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医仙风烟净by风烟净李洛陆雪慧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武道医仙风烟净》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武道医仙风烟净》说的是主角李洛陆雪慧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迫于生活入赘为婿,所有人都骂我是窝囊废,受尽白眼与羞辱!无意间获得最强武道医术传承,那些嘲讽羞辱过我的人,都将被我踩在脚下,而曾经看不起我的那些女神,也全都这世界若强者为尊,那我便成为这世间最强者!...
武道医仙风烟净by风烟净李洛陆雪慧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武道医仙风烟净》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男人的屈辱

废物,当初说好的生儿子给你一百万,生女儿三十万,不然一分钱都别想从我这里拿

可是我妈的肿瘤病变,再交不上医药费,活不到一个月了!李洛面对着丈母娘何淑芬翘起的一双二郎腿,眼神里充满了恳求之色:妈,算我求你了能不能先借我十万!

你妈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何淑芬冰冷的话语像针扎一样,当初看你可怜才招你这个废物上门,现在越看你越让你恶心,一个男人连这点事都搞不定,你还有脸来问我要钱?

可是慧慧她李洛咬了咬牙,欲言又止。

‘啪’的一声!

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李洛的脸上,丈母娘何淑芬扯着尖利嗓门吼道:你还有脸说?自己没本事连床都爬不上去,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行房吗?真是个废物!

李洛默然。

这一年多以来,他为了给母亲治病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也因为到处借钱而受尽了所有亲朋的冷眼与嘲讽,最后不得不忍受着屈辱给陆家当了上门女婿!

陆家是江夏的大家族,当初招他上门也是因为老爷子病危,需要有件喜事冲喜,恰好那天何淑芬在李洛的一个有钱亲戚家谈事,她看李洛一副老实怂相,所以就跟李洛谈了一笔交易!

可谁知道,陆雪慧婚后压根就不让他近她的身子,那按照当初签订的协议,他是拿不到钱的,况且即便是现在他有本事让陆雪慧怀上了,等孩子再生下来才拿钱,自己老妈恐怕都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啊!

李洛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咬了咬牙豁出尊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妈,算我求你了,我妈的病真的不能再拖了!

丈母娘何淑芬可不管这么多,她抬起自己白皙的大腿直接一脚将李洛踹开,一脸嫌恶的厉斥道:你妈的死活关我屁事啊?,今天你就算跪破了膝盖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的,滚开吧我还约了人打麻将!

李洛心下一片冰凉,眼看着何淑芬大摇大摆的挎着包走到门口,却又一脸讥讽的转过头嘲笑了一句:废物慧慧就在隔壁办公,有本事你怎么不去问她要钱?

是啊,自己名义上的老婆陆雪慧就在隔壁,而且她就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可正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越发衬托得李洛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癞哈蟆,更何况他们有过约法三章的,李洛不准在陆雪慧办公时出现在她的面前,更不准在公众场合表明和她是夫妻关系!

如果换成往常,李洛肯定不敢去打扰陆雪慧,但这一次他都已经豁出尊严在丈母娘面前下跪了,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让男人觉得耻辱的吗?

李洛站了起来,到隔壁敲开了妻子办公室门。

陆雪慧见到他,板着脸迎面就是一句冷斥:谁让你来这里的?我警告过你多少遍了,让你不要到公司来找我,更不准对外人你是我的丈夫,你聋了吗?

我没有说我跟他们说是你表哥!李洛强忍着屈辱,豁出尊严对老婆说道,慧慧能不能借我点钱,医院给我妈下了病危通知书,再不缴费手术的话,她坚持不到一个月了!

你妈你妈陆雪慧敲了敲桌子,一脸冷漠道,医生都说了没有痊愈的希望,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而已你一个男人天天到处求人借钱,活得跟条哈巴狗一样,有意义吗?

她是我妈,我不能不管她!李洛低下头,语气沙哑道,算我求你了!

钱不是不可以借给你,但是陆雪慧往后靠躺,胸前傲人的曲线顿时衬托出来,她用厌恶的眼神盯着李洛冷笑道,你也知道我被我妈给逼着招了你这么一个废物上门的目的是什么?还是那句话,你去医院捐出精做那个手术,我可以提前支一部分钱给你!

