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神王在都市黑夜风声by黑夜风声赵清舞方阳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修真神王在都市黑夜风声》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修真神王在都市黑夜风声》说的是主角赵清舞方阳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镇压万族的镇北神王渡天劫失败,神魂重生于懦弱赘婿方阳身上,从此开始修练,重回巅峰之路。以前对他百般不喜的妻子哭着喊着:老公,别离开,请君怜惜!以前对他百般欺负的敌人不是送进地狱,就是跪在他脚边磕头求饶!...
修真神王在都市黑夜风声by黑夜风声赵清舞方阳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修真神王在都市黑夜风声》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废材女婿

临海市,城东,月牙湖别墅区。

青年骤然睁开眼,缓缓坐起,环顾四周,面带惊容。

居然有这种事,我方阳并没有在天劫中神魂俱灭,反而借体重生了?好一会儿,认清这个事实的方阳发出一声劫后余生的慨叹。

这身体的主人

定了定神,方阳开始检查这具躯体的各项状态机能,并读取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禁不住眉头大皱。

混账!废物!

看完记忆后,以方阳的涵养也禁不住叫骂出声,这家伙虽然也叫方阳,却是个上门女婿、软饭王,任由打骂,卑躬屈膝到了极点。

刚刚就是因为做的早餐不合口味,被XY子嫌弃,最后被丈母娘用椅子用力敲击后脑致死,这才让他借体重生。

他方阳堂堂镇北神王,凭一己之力镇压北地群雄数万年,万族共尊,威名赫赫,不可一世!

没料到转眼间就要背下这个窝囊废的骂名,当真是讽刺之极。

若不是轻视天劫之威,本王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能捡回一命已是万幸想到这里,方阳便稍稍释然了,眼下可不是长吁短叹的时候。

脑后还在隐隐作痛,方阳一手捂着血淋淋的后脑勺,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现在已经是寻常体质,急需去医院处理伤口,否则一旦染上破伤风,任他精通万般妙法也得一命呜呼。

绿道上,出来晨运的住户都被满身血污的方阳吓住了,继而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什么窝囊女婿吃软饭被家暴这些话,听得方阳大为窝火。

有车!

走了一段路,一辆亮银色的玛莎拉蒂迎面驶来,方阳跳出路中间,连连挥手示意。

咯吱!

急刹声中,玛莎拉蒂堪堪停下。

你想找死啊!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五官精致、带着英气的俏脸,冲方阳呵斥道。

不是找死,而是再不去医院真的会死。方阳指了指脑后,说道:姑娘,可以载我一程吗?

活该!

望着血人般的方阳,王子馨秀眉微皱,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与厌恶,她知道方阳是这片别墅区里的名人。

有手有脚的大男人跑来当上门女婿,也不知他的脸皮是怎么长的,还不如路边的乞丐有骨气。

上来吧。犹豫了一下,王子馨决定捎他一程。

要不是看他这么凄惨,加上又顺路,她才懒得捎带这种没骨气的废材,把新买的爱车都搞脏了。

多谢了!

道谢一句,方阳拉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

很快,车子驶出月牙湖别墅区,驶入大马路,汇入滚滚车流。

路上,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方阳瞥了一眼王子馨的脸色,轻轻皱眉,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有些事没有发生之前,说出来会被误会的。

望着两边快速往后倒退的车流,方阳眼眉急跳,忍不住道:我伤得不是很重,你可以开慢点的。他可不想刚活过来就命丧车祸。

闭嘴!再废话把你扔出去!

王子馨扭头瞪了他一眼,谁在意他的伤了,她是着急重症病房里的爷爷。

好胆!

眼中寒光一闪,方阳就要发作,但随即就醒悟过来,他已经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镇北神王了。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根本没有放肆的资格。

虎落平阳啊方阳心中轻叹。

这个世界的灵气少得可怜,如无意外,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十分钟后,车子到达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那个能借我点钱吗?

熄火开门下车,王子馨快步往里赶的时候,方阳追上来问道。

没拿着!

王子馨下意识就要拒绝,但望着半边身子都是血污、脸色苍白的方阳,秀眉轻皱,快速从包包里抓出几张百元大钞塞过来。

多谢,方便留个电话吗,回头把钱还接过钱,道谢的话还未说完,王子馨已经走远了。

我有这么讨厌吗?捕捉到王子馨脸上的厌恶之色,方阳无奈一笑。

叮!

