多关照了。

徐妙涵看都没看他直接开车进了自家的车库。

额这美女不怎么爱说话啊。苍术边吐槽边回了自己家。

当晚。

苍术并没有什么睡意,因为徐妙涵没有同意他的合作,他还得继续想别的办法,这种绝佳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之前的一千万苍术也想当做投资资金,但那一片烂尾楼太大了,一千万根本吃不下。

独自坐在别墅阳台上,看着手背漆黑的抓痕。

那个老头究竟是什么人呢。苍术脑海中不断回忆着那一晚老头的细节。

正想着,忽然听到隔壁的院子里有些异响。

苍术定睛看去,没想到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徐妙涵家花坛中正缓缓爬出来。

对方动作很轻盈,如果不是苍术听觉视力被黑色抓痕强化过还真发现不了他。

小偷?

苍术心头一惊,马上躲进自家阳台的角落里,露出头想看看这人要做什么。

这个小区不是号称安保系统一流吗?

苍术拿出电话通知了保安。

这时,那个人径直走向别墅门口,朝二楼的阳台看了两眼,然后像灵猴一样扒着墙面三两下就翻了上去。

到了阳台,黑衣人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匕首在月光照射下散发出冰冷的寒光。

不会是要杀徐妙涵吧?苍术心里咯噔一下。

这可麻烦了,保安到这里最快也得三四分钟吧。

想到这,苍术顾不了许多,凌空一跃张开双臂如同大鹏展翅一般,直接跳到了徐妙涵的院子里。

什么人!给我滚下来!苍术大吼一声。

阳台的黑衣猛地一惊,心脏都停了一秒,刚才这里还有人的。

他很快便稳住心神,没有乖乖下楼逃跑,而是以更快的速度一脚踹开别墅的门,嗖的一下就冲了进去。

本想悄无声息的处理干净。

既然被发现了就只能蛮干了。

苍术心中大惊,这肯定是要行凶啊,脚下猛一踏,身体凌空三四米稳稳落在了阳台上。

黑衣人见苍术竟然这么快就追了上来,心头一惊,手持匕首就回身一刺。

'唰!'

匕首带着破风声袭来,苍术头皮一紧,尽管他能挡住汽车,可没信心能挡住利刃。

连忙侧身躲过,顺道抓住对方的手腕,狠狠的用力捏住。

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腕被苍术直接捏骨折。

你到底是谁?和徐妙涵什么关系?黑衣人强忍剧痛问道。

关你屁事!苍术准备再给他一拳。

黑衣人自知打不过,挣脱苍术的束缚从二楼一跃而下。

苍术刚想去追,头顶的灯突然打开,徐妙涵穿着睡裙出现在房间门口。

苍术愣住了。

徐妙涵看着自己家竟然有男人,当即惊叫起来。

啊!!!有贼!!!

第六章扔出去

别嚎了!是我!

苍术背对着徐妙涵,因为有些景色看到眼里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徐妙涵怒骂道:苍术,你竟然是个贼!我真是瞎了眼,白天帮你演戏!

闭嘴!要不是我,这会你早就成了别人的刀下鬼了!苍术严肃的说:你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人了,现在回想起来,上一次的车祸恐怕也不是意外。

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苍术还想不到上次车祸的猫腻呢。

一辆失控要撞墙的车子怎么可能突然转向,那么精准无误的朝徐妙涵撞去。

你说什么?你是说有人要杀我?徐妙涵听了感觉背后一阵一阵的发凉,要不是苍术,自己恐怕都死两次了。

苍术点点头,将之前的经过说了一遍。

徐妙涵不愧是大企业的领导者,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她思索一会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命,想要多少钱我可以打给你。

苍术依旧是背对着她,说道:钱就不必了,我倒是希望你能答应我白天的合作,估计用不了多少钱,一两亿差不多就够了。

徐妙涵有些歉意的说:对不起,这个合作我不能答应你,因为我拿不出这么多的钱。还有,你能不能转过身来说话,这样对着你的后脑勺讲话很怪。

咳咳。苍术轻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去换一身衣服,这身睡衣太太凉快了。一会保安就要来了,你总不能穿成这样去见人吧。

啊!徐妙涵羞涩的惊叫一声,她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睡裙。

而且她有果睡的习惯。

很快,徐妙涵就换上了一身正常的衣服,但脸蛋上还是红彤彤的一片。

保安队也赶了过来,保安队长了解情况后便派人全小区搜索黑衣人。

苍术看着头发蓬松,上下眼皮正在打架的徐妙涵心里头怦怦直跳。

那个,既然没事了,我就先离开吧。苍术脑海里全是那朦胧的身影,这样与徐妙涵面对面令他浑身燥热。

徐妙涵一听苍术要回家,迷糊的眼睛立马瞪得溜溜圆。

等一下!徐妙涵说:今天晚上你能不能不要走。

嗯?!苍术的小心脏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难道说英雄救美之后,美女要以身相许报答了?

