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溺宠小娇妻云树by云树景宁陆景深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总裁溺宠小娇妻云树》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总裁溺宠小娇妻云树》说的是主角景宁陆景深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男友和妹妹珠胎暗结,她转头就嫁给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帝王陆景深。不仅如此,听说她捧得了明星,做得了公关,开得了公司?是超级赛车手?还是闻名世界的金牌设计师?这是什么宝藏女孩!!!从遭人唾弃的可怜鬼,转身变成万人仰望的女神,追她的人更是从晋城排到了京都。见识到某女人气的陆先生一把将人揽进怀里:收起你们的痴心妄想,这是我的女人!众人恍然,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小包子突然跑出...
总裁溺宠小娇妻云树by云树景宁陆景深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总裁溺宠小娇妻云树》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报警抓鸡

景宁从红灯区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雨,她用热气呵了呵手,然后朝着自己的小电动走去。

这场雨下的急,她没有穿雨衣,额前的刘海像钉耙一样,一撮撮贴在了前额上。

刚想找个地方避避雨,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景宁连忙擦了擦雨水,接通:

喂,您好,野火晴趣店,请问您需要什么?

Durex中号狼牙五个,再加一支震动棒和一套黑色野猫情趣套装。

哦哦好的,您的地址呢。

丽华酒店2202房,麻烦快一点。

女人急切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毕竟能半夜点这种单的,都挺着急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总觉得有些耳熟。

景宁没时间思考,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骑着电动车去店里取了货,然后匆匆的赶去了丽华酒店。

等到了丽华酒店的时候,景宁人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站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大门前,显得格格不入。

她尽量把自己的衣服整理的工整了些,然后走了进去。

打扮的精英的服务人员,瞬间被这个‘异类’吸引了视线,看到她身上的水渍,以及她的外卖服后,直接露出了鄙夷的表情,然后跟在她身后,在景宁准备按电梯前拦住了她。

不好意思这位女士,送外卖的请走楼梯,不要占用公共资源。

景宁闻言,抬眸看向服务人员,只见对方鄙视的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送外卖时被这样的刁难看不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景宁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好的,便一刻不敢耽搁的从楼梯跑到了2202室。

二十二楼啊,等景宁跑到的时候,感觉双腿都要断掉了,这份钱赚的可真不容易,但一想到她和慕彦泽以后会有一个自己打拼出来小家,景宁便露出了甘之如饴的笑容。

她理了理头发,然后气喘吁吁的敲响了面前的门。

里面啧啧互相啃弄的声音立马停了下来,方才电话里的那个女声再度传来:泽,好像东西到了。

嗯,我去拿,你忍忍,床单都湿透了。

你讨厌!

只听啪的一声开门声传来。

多少钱。男人带着情动未消的嗓音,从头顶上洒下来。

景宁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唰的一下抬起了头,视线相碰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皆是狠狠一怔,景宁手里的东西,直接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套套,还有润滑油,滚落到男人的脚边。

只见男人下身围着一块浴巾,上身满是红嫩的吻痕,刺的景宁两眼生疼。

她不敢相信的叫出了三个字:慕彦泽?

你认错人了!慕彦泽甩下一句话,转身就想要回酒店,可是景宁却率先一步的推开了酒店虚掩的门。

里面的女人正在摆着诱惑的姿势,看到景宁进来,直接发出啊的一声鬼叫,慌忙钻进被窝遮住自己,却忘了遮住自己的脸。

景宁盯着那张脸,只感觉心脏一阵锥痛,像是有把刀子硬生生插进去了一样。

她说刚刚订货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原来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景小雅!

慕彦泽刚叫了一声,景宁便一个转身,啪的一下在他的脸上狠狠甩了一个耳光,颤抖的吼道:

慕彦泽我们取消婚约!

说完,景宁跑出了房间。

宁宁!慕彦泽想要追出来,身后的景小雅气恼的撒娇道:彦泽,你追她干什么,难道你对她余情未了?

