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女婿》石磊陈雨柔在线阅读-作者半夜饮酒小说

新书石磊陈雨柔医圣女婿是半夜饮酒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半夜饮酒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医圣女婿完整版已经有了,《医圣女婿》石磊陈雨柔在线阅读,作者半夜饮酒小说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
《医圣女婿》石磊陈雨柔在线阅读-作者半夜饮酒小说

主角是石磊陈雨柔的小说名字叫做《医圣女婿》,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医圣女婿精彩内容:

第十一章 行骗

吴振天觉得父亲实在有点小题大作,石磊再厉害,不过是个赤脚医生,连个正经的行医证都没有,这两次看似医术如神,估计大抵都是蒙的。

或许他确实有点中医基础,但更多的是歪打正着,运气好。

在吴振天的概念里,这样的人说好听点,叫会蒙。

要是说的不好听,就是骗子。

更可气的是,就这么个人,竟然劳驾自己堂堂南阳首富亲自开车接送,一想到这,吴振天就气不打一处来。

吴振天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到石磊面前:想活的话,这里是300万,你拿好,从今以后,不要再骗我父亲了。

说到这里,他冷哼一声:如果你不听劝,那就是想死了!你也知道我家的势力有多大,动根手指头,就能让你消失。

石磊怔住了,半晌皱眉道: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振天扬了扬手里的银行卡,说:你出来行骗,无非就是为了钱,我想300万够你花了。我一不报警抓你,二不派人收拾你,也算仁至义尽了吧?以后,离我父亲远点,他老糊涂了,我没有!

......呵。

石磊气笑了。

骗子?

你见过能把死人骗活的骗子?

你见过能一顿饭治好顽疾的骗子?

行,道不同不相为谋,吴家生意做得再大,挣钱又不给我花,我有必要巴结你?

吴振天手里那张卡,石磊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拉开车门,一只脚迈了出去。

远离你父亲,可以,那是你爹,不是我爹,我没义务孝敬他,我也不欠他的。

至于钱,你就收着吧,300万听上去挺吓人,但是用来羞辱我,少了点儿。

说完,扬长而去。

离开后,石磊随意的走在街上,他要想清楚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突然,石磊感觉自己的灵魂一颤,不由得停住脚步,朝右侧看去。。

右边是几个练摊的,摆放的都是些古玩玉石字画之类的东西。

石磊这才发现,自已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古玩街。

刚才的感觉转瞬即逝,石磊疑惑的扫视着附近的几个摊位。

小摊上的摆放的东西大都平淡无奇,即使偶尔有个物件散发出轻微的古朴之气,可是那根本不能引起石磊灵魂的悸动。

摊主们热情的招呼着推销着自己的东西。

刚才灵魂肯定是被触动了,这一点,石磊确信,那绝对不是错觉。

再次看了一遍,毫无所获后,石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调整呼吸,脑中一片清明,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般。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瞬间,那种感觉出现了,石磊立即睁开眼睛,朝其中一个摊位看去。

一个如核桃般大小的铜球,球面上雕刻着一条龙,工艺精糙,看起来平淡无奇。

石磊走过去,将那只铜球拿在手中,细细感应了下后,心中大惊。

铜球为凡物,但是它里面的东西竟然是.....

老板,这个小球怎么卖?石磊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后,很随意的掂了两下手中的铜球。

一千万!概不还价。老板说出价格后,面色平静的看着石磊,仿佛他嘴里说出的是50块一样。

一千万?

如果不是石磊认出了此物,绝对会扭头就走。

小伙子,他这一千万都卖了七八年了,他就是个神经病,小伙子,过来看看我的东西呢,绝对都是好东西。旁边的摊主冲石磊热情的招着手。

犹豫片刻后,石磊终于将拿着铜球跑路的念头压了下去,不舍的将铜球轻轻的放了回去。

石磊相信,除了自己,不会有人认得此物,否则,也不会在这儿摆了七八年,都没有出手。

罢了,赶紧想办法筹钱。

跟吴振天借?

石磊暗暗摇了摇头,用吴振天的钱买下此物,因果太重。

看来,要多找两个有钱人治病了,这样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挣到一千万。

石磊边走边想,突然止住了脚步。

有人跟踪!

石磊扭回头后愣了下,跟踪自己的竟然是卖铜球的摊主。

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摊主走到石磊面前,拱了下手,眼神中充满了激动的神色。

石磊点了点头。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摊主知道那个铜球为何物,可如果他知道那是何物,怎么会拿出来卖?