刚要把钱揣回兜里,一个物事从折叠的钞票中滑出,重重摔在水泥地上,磕碰出一声脆响!

低头看去,是一把崭新的钥匙,方阳弯腰捡起,抬头喊道:姑娘,你的钥匙!

可惜,这一眨眼的功夫,王子馨已经跑进了医院大厅。

十五楼

追进去站在电梯前看了一阵,发现电梯停在十五楼后,方阳转身往脑外科走去。

这会儿,看病的人不是很多,半小时左右伤口便处理完毕,在方阳的要求下,打了一支破伤风针。

这要是被昔日的老友看到,估计会笑掉大牙吧。

走出病房,方阳摸了摸头上裹缠的纱布,低声嘀咕一句,乘坐电梯上了十五楼。

呜呜呜!

刚走出电梯,声声悲恸的低泣从走廊外面传来,声音有些耳熟。

顺着声源往里走,穿过走廊的拐角,一道高挑窈窕的身影正站在重症病房门口抽泣,她看到方阳后,哭声戛然而止。

这里是VIP病房区,谁让你上来的?

快速地抹去脸颊的泪水,王子馨有些红肿的美眸警惕地盯着方阳,冷声呵斥。

你在哭什么?

没有理她,方阳瞄了旁边的病房一眼,皱眉问道。

病房里隐约有哭声,丝丝灰白的死气从门缝飘出,方阳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已经猜到了什么。

本来,方阳本来还想着怎么还她这个人情,正好还了。

不关你的事!

王子馨面色一冷,她以为方阳对自己动了什么歪心思,喝道:这里不是你能上来的,赶紧离开!

里面是你的亲人吧。方阳淡声道:不用哭了,里面的人还没有死透,动作快一点还有救。

唰!

话音刚落,王子馨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我给你十秒,马上消失!王子馨眼中怒意升腾,寒声道。

爷爷的生命体征已经停止,医生也确认了死亡,只是尸体尚有余温而已,这家伙纯粹是来找事的。

只是,他是如何得知爷爷病逝的?

爷爷是家族的定海神针,为避免对手的突袭,从生病到住院都刻意封锁了消息,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告辞。

方阳淡声道了一句,将钥匙往地上一放,果断转身离开。

钥匙

望着地上的大门钥匙,王子馨秀眉微皱,盯着方阳的背影看了一阵,忽然问道:你凭什么说我爷爷没死?

之所以有此一问,一是因为这家伙的确没必要骗她,二是爷爷已经确认死亡。

试一试又如何?

这一刻,王子馨出现了一丝侥幸心理。

信不信由你,正确来说,半柱香时间内有救。方阳停住脚步,竖起一根手指:现在只剩下十分钟了。

你怎么救?王子馨追问道,方阳废材的名头如雷贯耳,她还是不放心。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多废话。说完,方阳快步走到病房前,猛然推开门,王子馨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第2章 技惊四座

砰!

房门大开,病房里的一群衣着光鲜、气质不凡的男女惊愕过后,纷纷怒喝出声。

你是谁,胆敢来这里撒野!

找死,小武,废他两条腿,扔出去!

哼,我看他是叶家派来的,别让他走出这个门!

喝骂声中,房里的人纷纷站起来怒视方阳,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平头青年一声不吭地走了出来,目光不善。

方阳毫不理会,扭头扫视一圈病房,靠窗的病床上躺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面色惨白,死气弥漫。

老者已经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一帮废材!冷哼一声,方阳大步上前。

咔哒!

一道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平头青年手中出现一把崭新的格洛克,快速上膛,黑洞洞的枪口顶着方阳的脑袋,扣下扳机!

住手!

一道白影闪身而进,王子馨一手拨开平头青年的枪口,快速开口道:他说有办法救活爷爷,我想让他试试。

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救活老爷子?

小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王侯站了出来,皱眉望着女儿。

看病?你认为我们高价请来的那些中外名医,不如一个毛头小子吗?他能救活老爷子?真是大言不惭!有人冷笑,就差直言王子馨没有脑子了。

敢来王家浑水摸鱼,你胆子挺大的!