可是

李洛低头握拳,陆雪慧说的那件事是让他捐出精去和陆雪慧做出一个试管孩子,这种事对于男人来说是最大的屈辱了,他一直以为人心都是肉长的,也许会有转机,可是现在看来人情冷漠,现实残酷!

行不行一句话,别浪费我的时间了!陆雪慧一脸不耐烦的冷哼道,如果不行就滚出去吧,我忙着呢!

李洛虽然感到很耻辱,但似乎已经无路可走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为了养大自己,母亲已经忍受过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恶意与辛酸了,自己没能让她享福不说,现在连她的命都救不了,那还配为人子吗?

好!

李洛咬着牙抬起头,他决定豁出去了!

哟?想通了?陆雪慧的眼神微变,带着嘲讽的笑意道,行,那我安排一下,你跟我去医院吧,手术做完我立刻把钱给你!

到了江夏医院。

李洛跟着陆雪慧先填好了表格,随后陆雪慧先跟着医生去做体检了,另外安排的一名护士带着李洛准备去做取精手术!

哟!这不是李洛吗?你来看病啊?

李洛循着声音看过去,顿时皱眉,他一直不想来医院的原因就是害怕会遇见以前认识的人,可是没想到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遇见的还是把自己前女友抢走的纨绔大少廖阳。

李洛低着头不想理他!

但廖阳却似乎不依不饶,直接从护士手里夺过那张表格看了一眼,随后表情微愣一下,发出了哈哈狂笑:捐精?卧槽!你牛批啊!同学们都说你混得很差,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差到要靠捐精而活下去了,666我拍一下这个,发到同学群一定很惊爆!

你住手!

李洛脸色大变,冲过去想要把表格抢回来!

但廖阳早有准备,转身避开,冷笑着嘲讽道:怎么?有本事做这种事情还怕人知道啊?真是个废物都混到捐精而活的地步了,当初竟然还敢跟小爷抢女人?真是个废物!

李洛咬牙,握着拳正准备冲过去时,旁边的一扇手术室门却‘咔’的打开!

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生在护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正一脸错愕的盯着李洛,她就是李洛的前女友苏晴!

晴晴你想不到吧?你当初看上的这个废物竟然混到来这里捐精的地步了,还好当初你没跟他,选择了跟我,哈哈哈廖阳嘲笑着,一边问了一句,哦对了,你的孩子拿掉了吧?

李洛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眼神惊愕的看向了脸庞苍白的苏晴,只觉得心中不由得一痛,如果不是当初自己穷酸,会有今天吗?

苏晴听了廖阳的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表示手术做完了,看向李洛的眼神里充满着冷漠道:你还是那副窝囊样,不过还好我聪明,早早的跟你这种废物分了手!

你来医院打胎?李洛咬着牙问了一句。

苏晴仿佛一头被踩了尾巴的野猫,顿时面色一冷,咬着牙嘲讽道:我干什么跟你这个废物有什么关系,这是我心甘情愿为阳哥做的!

呵呵,再说了,我打胎也总比你一个大男人混到来医院捐‘那种东西’强吧?

苏晴对着李洛狠狠的嘲讽一番后,走过去挽着廖阳的手准备离开!

第2章 觉醒

别啊,好不容易老同学相见有困难还得帮一下!廖阳一脸戏虐的盯着李洛笑道,我帮你把这个捐精的情况在群里扩散一下吧,召集同学们帮你众筹一下,总不能看着你饿死吧!

说着,廖阳已经把信息编辑着发到了同学群。

所有的压抑、羞辱和愤怒在这一刻全都涌上心头!

李洛瞪着廖阳,双眼泛红,咬着牙怒喝道:廖阳!你别欺人太甚!

你敢吼我?廖阳顿时勃然大怒,猛地推开苏晴,指着李洛的鼻子怒骂道,你他妈还当自己是学生时期叱咤风云的优等生呢?一个混到要捐精度日的废物,老子现在分分钟玩死你给老子道歉!

李洛握拳,牙关死死的咬在一起!