十几分钟后,摊主领着石磊走进古玩街深处一破落的文玩店。

先生,救命!刚走进店里,摊主立即转身跪在了石磊面前。

摊主的举动让石磊大吃一惊,抢上前去要把他扶起来,没想到摊主很执拗,硬是不起身,扣头说道:还请先生答应救我,不然我就这么跪着!

石磊哭笑不得,暗想:这是你的店,又不是我家,跪就跪呗,我走还不行?

但他没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刚才自从见了这个摊主第一面,石磊就看出他......有病!

石磊也很奇怪,按理说自己从陈家先祖那得到的医术很高明,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到达一定境界后,仅凭一个望,就能看出病人得的是什么毛病。

但他隐隐感觉这个摊主身体有问题,至于是什么病症却毫无头绪,所以一时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

现在这人下跪求救,便印证了石磊之前的猜测。

看来他是真有病,自己没看错。

石磊不光继承了陈家先祖的医术,还继承了先祖的医德,看见被病痛所困的人,当然不能见死不救。

老板,起来吧。石磊看着他说: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救你。

谢谢,谢谢先生。

摊主一连道了好几声谢谢,这才站了起来,石磊看见他因为激动,泪水就在眼眶里转悠。

接下来,摊主拿出接待贵宾的架势。

石磊没想到,这个小店看着破破糟糟的,却藏着上等好茶,摊主亲自泡好茶水,恭恭敬敬递到石磊手上,才开始娓娓道来。

摊主名叫关海平,祖上一脉相承,都是习武的,到他祖父那辈,甚至做过国家领导人的贴身保镖,首长无论去哪个国家访问都带在身边。

按说,一介武夫能干到这个位置,就算到头了,且不说大富大贵,只要子孙不是太败家,总该衣食无忧才对,为何这个关海平沦落到在古玩市场摆小摊呢?

这是事出有因的。

关家延续了这么多代,就像受到某种诅咒一样,代代都活不过40岁!

没病没灾没意外,习武之人身体又壮,可就是活不过40,有的37、8,有的38、9,最多挺到40岁那年,必死!

关海平父亲去世那年是39,临终前,他拉着儿子的手,交给了他一样东西,正是那个小铜球。

父亲对他说:你无论如何要找到识得此物之人,只有这个人能解关家的遗传病症,我这辈子是不行了,你还有机会......

那年关海平才17岁。

从那之后,他就耗尽祖父以来积蓄的家财,拿着铜球满世界的跑,就为找到认识这铜球的人。

第十二章 魂精

可惜的是,跑了这么多年,却毫无进展,后来钱财所剩无几,他只好在古玩一条街盘了个小铺子,也无心经营,每天只是坐等有缘人。

说到这,关海平激动地拉着石磊的手:先生,我今年32了,活的长,能活8年,要是活的短,只能活5年......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终于让我碰到你了,你可得救救我啊!

可以是可以......石磊摸着脑袋说:可问题是,你是怎么知道我认识这铜球的?

关海平眼放精光:错不了,我卖古玩好几年了,见过这铜球的人无数,一听到价格,无一例外,都以为我是疯子。只有先生,听到一千万这个价格,竟然仍是心动,你骗不了我!你知道这东西有何作用!

石磊点点头。

关海平说的没错。

这铜球本身不值钱,材料就是一堆铜,工艺也一般般,但它里面的东西,可就不一般了。

那是魂精!

大千世界,但凡生灵都有魂魄,而这魂精就是从无数魂魄中提取出来的精华。

石磊不知道这东西怎么来的,但他继承了陈家先祖的眼力,总不会看错。

这是人间难得的至宝!

人身上,最脆弱的就是灵魂,几乎经不起一点打击,只要灵魂稍有损伤,人就会生病。

可以这么说,普通人服用了这魂精,灵魂就会大大增强,好处是无法估量的,长命百岁不说,而且还能百病不侵。

对石磊来说,作用就更大了。

他继承的医术,最最高深的部分,就是可以从灵魂层面来治病,这部分技巧他掌握的还不是很透彻。

如果服下了魂精,就不同了。

他能够透过病人的身体,直接医治灵魂!

也就是坊间百姓常说的,邪病!