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是答应她呢?还是答应她呢?还是不拒绝她呢?

你在这里住一晚,保护我的安全,一楼的客房随便住。明天一早我可以再给你五百万不!一千万。徐妙涵咬着牙说道,好像很心疼这一千万。

艹!苍术在心里大骂,有什么话一口气说完行不行,白期待这么久,连姿势都想好了。

苍术没好气的说:钱不必了,你帮我查一下烂尾楼幕后的主人是谁,把对方的详细资料给我一份就行了,这不难吧?

就这?徐妙涵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竟然放着一千万不要,只要一份情报?

其实这种情报对于徐妙涵来说很容易,但是对苍术来说就有点难了。

说到底,苍术目前的人际圈还是社会的底层,能接触到的情报有限,很多事情普通人根本了解不到。

阶级壁垒隔绝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认知与眼界。

苍术说:怎么?你办不到?

没问题,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以后在想要钱我可不会给你了。徐妙涵说着跑进了卧室,生怕苍术反悔一样。

一个企业的大老板怎么抠抠搜搜的,一点也不大气。苍术撇嘴来到了一楼,为了安全起见就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也不确定黑衣人还会不会杀个回马枪。

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苍术被一阵烦人的门铃声吵醒。

徐妙涵,有人找你,赶紧去开门!苍术此刻困得要死,一晚上提心吊胆没敢熟睡,一直处于半睡半醒当中。

没空!徐妙涵的回答就是这么干脆简洁。

妈的烦死了。苍术抱怨着起身开门。

别墅的正门是机械控制的,开关就在屋子的玄关上,按一下就行。

苍术透过窗户看到一辆骚红色的敞篷法拉利缓缓开了进来,里面坐着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

停下车,青年捧着大束玫瑰花就向屋子走来。

苍术打着哈欠开门,一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鲜红欲滴的玫瑰。

妙涵,早上好啊!

青年躲在玫瑰后面喊了一声。

苍术转身冲着二楼喊道:徐妙涵!找你的!

嗯?!青年听到男人的声音立马从玫瑰后面探出头来。

然后他就看到苍术踩着拖鞋,一脸困意的趴倒在沙发山。

你是谁?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一种头顶大草原的感觉。

苍术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嘟囔说:徐妙涵在二楼,你自己去找她,昨晚折腾的太晚,可能还没起。

折腾的太晚!

这锐利的字眼深深伤害了这位风度翩翩的青年。

冯海?你怎么又来了?徐妙涵站在二楼楼梯上,听着语气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青年。

妙涵,这个男人是谁?我记得这间别墅只有你和小蝶两个人住吧?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在这里睡觉!你们是什么关系?昨晚你们干了什么?冯海越说越激动,最后简直就是咆哮。

徐妙涵眉头微皱,她很不喜欢有人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

冯海!你一大早就是来着撒泼的吗?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管!请你立刻出去!徐妙涵玉手指向门外,冰冷的下了逐客令。

冯海将玫瑰花狠狠砸在地上,娇艳的花朵被摔的四散分离。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你和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你就算是找男人也应该找像我这样的,就就这样的屌丝,垃圾一样的东西,他也配?冯海面容越发扭曲,有点像被喂了口屎。

冯海追徐妙涵已经快一个月了,从第一次在酒会上见到徐妙涵的时候就被绝色的美貌和出尘的气质所吸引,与他以往玩的女孩完全不同。

在冯海心里,徐妙涵就是一朵圣洁的雪莲,除了他,不许任何人染指。

然而,这朵精心呵护的雪莲很有可能被眼前这睡在沙发上的屌丝玷污了,他怎么可能不发狂。

趴在沙发上假寐的苍术闻言抬了抬眼皮,此刻他的眼中已经没有半点睡意。

莫名其妙被人骂做屌丝,垃圾谁能高兴。

但他不傻,冯海一看就很有钱的样子,与这种人结仇很麻烦,他傻了才跳出去替徐妙涵吸引火力,骂两句又不少块肉。

徐妙涵觉得冯海有些不可理喻,凭什么我的生活要向你一个外人汇报?你算老几。

苍术,你把这个人赶出去!徐妙涵说道。

苍术说:不要,和这种人结仇很麻烦。

你徐妙涵气结,这还是不是男人啊:苍术,别忘了你答应过要保护我的,你想要的材料我已经派人连夜整理好了,如果你违约我立马删掉。

徐妙涵扬了扬手机。

遵命!