老子让你道歉!你聋了吗?廖阳吼道。

苏晴脸色苍白,术后还经不住久站,身躯晃了一下,急忙扶住廖阳,语气虚弱道::阳哥,我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要不我们先别管这个废物了

滚你吗比的!廖阳狠狠的一把将苏晴推倒在地,表情嘲讽道,谁要跟你回去呀?老子本来就是跟你玩玩而已,现在孩子也拿掉了,你只是个滥货而已

苏晴傻眼了,瘫坐在地上哭着哀求道:廖阳你别这样对我!

廖阳‘呸’了一声:一个废物,一个滥货你们可真是天生一对,要不然我把苏晴还给你好不好?只要你现在跪在我面前求我求我把苏晴还给你

去你吗的!李洛红着眼,一拳砸了过去!

压抑了太久的愤怒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李洛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廖阳的脸上,鼻血顿时飚溅出来!

打完这一拳,李洛自己都懵了一下,刚才那一刻他好像失控一般,而且自己都没想到竟然突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廖阳惨叫一声!

伸手擦了一下鼻子,看着殷红的血迹,整张脸庞都气得扭曲起来,咬着牙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你他妈的狗杂种!竟敢打我?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说着,廖阳冲向李洛。

李洛刚想还手,却突然间被人拖住了脚,低头看清楚是苏晴的瞬间,廖阳的拳头已经毫不留情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廖阳嘶吼着。

这一刻,伴随着曾经的一段回忆死去的,是李洛对苏晴那一丝的念想,他怎么都没想到苏晴竟然会心狠到这种地步!

廖阳把她当滥货,可她却还情愿帮着廖阳一起打自己?

难道为了钱,人真的可以贱到这个地步吗?

廖阳跟一头红了眼的野兽似得,趁着苏晴抱住李洛的腿,他拳脚如雨一般狠狠的打在李洛身上,甚至不知道谁从哪里找来了一瓶输液水,狠狠的抡砸在了李洛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玻璃渣混杂着液体四溅!

李洛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一股暖流顺着脑门流下来,血迹一直流到李洛胸前挂着的吊坠时,仿佛有一缕血光闪现了一下,李洛只觉得胸口一阵滚烫

你他妈去死吧!

廖阳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李洛的脑袋上!

‘嗡’的一声,李洛觉得脑门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脑海

头痛欲裂!

李洛只觉得仿佛有针扎一样的东西在一缕一缕的刺入自己脑海,脑袋快炸了一样的剧痛!

可这时,廖阳的拳脚却依旧狠狠的往李洛身上打下去,嘴里用最狠毒的字眼在辱骂着他!

杂种!

臭乞丐,竟敢打老子!

我他妈今天就弄死你个废物!

活该你这种人生下来就是没爹的野种废物!

一下又一下,李洛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仿佛整个身体都漂到了虚空,有什么东西正在疯狂的涌入自己脑海!

渡劫失败,重塑灵体,阴阳转生,医道武学,玄针渡世,法诀入体

无数繁杂的信息正在以一种野蛮的方式糅进李洛的识海,但偏偏他还能感觉到廖阳和手下还在殴打着自己,甚至身体以外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也全都清清楚楚的知道,可身体却无法动弹!

苏晴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廖阳把李洛打得头破血流,生怕再打下去会出人命,急忙喊了一句:阳哥快住手!打死他你要坐牢的

呵呵,你这个贱人心疼啦?廖阳一脸凶狠的瞪着苏晴:他竟敢跟打我?老子今天非整死他不可!

苏晴咬着牙辩解道:我怎么会心疼这种废物?阳哥你是知道的,我可以为你打胎,但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连手都没给他这种废物碰过,你竟然还这样说我

呵呵,是吗?廖阳一脸冷笑道,那你过来踹他一脚,我就信你!

苏晴咬着牙,走过来狠狠一脚踹在了李洛的胸口:死废物!遇见你简直就是我这辈子最晦气的事情,害得阳哥怀疑我,你去死吧!

哈哈哈哈廖阳这才哈哈大笑,一把搂住了苏晴的纤腰,往她脸上亲了一口道,这还差不多,我刚才误会你了,再踹这个废物几脚,等会哥哥带你去买你一直想要的古驰包包!

