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今夜与谁共眠》薛唯一厉彻小说小说最新章节及完本

今夜与谁共眠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言情小说,由作者公子浅颜倾心打造,今夜与谁共眠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今夜与谁共眠内容简介:小说主角是薛唯一厉彻的小说叫《今夜与谁共眠》,它的作者是公子浅颜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路浑浑噩噩来到酒吧后台,刚一进门,便有一位叫何致的姑娘教她基本规矩,跟着换上一套白色一字肩修身长裙。穿戴完毕,薛唯一看着镜中的人影,连衣裙将其身形凹凸有致的勾勒出来,不会太暴露,又带着欲擒故纵的吸引......
小说《今夜与谁共眠》薛唯一厉彻小说小说最新章节及完本

《今夜与谁共眠》 第3章初出茅庐

一路浑浑噩噩来到酒吧后台,刚一进门,便有一位叫何致的姑娘教她基本规矩,跟着换上一套白色一字肩修身长裙。

穿戴完毕,薛唯一看着镜中的人影,连衣裙将其身形凹凸有致的勾勒出来,不会太暴露,又带着欲擒故纵的吸引。

好高明的装扮。

“叩叩——”

门口传来一阵叩门声,薛唯一扭头看去,外头姑娘一脸不耐烦看她:“薛唯一是吧?308包厢里的一位大老板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薛唯一却是不紧不慢,对着镜子抿了抿口红,唇角一弯,带出一个敷衍的笑容,“知道了。”

走到门口,何致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臂,小声道:“听说是周老板,扬言要花高价,今晚把你包了……”

周老板?

她才刚来,现在一来就点名道姓的要她陪……

何致咬了咬嘴唇,一脸的担忧,“唯一,这事不简单,你小心着应付。”

“没事。”

薛唯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精神病院被关三年,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如今还能活着,她已经练就刀枪不入一身本事了。

踩着尖细的恨天高穿过烟雾缭绕的舞池,来到308包厢门前时,尚未开门,便已先听见里面震耳欲聋的乐声。

她已经能猜出里面的怎样一番令人生厌的场景,面上却是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开门,扭着纤腰走进包厢。

现场和想象中已基本一样,瓷质大方桌上摆放杂乱的酒瓶子,坐在中间的男人被数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包围,带着一双饱含欲望的眼神与她们调情嬉闹。

室内灯光开的极低,唯一与她猜想有出入的,便是角落中加了一套小沙发椅,她隐约瞧见沙发中还坐了个人,那身形慵懒隐匿在黑暗中,像是俯视人间的造物者,气场强到不能忽视。

不像是配角,但室内没人敢去打搅他。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模样,就听见一声招呼。

“哟,薛小姐来了。”方桌边的男人略显肥胖,似是问候的言语里带着几分嘲讽。

“周老板。”

薛唯一收回目光,一声招呼,娇滴滴的三个字,将何致教她的手段用到极致。

周老板忍不住吞咽下口水。

望着眼前五官精致,身姿妖娆的薛唯一,周老板意味不明一笑,随后便松开了左拥右抱的女人,并示意她们坐在另一边去。

受到冷落的陪酒女自然不甘心,都把恨恨的目光移向了薛唯一。

薛唯一没理,自顾自的往前走了一步,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捏起一只酒杯,“让周老板久等了,我自罚一杯。”

周老板用一种猥琐的眼神在她身上游走,“薛小姐性情中人。”

说着,伸出肥肥腻的手,拉住了薛唯一裸露出来的嫩白细臂,跟着指了指大方桌上的酒瓶,“听说薛小姐是新打的头牌,这头牌可不能含糊,剩下的酒喝完,这些钱都是你的。”

“啪——”的一声,几沓厚厚的人民币砸在了桌子上。

剩下的酒……

她目光巡视一圈,发现桌子上的酒瓶全都开过了,剩余量各不相同。又望了一眼桌子上的几万块钱……

若是从前,她敢直接把酒瓶爆在周老板头上,但现在……

她忍辱负重三年,原本想出来直接和陈易安拼命的,不过她死不要紧,妹妹还要活着,父亲也要养老,她需要钱来安置身后事……

沉下眼,她抿了抿唇,不过犹豫片刻,再抬头时已是开明的赔笑。

“周老板是客人,客人有所要求,唯一自然是应的。”

话音落下,扬手就拿了其中一个酒瓶,并带着风情万种的笑容敬了敬周老板,旋即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刺激着空荡荡的胃,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放下酒杯,总觉背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盯着她,回望过去,那沙发的角落,却没发现异常。

“薛家已经落败,只要钱到位,薛小姐……”话语间,男人的手已经缓缓抚摸上了薛唯一光滑洁白的肩背,“应该什么都愿意做吧?”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陪酒的,也得有个底线不是?”

她放下手中一滴不剩的酒瓶,用两根细长的手指将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

周老板的脸色逐渐变化,显然有些不耐:“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薛家千金?底线?”

他冷哼了一声,继续说:“出来陪酒的女人,哪个干净?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愧是薛家的女儿,跟薛正天一个德行!”

当他提及父亲的名字时,薛唯一心下一紧,脸上的笑意终于凝固,就连直着的身体也变得僵硬。

“三年前,薛正天抢走我当时最大的客户,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就像这样——”猛地,他把手里的玻璃杯朝薛唯一身上狠狠砸去。

酒液顺着她白色的长裙往下流,湿了一大片,而左肩处原本露出的雪白肌肤,也红了一大块。

薛唯一忍着痛意,一声不出。

原来,是父亲以往生意上结的仇人,如今报复到头上来了,只可惜自己现在沦为鱼肉,心里明白却反抗不得。

“怎么?不喝个尽兴了?那钱可就没了。”男人板着一张愤怒的脸,作势要拿走桌上的现金。

“别,我喝!”薛唯一按住了他的手。

有了这笔钱,修缮一下出租屋应该足够了吧。

“呵……”

一声冷笑打断了她的思虑。

发声的不是周老板,似乎是刚刚那目光的主人,那笑声极轻,但质感低沉、笑意刺耳。

想必又是哪家有钱的公子哥,看不上她们这些风尘女。

薛唯一没理。

“今个儿,喝到周老板高兴为止。”

她屈服的模样明显让周老板有了几分快感,讥讽的看着她。

“薛正天要是看到自己的女儿为了钱,出来抛头露面,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我很好奇。”

他眼里闪过一丝阴狠,而后肥而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她披散着的卷发,迫使她抬头,并打开手机里的相机,试图把她此时的模样拍下来。

薛唯一无法再保持镇定,不顾头皮因用力拉扯而产生的持续性疼痛,心慌之下抬起手臂挡住了自己的脸,发出极小的声音:“别,别拍……”

决然不能让父亲知道,她在外面赚钱的方式是陪酒!

“别拍?”周老板猥亵的笑着,“这样无礼的要求,是不是要付出点什么代价,以表诚意?”

说着,他粗壮的手指已然划到了她的脖颈处,甚至毫不停留,缓缓往下,就要到胸前时,角落传来一道极富磁性的低沉男嗓音——

“周老板。”

霎时间,室内所有人都僵住。

就连今天的东家周老板,都小心翼翼的,向那角落望去。

小说《今夜与谁共眠》 第3章初出茅庐 试读结束。

▲《今夜与谁共眠》完整版已有,亲们不要忘记关注阅读全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