苍术一个弹射起身,缓缓走向冯海。

对于两人的对话,冯海毫不在意,整个安城的上流圈子他都认识,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叫苍术的人,看他的形象也不是什么权贵人家的子弟。

所以冯海只看了苍术一眼,就再也没有看他。

而这时候,苍术走了上去,直接一把拎起冯海脖颈部位的衣服,像拎小鸡子一样。

啊--放开我。

冯海觉得脖子上的衣服一紧,有点喘不过气,四肢无力的到处乱抓。

苍术一脸淡然的将他丢进跑车,说:滚!

尼玛咳咳咳!冯海脸涨得发紫,不停的咳嗽。

苍术一拳打在敞篷跑车的前车盖,只听嘭的一声,光洁的车盖上就凹进去很深的拳印。

冯海咽了口吐沫,顺带将骂人的话也给咽了下去。

这还是人吗?自己这小身板挨上一拳不得散架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冯海发动引擎慌慌张张离去。

回到屋里,苍术伸出手说:我要的东西。

烂尾楼的持有者是安城有名的房地产商人名叫李云中,目前李云中已经进一年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下,我查到他好像住院了,就在安城第一人民医院。不过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你根本见不到李云中。徐妙涵说道。

李云中?这名字好熟悉啊。苍术摸着下巴喃喃道。

卧槽,我想起来了!

上一世,徐妙涵被车撞死连登了几天的新闻头条,后来才被新的重磅新闻给挤了下去。

新闻是:安城地产大亨李云中因癌症病死在医院,死后其名下地产被瓜分。

第七章异象(求收藏。谢谢)

苍术这个头疼啊。

重生才几天啊,怎么碰到两个大老板都是短命鬼。

徐妙涵被自己救了两次,算是活过来了。

可李云中怎么救?癌症啊,他可没有小说主角那出神入化的医术,不论什么病扎两针就能活蹦乱跳的。

唉~得,本来想用未来房价走势的情报换烂尾楼呢,这下告诉他也没用了。苍术暗叹一声。

你嘟囔什么呢?徐妙涵提着包走了过来:我要上班了,你还赖在我家干嘛?

徐大小姐,方不方便带我去人民医院?苍术不甘心,还是想去试试,告诉李云中一些其他情报也行啊。

比如说他死后都有谁瓜分他的遗产。

徐妙涵没有拒绝,她明白苍术想要做什么。

上车吧。徐妙涵冷清的说道。

车子缓缓驶出小区,引擎轰鸣便往医院方向驶去。

只是苍术和徐妙涵并不知道,小区一处隐蔽的角落有一行人正默默盯着他们。

妈,你看到了吧,我真没骗你,苍术就是一个吃软饭的,昨天我亲眼看到他把房产交给徐妙涵。唐妙双眼浮肿,应该是哭了一晚上。

昨晚,唐家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XY被开除后心里越想越生气,便给邓巧何打电话嘲讽她是有眼无珠,将一个金龟婿给逼走了。

邓巧何开始还一脸茫然,当听到苍术买了一栋八百万的别墅时差点背过气去。

在电话里不停追问: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八百万的别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得问你的宝贝女儿啊,她们两个在场。姐,你可真是瞎了狗眼,连这么好的女婿都给逼走了,因为你们,我连工作都丢了。

XY在电话里怨气颇重,冷嘲热讽一番后便挂断了电话。

正巧,唐燕一个人先回了家。

邓巧何重重的把手机拍在桌子上,大吼道:唐燕!你老实告诉我,今天售楼处发生了什么!买别墅的是不是苍术!

唐燕明白,肯定是XY打电话了,低着头:妈,是姐夫买的别墅。

邓巧何一股热血涌上大脑,两眼一黑瘫倒在沙发上:我的老天爷你是瞎了眼啊到手的肥羊没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一旁的唐勇父子二人都听懵了,苍术不是一个臭打工的吗?怎么还买了别墅?

唐勇急切的问:妈,到底怎么回事?

邓巧何喘着粗气说:那个那个苍术是个富豪,他一直在隐瞒身份,刚和唐妙那臭丫头分手就买了一套八百万的别墅!

八百万!!!唐勇父子猛地起身惊叫。

唐勇双眼放光:妈!这别墅我要了,赶紧让姐跟姐夫和好啊,让姐夫把别墅送给我,有了别墅张静肯定嫁给我。

对!对!和好,一定要和好!这别墅是我们唐家的!邓巧何急切的说道。

唐燕实在听不下去了,提高嗓门说:妈!你们这样太过分了,姐夫凭什么给我们家别墅啊。

邓巧何怒道:你这个小蹄子给我闭嘴!你和你姐都是废物,连人家有钱没钱都看不出?眼瞎啊!