苏晴一听买包,顿时眼中闪过亮色,抬起高跟鞋便狠狠的往李洛身上踹了过去!

发生的所有一切,李洛都清清楚楚的知道着,但却因为脑海意识被一片混沌庞大的信息给占据着,一时间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但他终于彻底的认清楚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那些残酷而冷漠的面孔,一幕幕都在脑海闪过!

仿佛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脑海里发出——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住手——

苏晴的高跟鞋还没踹下来,一道熟悉而清冷的声音蓦地从走廊另外一端传了过来!

是陆雪慧!

其实陆雪慧刚才就因为动静而看见了发生的一幕,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废物丈夫会跟一条死狗似得被人踩在脚底下欺负,一个男人窝囊到这个地步,是真正的让陆雪慧的心凉到了极点!

可浑噩中的李洛却很震惊的发现,自己明明是抱着脑袋蜷缩在地,连眼睛都没睁开,却能够看见陆雪慧一脸愤怒的从走廊那头快走了过来!

苏晴又一脚踹在了李洛的身上,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身奢侈品牌打扮的陆雪慧。

尤其是她无形之中散发出的那种强势气场,让苏晴心里不由得打鼓。

陆雪慧走了过来,一脸冷意,喝道:这里是医院,你们在这里喧哗吵闹影响其他的病人,信不信我报警?

第3章 你的命值钱吗?

苏晴看了陆雪慧一眼,一时间被她的气质所压制,再加上她刚手术完,身体有些虚弱,一时间显得有些迟疑,阴阳怪气的向廖阳撒娇道,阳哥你看嘛!这个贱人竟然为了一个废物骂我,你帮我教训她吧!

廖阳看到陆雪慧,心里也有些发怵。

他不过就是一个小老板,看这女人的气质和打扮,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但当着苏晴的面,他也拉不下脸,所以故作强势道:你是谁?我想怎么样关你屁事?

他是我的司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要么等我报警,要么赶紧滚!陆雪慧一脸冰冷道。

虽然她平时不待见李洛,但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容忍随便什么人把自己的丈夫打成这副模样,所以对待廖阳,自然只有冰冷的怒意!

面对陆雪慧的强势,廖阳更加不敢吭声了,没想到这个臭屌丝竟然能给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当司机,真是走了狗屎运。

这也更加证明了他的猜测,这个女人身份不一般。

他也就能欺负欺负李洛这种屌丝,那些大人物他可惹不起。

阳哥

见廖阳犯怂,苏晴有些埋怨。

但一句话没说完,廖阳便呵斥道:闭嘴!

说完,他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洛,转身走了,苏晴见状,赶紧追了上去。

此时的李洛,却仿佛刚历经完一场劫难一般!

骨骼仿佛在皮肉之下噼啪作响!

血液精髓仿佛在血脉之间奔涌咆哮!

身体如同春回大地的枝叶萌张,勃然的生机焕发!

他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眼神感激的看向陆雪慧,刚想开口说什么

陆雪慧却冷着脸,抢先开口道:什么都别说了,我本来还想着就算你是个废物,只要取了你的精,有个孩子也算对老爷子有个交代,但看着你窝囊到这种地步,实在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跟你这种人生出来的孩子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是个窝囊废既然这样,我们还是离婚吧!

陆雪慧一脸的失望之极,气得转身便走!

李洛愣了愣,没想到陆雪慧竟然会这么生气,赶紧追了过去,想要跟陆雪慧解释!

慧慧你听我解释李洛追出去喊道。

闭嘴!陆雪慧拉开车门,转头瞪了李洛一眼,冷笑道,我陆雪慧不希望自己将来的人生是跟你这种窝囊废生活在一起,离婚吧,我会给你一笔钱这样对你我都好!

李洛心下一片冰冷,现在连陆雪慧这个女人也要放弃自己了吗?