慕彦泽闻言停下了脚步,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面前门,朝房间里的景小雅走去:怎么会,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她结婚,你也不看看她刚刚那副样子,我只是不想她乱跑,丢我的人罢了!

是吗,那你亲我,我们继续,这一次我们什么都不戴。说完,景小雅撅起臀部,摆出了一个浪荡的姿势。

慕彦泽趴在床上吻了过去,一声啊的酥吟冲破门扉,传到景宁的耳朵里。

景宁简直讽刺的想要笑。

他们把她当什么了,空气吗?还是一个根本就不需要被放在眼里的傻瓜!

景宁深吸了一口气,决绝转身,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掏出手机按下了110。

喂,你好,市公安局吗?我要举报,有人在丽华酒店吸毒招女支,房号是2202!

第2章 我们开房

挂了电话后,景宁朝电梯走去。

电梯旁边看守的服务员直接伸手拦住了她:对不起,送外卖的请走楼梯。

景宁闻言,抓住外卖服的拉链,刷的一下拉开,然后把外卖服狠狠的塞进一旁的垃圾桶。

通红着双眼看着服务员,一字一句道:请问!我现在可以坐吗!

服务员一怔,看着景宁那顷刻由卑微变得倔强的眼神,不知怎的,下意识觉得,这女人一定身份尊贵!

叮的一声。

服务员按开了电梯,景宁踏上电梯,头也不回的离去。

酒店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景宁穿着单薄的T恤,冷的浑身瑟瑟发抖。

曾经,她是父疼母爱的景家大小姐,可是,自从五年前,景啸德出轨,妈妈开车冲入河里自尽,余秀莲带着景小雅登堂入室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她没有了妈妈,还多了一个后爸。

这些年,她一直靠着妈妈的留下的积蓄生活,她不顾景啸德的阻拦和慕彦泽订婚,因为她真的很想要有个自己的小家。

穆爸爸原本是支持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断了对慕彦泽的资助,逼迫他们解除婚约。

但景宁向来是个不服输的人,所以才会一边帮慕彦泽打理公司,一边经营着一家晴趣用品店。

白天她是职场上无所不往的女精英,到了晚上,她便是一个蝇营狗苟的外卖小妹,她在这样的身份中转换着,从来没有觉得委屈丢人过,因为她想要赚更多的钱,和慕彦泽一起买一个婚房,告诉穆家和景家,就算没有他们,她和慕彦泽也可以过的很好。

可是,景宁没有想到。

她在前线拼死拼活的时候,那个男人,却临阵脱逃了

雨水模糊了视线,景宁伸手狠狠的擦了一把,面前浮现景小雅那风情的样子,和慕彦泽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心痛的无法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她,是因为她平时太好强,把努力赚钱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所以太不解风情了吗,是她不够性感吗?

远处传来警报声,几个警察直奔2202,把慕彦泽和景小雅压了下来。

景宁远远地,能够看到两人衣衫不整,满脸潮红,显然,在她离开之后,又经历了一番酣战。

慕彦泽一边挣脱着警察的束缚,一边大吼着:你们抓我们干什么,我说过多少次了,她是我老婆,难道我们还不能来开房吗?

老婆?开房?

说的还真是义正言辞,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可耻。

景宁凉凉的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讽刺和鄙夷,一抬眼,对上一双深邃探究的眼眸。

那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年轻男人,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深邃如星海,让人看不见底。

此时,他站在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前,身边的助理帮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在丝丝的雨帘中,他英俊的五官,显得更加冷静与神秘,与周遭的灯红酒绿毫不相融。

景宁看着面前不知比慕彦泽优秀多少倍的男人,突然间心头一动,涌上了一丝报复的念头。

就在慕彦泽和景小雅被警察压出酒店的那一瞬间,景宁直接抬脚快步走到了男人的黑伞下,一把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肢。

踮脚,在距离男人三指的距离,甜甜一笑道:你好,这位先生,我们去开房吧。

第3章 散发魅力

陆景深凝着眉,没有说话,旁边撑伞的苏牧却不淡定了。

这女人,是要约他们家总裁?