若非今日是老爷子死忌,老子要你横着出去,还不快滚!二叔王明海拦在床前,面色阴冷地盯着方阳,根本不给王子馨面子。

小馨,爷爷已经走了,你不要胡闹一名贵妇打扮的中年女人走到王子馨身边,低声劝说。

没空听他们废话,方阳一个闪身越过王子馨大步上前,左手顺势推开王明海,右掌大张,缓缓虚握成拳!

唰!

握掌成拳之际,丝丝缕缕的灵气被强行聚拢在掌间,下一刻,拳头猛然挥砸,狠狠一拳砸在老者的胸口上!

接着,另一拳又砸在老者的晴明穴之上。

势大力沉的几拳,直接把老者的胸口砸得凹陷下去,期间,汇聚在掌间的灵气也被方阳蛮横粗暴地打进老者体内!

砰砰砰!

一拳之后,方阳毫不停歇,一口气又是数拳锤落,如同打沙包一般砰砰作响,渗人的击打声在房内回荡,老者的口中也随之喷出股股黑血。

如此惨无人道的一幕,令王家众人目眦欲裂,怒火中烧,瞬间炸毛了!

敢侮辱老爷子的尸体,杀了他!

老子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挫骨扬灰!

暴喝声此起彼伏,王家众人纷纷抄起家伙,气势汹汹地围杀上来。

看见这一幕,王子馨脸色大变,不知道该不该阻止,阻止吧,方阳痛打爷爷是事实,不阻止吧,方阳又是自己带来的,坐视不理好像有点

一群白痴!

脑后劲风呼啸,方阳心中暗骂一句,下意识就要避开,但这具身体却跟不上他的意识,加上连翻猛砸之下,气力消耗巨大,已是有心无力。

千钧一发之际,响起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住手。

呼!

强风凛冽,吹得脑门发凉,冲在最前面之人的必杀一击,在距离方阳脑门半寸的地方险险停住,惊得方阳眼眉急跳。

差一点,他就得完蛋!

这这是诈尸了吗?一名王家亲属指着睁开眼的老者,结结巴巴地道。

应应该是吧。

众人吓得魂飞魄散,脸上俱是一副见了鬼的惊恐之色,面面相觑,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的一幕。

王星海终于反应过来,又惊又怒,指着方阳厉声喝问:小子,你他么到底使了什么妖法!

就是,老爷子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活过来,肯定是这小子用了什么

他用了什么?一把苍老的声音悠悠然响起,打断他的话。

唰唰唰!

这把苍老却极具威严的声音一起,王家众人纷纷扭过头望去,发现老者已经做了起来,正和方阳点头示意。

此刻,老者脸上的死气尽去,病态全无,那股属于金罡境的古武者的强大气势再次流露,令众人又惊又喜。

惊,老爷子真的活过来了!

喜,老爷子并非诈尸!

爷爷?你你好了?

王子馨闪身上前,瞪大眼睛,脸上又惊又喜,还有一丝不可置信!

呵呵,多亏你找来这位神医,要不是他,爷爷可就死得冤了。王安国苦笑着摇头道。

什么意思?王子馨听得一头雾水,满是疑惑地望向方阳。

这家伙不是废材吗?那他是怎么做到的?

废话,他只是气封心脉,暂时死亡而已,却被你们当成了死人,不冤才怪。

说话间,方阳走到紫檀茶几边,眯眼盯着几上那块圆形镂空、通体碧绿的龙纹古玉佩,脸上浮现一丝疑惑。

端详了片刻,又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这块古玉佩,方阳忽然扭头对老者道:你是修炼一种练气功法出错导致的吧?

唰!

此话一出,王安国神色一凛,肃然起敬,翻身下床快步走到方阳面前,躬身拱手作揖,正色道:在下王安国,拜谢先生救命之恩!

看见这一幕,众人惊得面色大变,老爷子凭借一身强大的古武学,闯下赫赫威名,有西北侯之称,从来只有别人对他行大礼,何时见过他对人行礼了?

这家伙即便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介医者而已,用得着如此客气吗?

这已经近乎失态了!