他本来还想追上去跟陆雪慧说清楚,可就在这时,恰好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接通不到几秒钟,他顿时脸色大变,失声惊呼道:什么?!你说我妈快不行了?好,我这就赶过去

结束通话,李洛二话不说,急忙赶往母亲所在的重症病房

李洛赶到重症室门外时,一个等得早已不耐烦的护士直接递了一张病危通知书过来,催促道:要么先去缴费后进行最后的手术,要么现在去结清医药费准备后事吧

医生,求求你先帮我妈动手术吧,钱马上就到!李洛一脸苍白的恳求道。

护士小陈早就摸透了李洛的底细,板着脸冷笑了一声:别搞笑了,你如果有钱也不至于欠着治疗费用还不缴,再说我又不是院长,医院更不是你家开的,你求我有什么用啊?赶紧的别浪费我的时间,你快去结清欠下的医药费把你妈接回去吧,她的时间不多了!

李洛咬着牙,双目通红,如果现在跪下去有用的话,他肯定就跪下去了!

可惜,这是个只认钱而不讲人情的世界!

看来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选了,求陆雪慧借钱给自己,哪怕离婚也认了!

李洛刚掏出自己的手机,旁边推过来一张病床,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催促着:是这间病房要清出来吧?怎么还有人挡在门口呢?快让一让

张俊?

李洛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来人和病床上的一个妇人,不由得诧异一下,苦涩道:你怎么也来医院了?伯母这是怎么了?

是你啊?张俊也是李洛的老同学,可是这时候却显得一脸不屑道,我妈突然头疼,急着动做检查呢,你挡着我们进去了,快闪开啊!

可是,我妈还住在这一间!李洛咬着牙,表情尴尬道,张俊,我妈还急着动手术抢救,看在老同学的份上,你能不能跟医生商量换一间病房?

什么意思?你妈是亲生的,我妈不是啊?张俊一把推开李洛,冷声道,没钱就别赖着病房了,谁还不知道你穷到靠捐种子度日了,装什么呀?

李洛尴尬的张了张嘴,刚想要解释什么,主治医生张主任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朝着护士厉斥道:搞什么名堂?不是说过了把这间房清出来的吗?这里还有病人等着立刻做检查呢,出了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护士也是一脸为难,恶狠狠的瞪了李洛一眼告状道:张主任,不是我不清啊,是他赖着不肯搬!

赖着?张主任望向李洛,冷笑道,怎么,没钱还讹上啦?这里是医院,再不滚出去我们可就报警啦!

张医生,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筹到钱给我妈动手术的!李洛恳求道。

闭嘴吧你!已经欠了很多医药费了,我们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张主任说着,直接朝着护士命令道,快去!他不肯搬出去,就让保安抬他们出去!

护士转身去喊保安了!

李洛无奈,已经找到陆雪慧的号码要拨出去了,但病房内却传出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他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瞳孔放大一下,猛地冲了进去,握拳朝着张俊冷喝道:你干什么?

张俊已经把李洛母亲输液的管子拔掉了,正准备把病床往外推!

他被李洛这么一喝,也来了怒火,瞪着李洛直接毫不留情的吼道:当然是让你们出去了,你们交不起钱,现在这里是我妈的病房了!你别死撑了,就你那捐种子的事情都传遍同学群了,要我是你啊,还不如一头去撞死让开!

屋漏偏逢雨,李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已经到绝境了,却还能接二连三的遇到这些无情的羞辱!

他咬着牙,死死的拦着不让张俊把母亲的病床推出去!

张俊怒了,直接吼道:你要不要脸啊?交不起钱还赖着?活该你妈会病死,生你这样的儿子,简直就是她的耻辱我警告你最后一次,滚开!

病床上,李洛母亲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看在眼里,这时候被气得忍不住‘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妈——李洛慌了神,急忙扑过去问道,妈你怎么了?

洛洛儿!算算了李母一脸苍白,虚弱至极的伸手拍了拍李洛的手,颤抖道,带妈回去咱死也不当没骨气的人带妈回家

妈!李洛咬着牙,泪光萦在眼眶,转身朝张主任恳求道,张主任,求你先帮我妈动手术吧,我今天一定能筹到医药费,你相信我,否则我李洛把命给你!

嘁!你的命值钱吗?张文天不屑道,别废话了,快滚吧!

▲《武道医仙》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