这时,唐妙终于回到了家,看到家中气氛不对。

爸妈,你们怎么了?唐妙问道。

一个小时后她便从父母,弟弟的无尽责骂中了解到详细的情况。

唐妙哭着说:爸妈,苍术根本就没钱,那个别墅是他替徐妙涵买的,不是他的。

徐妙涵?你是说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里的徐妙涵?那个董事长?邓巧何有些怀疑的说道。

唐妙痛哭流涕:是的,苍术他现在就是个吃软饭的,不信明天一早你跟我去看看,他们现在都住在一起了。

所以,今天一早唐妙全家来到了新府铭苑别墅区的门口,一大早就在蹲点。

等了好几个小时才看到苍术坐着徐妙涵的车出来。

见到这一幕,邓巧何心中的怒火也就消了,撇嘴说:呵,我还真以为他是个土豪呢,原来只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靠!白让老子高兴了一晚上,还以为能住上别墅呢。耽误我玩游戏。唐勇将烟头狠狠扔在地上。

唐家人兴致缺缺的打道回府。

路上,邓巧何想了想说:唐妙,这小子吃软饭一定弄了不少钱,你想办法从他手里弄出一点来,他这么喜欢你,一定会答应的。

唐妙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改成:好的,我试试。

此时此刻,苍术已经到了医院。

根据徐妙涵查到的消息,李云中在特护病房。

苍术几经询问才找到李云中的病房。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住院的病房也是及其豪华。

三室一厅,有厨房,有厕所,装修很是精美。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一位比苍术年龄大一点的男子警惕的看着苍术,他应该就是李云中的独自李刚。

苍术说:你好,我叫苍术,我是来找李云中先生的,有些事想要告诉他。

我爸身体不便,不方便见客,等痊愈了你再上门吧。李刚说着就要赶人。

李刚,不用撒谎了,癌症晚期恐怕撑不了多久吧。苍术说道。

李刚闻言,脸色大变:小子,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立马给我滚出去!

说着,李刚放下手中给父亲擦拭的用具,准备动手。

苍术提高嗓门说:李先生,您应该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最担心的莫过于死后财产的归属,我可以告诉您,属于您儿子的财产会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闭嘴!你敢打扰我爸休息!李刚大步冲了过来,转身就是一记威猛的侧踢。

看架势应该是练过几招岛国招式,不过在苍术眼中太慢。

李刚见一脚落空准备再次进攻之时,里屋传出虚弱的声音。

小刚,让他进来。

李刚对父亲十分敬重,纵然是万般不愿也只能说:是!

苍术拍拍李刚的肩膀说:放心,我没有恶意。

病房内,李云中正顶着光秃秃的大脑在看书,虽然体型还是有点胖,但脸色却是极差,双眼死气浓郁看来真的是活不了几日了。

刚一进屋,苍术就感觉右手背的黑色抓痕蠢蠢欲动,黑气弥漫,它们想要吞噬某种东西。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异象。

越靠近李云中右手的异象越激烈。

猛然间,黑气反馈给苍术一个信息。

它们想要吞噬李云中体内的癌细胞!

靠!这可把苍术吓得暗骂一声。

小伙子,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有人要瓜分我的遗产吗?李云中虚弱的说道。

苍术面露苦涩的说:李老板,情况有点变化,你相信我能吞噬掉你体内的癌细胞吗?

没办法,黑气此刻就像不听话的孩子,根本控制不了,要爆发了。

李云中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才带有一丝怒气的说道:戏耍一个将死之人有意思吗?

我没想耍您,您看。苍术伸出右手,一团淡淡的黑色雾气正急切的游走在五指之间。

亲眼让他看看比说一万句话都管用。

果然,李云中瞪大眼睛,手中的书本也滑落在地。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现象,更重要的是,当黑气一出现他体内的剧痛竟然减轻了许多。

李云中清楚,自己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吃再多的镇痛剂也没用。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能治好我的病?李云中颤抖的说道。

能活着,谁想死。

苍术说:不一定,我没试过。你写个字条出了事不能怪我。

万事保险起见,苍术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李云中取出纸笔说:没问题!就算你不来,我也活不过几天,若你真的治好了我,你要什么尽管说!

说话间,李云中大笔一挥将字条签好。

苍术收好字条后走到李云中病床前。

只见黑气化作黑蛇像是有灵性一般钻进李云中体内。

啊!!!

刚钻进去不久李云中大喊一声便昏了过去。

'嘭'

病房门被一脚踹开。

李刚见父亲生死不知的躺在床上,双眼瞬间血红大吼:

混蛋,我要杀了你!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