行了,我只是还她人情而已,以后大家互不相欠。方阳不以为然地摆摆手。

突然,他的目光被王安国佩带的古玉佩给吸引,刚才忙着给王安国治病并未看见。

王安国微微一愣,随即解下古玉佩,走上前恭敬的递给方阳:这玉佩送给先生,聊表我对先生的感激之意。

王子馨不乐意了,这是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据说是出自战国时期的宝玉,是她送给爷爷的生日礼物,怎么能随便送人呢。

爷爷,这块玉佩可是

王安国瞪了王子馨一眼,示意她不要多说。

方阳丝毫不客气将古玉佩往兜里一揣,淡淡的说:我欠你一个人情。

王安国狂喜,行了一礼:先生,我有一事想请教。

见此,王家众人又是一阵愕然,他们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老爷子对人如此恭敬。

不用一口一个先生,我叫方阳。

方阳似笑非笑地望着王安国,说道:你所修的练气之法,明显是不完整的,有空我可以帮你看看。

看得出这个王家在临海市是有些势力的,方阳不介意借此结交一番,横竖不过举手之劳。

多谢!

王安国一愣,随即大喜,还不忘对一旁的平头青年吩咐道:小武,你去送一送方老弟。

这一下,连称呼都变了。

方阳一走,王明海终于忍不住问道:爸,他值得我们这样对待吗?

就是,医术再好也只是医生而已,多给点钱就行了,需要如此重视吗?王明山疑惑道。

刚才,你们也不是不信他能治好我吗?王安国瞥了众人一眼,面带不悦:要不是因为他欠小馨的人情而执意出手,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死了。

这众人面露羞愧,纷纷低下头。

行了,都回去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叶家必定会有异动,我现在伤势未愈,你们要盯着点!王安国沉声说道。

片刻功夫,医院顶楼响起螺旋桨独有的轰鸣声,数架私人直升机腾空而起,快速离去。

小馨,你派人查一查这个方阳的底细,要是没问题的话

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会有灵玉。

电梯里,方阳掏出那块古玉佩,感受着玉璧内的浓郁灵气,有了它,我差不多可以完成筑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拥有自保之力了。

对方阳来说,没有实力就是如履薄冰,随时有性命之虞,他厌恶这种感觉。

得赶快搬离那个鬼地方,和那个便宜老婆离婚才是正道啊!

一念及此,方阳的脑海骤然生出一阵剧痛,如同被大铁锤狠狠砸中一般,忍不住痛呼出声。

放肆,你敢左右本王!

剧痛中,方阳暴喝一声,但这是原主人的一丝执念,他现在根本无法抵抗与驱除。

那一家人对你肆意打骂,待你如狗,你为何还要如此执着?今本王可令你一雪前耻,你一缕残念为何要纠缠不去!

方阳双手抱头,厉声喝问,但那一丝执念却无动于衷,头痛越发剧烈,要炸裂一般!

本王不离便是!

僵持片刻后,方阳只得无奈妥协,一旦脑域受损严重,必将变成痴傻。

好一会儿,脑子的胀痛才逐渐消退,面色苍白的方阳踉踉跄跄地走出电梯,摇摇晃晃地走出医院。

咯吱!

刹车声中,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身旁停下,小武快步走到方阳面前,恭恭敬敬地道:方先生,老爷子让我来送你。

方阳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忘叮嘱道:你慢点开,我不赶时间的。

明白!小武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方阳一直琢磨着筑基的事,还有怎么处理那一家子的关系。

现在受到那一丝执念干扰,暂时是不能离婚了,但却可以搬离那里。

得想办法搞点钱财。想了一阵,方阳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看样子,这个王家就很合适。

记忆中他还有父母和一个念大学的妹妹,每个月等着他寄钱回去,日子过得颇为艰苦,这一点,方阳也得考虑到。

此外,还要多买一点灵玉辅助修炼,刚才听王子馨的语气,这种灵玉可不便宜。

无论在哪里,钱财都很重要啊。方阳摇头轻叹,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修炼之余,还得想办法多多赚钱。

咯吱!