一旁的慕彦泽闻言,直接冲了过来,然后对景宁咬牙切齿道:是你报的警?

景宁没有吭声。

你这样永远都别想得到我!

景宁嗤笑了一声,伸手挽住了身旁的陆景深,看向慕彦泽说道: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吗?

他是谁?慕彦泽蓦地眯了眯眼睛,盯着陆景深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与你无关,慕彦泽,为了你们穆氏集团的面子,景小雅的星途,我要你赔我一家公司,来抵消我这么多年为你付出的青春,否则,我就把今天的事情捅的人尽皆知!

说完,景宁昂着头,极尽高傲的挽起身旁的陆景深,朝酒店迈步走去。

慕彦泽看着两人走的方向竟然是丽华酒店,心中的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不停的叫着景宁的名字:景宁,你去哪,你给我回来。

回来?

脏过的男人,她景宁即便心里再痛,也不会要了

慕彦泽被塞进了警车,当警车离去的那一刻,景宁再也装不下去了,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陆景深的表情,低着头说了句谢谢,便直接扭头走了。

一阵风吹来,苏牧手里的伞差点都给飞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女人居然是在杀鸡给猴看?而陆总,恰好成了那只鸡?

苏牧颤抖的抬眸看向陆景深,只见陆景深只是专注的看着那女孩的背影,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便见那个瘦小的身影倒在了雨中,一动不动。

陆景深不等苏牧反应,便冒着浓密的雨丝朝景宁走去,然后两手并用将她捞起来,看着她脸色发白,脸颊却带着诡异的红晕的样子,眉心微皱。

这家伙,到底淋了多少雨,刚刚抱着他的时候,身上就是湿漉漉的。

陆景深把景宁抱了起来,然后在苏牧震惊的目光下,将她抱上了车,放在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苏牧连忙收起了伞,钻进了驾驶座,恭敬的问道:总裁,去哪儿?

陆园。

是!

车子行驶在深夜寂静的大道上,景宁浑身一阵冷一阵热,难受极了。

她忽然想起了很多。

想起她第一次和慕彦泽见面时,当时和煦温暖的阳光。

想起慕彦泽给她告白时,说要爱她护她一生一世。

想起他们订婚时,慕彦泽对她说,宁宁,我要给你一个家。

曾经有多么的期盼着这份幸福的降临,如今,就有多么的心如刀割。

滚烫的眼泪溢出眼角。

旁边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为了这种男人伤心,值得吗?

景宁微微一愣,睁开酸痛的双眼,转头望去,迷蒙模糊的视线中,一身清贵的男人坐在那里,脊背挺直,眉目冷峻。

她这才想起来,这是刚刚她要约的那个男人,他带她回来了,是不是说明,她景宁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她其实也是有魅力的,对吧?

有外人在场,她也不好再露出落魄的样子,抹去脸上的眼泪,谁说我在为他伤心?

陆景深挑眉看向她,目光落在她还有些泛红的美眸上。

景宁解释,我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自己那被荒废的欺骗的六年青春。

陆景深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投资失败的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吗?

什么?

及时止损。

菲薄的唇轻轻吐出四个字,令她心尖一颤。

她转头看向他,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身姿挺拔,灯光在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影,越发显得五官深邃立体,清冷尊贵。

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慕彦泽就属于好看的那一种。

可是和眼前的男人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就好比星辰不能与日月同辉,眼前的男人太过耀眼,像九天之上翱翔的雄鹰,气场强大,尊贵不可一世。

更何况他还有一张足以令所有女人激动到尖叫的脸。

盯着他清俊的侧脸,咽了口唾沫,要怎么及时止损?

景宁幽幽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意里含着七分昏沉,三分清醒,美眸如秋水盈盈,语调清浅。

鼻尖突然袭来一丝冷香,陆景深微微偏头,就看到她忽然坐直了身子,整个上半身朝他倾了过来。

那你觉得我美吗?

▲《总裁溺宠小娇妻》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