见石磊久久不语,关海平站起来,站在石磊面前,掏出铜球双手递上。

只要先生答应救我,这铜球,就赠给先生了!

......

目光盯着那颗铜球,石磊心动了。

此等宝物,说不心动是假的,不然之前关海平开价一千万,他也不会想到去找吴振天借钱。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没有铜球,他也不打算见死不救。

于是石磊说道:关老板,我这人无功不受禄,你的病,我先试试,治好了,你再给我,治不好,你就留着,继续用它去找能治的人。

见利而不忘义,见财而不贪图,关海平对石磊无限佩服。

知道铜球的用处还这么镇定,如此有原则、讲道义的人,以后必定不凡!

好!

关海平也不矫情,当一声把铜球搁在茶几上,说:请先生替我瞧病!

石磊看病的手法很特殊,既不号脉,也不询问,而是让关海平撩起衣服,在他前胸后背几处要穴按来按去。

按了一会儿,石磊放下手,满脸凝重。

你这个病,可不一般啊。

关海平早有心理准备,点头说:愿闻其详!

石磊皱眉道:你祖上练的是内家功夫,这门功夫练成了,比市面上那些花拳绣腿不知强出几百倍。可是,坏也就坏在这门功夫上。

这功夫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为了发挥最大的威力,造成了体内阴阳冲突。要知道,人之元气分阴阳,汇于丹田聚成罡,贴而不融,合而不扰,此乃常态。

但你家这门功夫,为了把威力发挥到极限,动用阴阳两元相互冲击,借以使内气激荡沸腾,长此以往,对周身经脉穴巧大有损伤,而且已经成了顽疾,即便子孙后代不练功夫,也会从上代人那里得到遗传。

听到这里,关海平已经对石磊的眼界和判断深感折服,小心问道:先生,有没有办法治呢?

石磊说:我只能尽力,能不能治好,不好说,而且就算能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得有心理准备。

关海平一听有戏,当即点头:只要有希望,我不怕时间长,一定全力配合先生治疗!

石磊从兜里取出昨天刚从吴老那得来的凤尾金针,四处打量一圈,然后指着靠墙的长椅说:你趴上去。

听了石磊的话,关海平乖乖脱掉上衣,后背朝上,脸朝下,趴在长椅上。

啧,不是这样。石磊摇头:全部脱掉,裤子,鞋子,袜子,都脱掉。

关海平有点不好意思,尽管屋里没别人,就两个大老爷们儿,但谁习惯当人面动不动脱个精光啊?

不过为了治病,也没那么多好讲究的了,他重新站起来,按石磊吩咐,浑身上下脱得赤条条的。

石磊注意到,他趴到长椅上时,有点脸红......

......

你脸红个屁啊我说!

我又不能怎么样你!

老子性取向很正常好吧?

石磊一脸黑线地打开纯皮针匣,单手一抹,将一把18根针捏在手里,闭目沉吟一息的工夫,再睁眼,精光大放。

玉枕、天柱、风门、魂门、心腧、京门、三焦、阳关、神堂、股叟、承扶、乘筋、合阳、昆仑、金门、柬骨、足通谷、至阴。

石磊运针如风,下手干净利落,毫不犹豫,眨眼间,关海平从后脑勺到足底,18处十二经上的要穴,全被插满了金针。

施完针后,石磊略微松了口气,擦了擦头顶的汗珠。

最初关海平没觉出什么,只是被针刺的穴道有些酸麻,但刚刚呼吸两口气,顿觉体内一轻。

以往四肢百骸淤积的躁郁感不见了!

神了......关海平喃喃道:先生真是神了!

石磊笑着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我现在只能帮你缓解经络的不适感,治标不治本,要想彻底修复阴阳相冲造成损伤,非一日之功劳。

说完,石磊手速飞快,将18根金针起出来,吩咐关海平转过身,改趴伏为平躺。

关海平照做了。

紧接着,石磊继续运针,又将他门面、前胸、小腹、双腿直至足背,整整72处要穴刺满金针。

做完这一遭,石磊身上的衬衫已经湿透了。

这针灸看起来简单,其实极其耗费心神,单是认穴刺穴的功夫就需要非常高的注意力,更遑论石磊下针的手法还不一般,每一针刺下去,都带着自己的内气。

因为关海平的病灶,归根结底是内气紊乱所造成的,要想逆转这一结果,就需要石磊运气于针,注入关海平周身108大穴,徐徐施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