就在这时,车子一阵急刹,骤然停下。

方先生,你没事吧?小武歉意道。

没事这里,不就是那个便宜老婆的公司么。方阳摇摇头,扭头往外望去。

一栋百多层的崭新大型写字楼映入眼帘,依稀记得,正是赵清舞的化妆品公司。

此刻,一群人围堵在写字楼门口的小广场前大声吆喝谩骂,周边聚集了大片看热闹的人,人声鼎沸。

刚才的急刹,正是一位保安在维持秩序之时,推搡间跌出了路边。

车子缓缓驶过,两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正是韩玉英和赵溪莹,两人正对着围观的人群口沫横飞,大声辩解着。

先停一下。

看到这两人,方阳顿时来了看戏的兴趣,小武应了一声,驱车靠边停了下来。

那个女人也在

很快,方阳在两人旁边看到一道高挑妙曼的身影,正是便宜老婆赵清舞,此刻她正在指挥保安挡住那群闹事的人。

这个赵清舞,还挺好看的。方阳看了一阵,心中嘀咕。

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标准的瓜子脸搭配五官精致,身材极佳,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身材和样貌都几乎是无可挑剔的绝色祸水。

这种女人,会看得上那个废材才怪。

念头刚出现,方阳的脑袋痛了起来,他暗暗骂了声。

第3章 瞎猫碰上死耗子

方先生,你对这些事感兴趣吗?小武奇怪地问道。

在见识过方阳起死回生的手段后,他是彻底服气了,语言间十分恭敬。

没有,只是看到几个熟人而已。方阳摇摇头。

小武瞄了人群一眼,很快注意到其中一个纹身光头大汉,满脸不屑地摇头道:几个混子合伙讹诈而已,这种事见得多了。

不错。

方阳点点头,他也看出来了,全程都是这个光头大汉在指挥那几个闹事的混子,还暗中对躺在担架上痛声呻吟的伤员打手势。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收回目光,方阳淡声道,他没有管闲事的习惯,特别是她们这一家子的事。

咚!

话音刚落,脑海中再次剧震,痛感蔓延,方阳骤然色变!

贱骨头!

低声暗骂一句,方阳只得再次让小武停车,推门而出,直往人群走去。

没有实力搞定那一缕该死的络印在灵魂深处的执念之前,方阳只得乖乖听命行事,无法反抗,无可奈何。

草!说了半天就是不想赔钱,兄弟们,上去砸了这家破公司!

叫骂了半天,瘦猴般的青年已经不耐烦了,从腰后抽出一根铁棍凌空狂舞,对四周的同伙大声吆喝。

呼!

铁棍从韩玉英母女的头顶呼啸而过,两人吓了一跳,惊叫着往后缩。

他么的,砸了这家破公司!

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砸!

看到两人的惊恐,五名混子纷纷抽出别在腰间的铁棍,叫骂着冲击上去,和几名保安缠斗在一起。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别乱来!

沟通无果,赵清舞大声呵斥,企图喝退他们。

你报啊,我兄弟的老婆就躺着这里,你不报我们也要报,还要告你们!

领头的光头大汉越众而出,一脸愤慨地指着担架,冲围观的行人大声吆喝:大伙给评评理,他们卖假货害人,我弟妹用了他们的化妆品整张脸都毁了,他们不肯赔钱还要报警抓我们,这还有天理吗?

围观的行人顺势望去,只见担架上躺着一个年轻女人,整张脸布满了红斑和疱疹,骤看有些狰狞。

无良商家啊,这么年轻就毁容了。有路人愤然道。

太过分了,生产假货害人,不赔钱还要报警!

呸,黑心商家害人不浅,真是该死!

路人纷纷出声指责,有几个年轻人火气上来了,将吃喝到一半的奶茶果汁煎饼果子之类的物事扔了过去,一股脑砸在韩玉英母女身上,狼狈不堪。

胡说,是他们不愿意去医院检查!

赵清舞急得俏脸涨红,大声反驳,但群情汹涌之下,只招来更多不堪入耳的骂语。

小舞,怎么办?

耳边充斥着喊打喊杀的吆喝声,韩玉英害怕了,颤声道:要不赔他们钱吧,再这样闹下去,公司的声誉就全毁了。

是啊姐姐,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不用做生意了,不如赔点钱息事宁人算了。赵溪莹面带惊惶,一边擦拭身上的脏污一边说道。

不行,我们的产品没问题!

绝美的瓜子脸上掠过一丝倔强,赵清舞摇头道:要是赔钱,我们就坐实黑心商家的罪名了!

可是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韩玉英满脸担忧。

再等等,我刚才给少华给打电话了,他会过来处理的。赵清舞皱眉道。

周少华是她学生时期的初恋,要不是爷爷一声令下让方阳入赘,两人或许已经结婚了。

想到这里,赵清舞脑海中就随之忆起家里那个只懂唯唯诺诺的窝囊男人,心中一阵烦躁。

咦,那个废材来干什么?赵溪莹忽然看到人群外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缓步往这边走来,正是方阳。

他能有什么事,快月底了,肯定是来要钱的!

说到这里,韩玉英顿时火大了,这个当儿来要钱,毛都没有!

给钱让他走,我不想见到他!赵清舞眼中掠过一丝厌恶,想起那个男人就一阵恼火。

起初,赵清舞看方阳长得高高大大的,一表人才,对他第一眼感觉挺不错的,也尝试好好相处,并给他报了管理培训课程,让他接触公司的业务。

却没想到,这家伙典型的教而不善、烂泥扶不上墙,她一气之下干脆搬了出来,吃住都在公司,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

这段时间,周少华也看到了机会,大献殷勤,但赵清舞骨子里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你个废材就知道要钱,没钱!快滚!韩玉英气势汹汹向方阳冲去,看样子要狠狠的收拾他。

方阳嘴角一挑,轻轻一闪。

哎呦!

韩玉英没收住脚摔在地上,痛得浑身抽搐,冷汗直冒。

拨开人群走到担架前,方阳低头在年轻女人惨不忍睹的脸上扫了一眼,轻轻摇头。

摇什么头,你以为你有能力解决吗?

看着方阳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赵溪莹就一阵火大,这废材屁本事没有,还敢来这里装模作样。

拿着钱,走吧!

赵清舞认为方阳是来要钱的,从包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递过来,一副施舍的姿态,冷着脸说道。

而事实上,一直都是施舍。

崭新的红色钞票十分刺眼,眯眼望了望满脸寒霜的赵清舞,又瞟了一眼满脸厌恶的赵溪莹,方阳忽然咧嘴一笑,有些冷意。

嘭!

下一刻,方阳忽然飞起一脚踹在担架上,年轻女人惨叫一声,连翻带滚地滑出路边,尘土飞扬!

突如其来的一幕,瞬间将吵闹的众人镇住,不绝于耳的骂语戛然而止!

人渣!

畜生,打死他!

短暂的静默过后,反应过来的路人瞬间沸腾了,爆发出阵阵愤怒的咆哮,群情激昂,义愤填膺地往方阳冲来!

赵清舞彻底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方阳会整这么一出,直接把路人彻底惹怒了。

这一下,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这个废材故意来捣乱的!赵溪莹气得咬牙切齿,拉着赵清舞的手,恨声道:姐,别管他了,我们快走!

哼!

就在这时,方阳提气出声,如平地起惊雷,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头脑胀痛,一切嘈杂之声瞬间消失无踪!

众人纷纷捂耳,面露痛色,怒视方阳,又惊又恐!

这一声,震得他们头昏脑涨,差点震晕过去。

镇住众人后,方阳缓步走到那名年轻女人身旁,弯腰探手,在她脸上一抓一扯!

哧啦!

下一刻,一张完整的脸皮被撕了下来,年轻女人捂脸惨叫,方阳随手将脸皮扔到赵清舞面前,悠悠然地转身离开。

他他把脸皮都撕下来了!

如此血腥的一幕,看得众人魂飞魄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对好像是一张假脸。有细心的人发现了异常,那张被撕下的脸皮并没有鲜血流出。

对,是假脸!有人肯定道。

原来他们在讹人!

终于,众人反应了过来,上前望着那张栩栩如生的毁容脸,登时气得七窍生烟,纷纷怒视那群闹事的混子。

闹了半天,他们是给人当枪使了!

他么的,兄弟们,走!

事情败露,光头大汉大吼一声,几名混子不敢停留,骂骂咧咧地四散离开。

此刻,最震惊的莫过于赵清舞了,怎么也想不到,这场关乎公司存亡的危机,居然就被方阳轻松摆平了?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要知道,她也检查过那个女人的脸,却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

没由来的,赵清舞忽然联想到方阳刚才的冷笑,心里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望着方阳的背影,赵清舞感到一股陌生感,在看到方阳坐上一辆迈巴赫离去后,心中越发疑惑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不屑地撇撇嘴,赵溪莹冷声说道,她可不会认为这个废物会是什么火眼金睛,否则也不会这么窝囊了。

▲《修真神王在都市》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