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上门仙医萧倾城by萧倾城萧倾城杨云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无敌上门仙医萧倾城》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无敌上门仙医萧倾城》说的是主角萧倾城杨云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废物赘婿借钱葬母,跪在坟地惨遭天雷轰杀,当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获得了无上传承有朝一日龙抬头,必叫黄河水倒流!...
无敌上门仙医萧倾城by萧倾城萧倾城杨云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无敌上门仙医萧倾城》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男人的绝望

杨云!你是聋子吗?我说把地擦了,你听不见吗?客厅内李雪芳插着腰对着在门口发呆的杨云破口大骂。

杨云今年25岁,三年前刚刚大学毕业,可母亲却查出来了癌症,万般绝望之下,为了拿钱给母亲治病的杨云,就只能做了萧家为期三年的上门女婿。

他的老婆叫萧倾城,而刚刚骂他的人叫李雪芳,是他的丈母娘。

上门的这三年,不管萧家人对他任何欺辱,他都会默默忍受,因为他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

若是像往常那样,杨云就会赶紧去擦地了,但今天他却对丈母娘的驱使无动于衷。

他的眼中,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死意。

他的母亲王潇,昨天晚上没有熬过第五次化疗的痛苦,去世了。

而他,作为母亲唯一的儿子,却没钱给她办个葬礼。

杨云从懂事起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都是他母亲一人,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

母亲生前他没有尽孝,但若是连母亲死后,连个葬礼都办不了,那他还算是人吗?

砰!

客厅内,杨云猛地跪在了丈母娘李雪芳面前,低着头求道:妈,我需要钱,您能借我两万块钱吗?我一定努力打工,做牛做马都要还给您

李雪芳一愣,随即就冷笑了起来,指着杨云的鼻子大骂道:就你这种废物还想着借钱?还一定还?你拿什么还?就凭你去送外卖打零工还吗?你在外边做的那些下贱工作,把我们萧家的脸都丢尽了!你现在还想跟我要钱?你做梦吧你!

你是给你那个病秧子妈治病吧?呵呵,癌症晚期,还不如死了干净,哼

杨云浑身一颤,握紧了拳头。

可想到母亲的葬礼,他又咬着牙缓缓松开

三年的期限马上就到,当初他跟萧家签的上门女婿的合约后天就会到期。

以后,他跟萧家就没有任何关联。

这样想来,他们借与不借,都挑不出任何毛病,自己再想办法就是了。

你要钱干什么?出什么事了吗?就在杨云站起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叫住了他,声音的主人是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萧倾城。

萧倾城身材高挑,肤白貌美,前凸后翘,长发飘飘,上身白衬衫,下面穿着包臀裙,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更是性感无比。

杨云看着萧倾城,低头沉默了。

再怎么说,他跟萧倾城也做了三年的名义夫妻,而萧倾城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

她的骨子里要强,敢爱敢恨,心地善良。

杨云知道如果他开口去向萧倾城借钱的话,萧倾城是会借给他的。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向李雪芳下跪,他可以去外面借高利贷,他也可以跟萧倾城开口。

但他不想让面前的这个女人看不起他

没事,我出去一趟杨云对着萧倾城牵强的笑了下,然后就走出了房门。

萧倾城看着杨云离开,问道:妈,他怎么了?

李雪芳冷笑一声道:能怎么?还不是他那个痨病鬼老妈?唉,就是你爸当年为了反对你跟明轩在一起,非得逼着你跟这个废物领证,不然

唉,我苦命的女儿,你那老子把你这辈子都毁了啊

萧倾城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透过窗户看着杨云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

离开萧家的杨云,找了个地方就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大伯,能借我两万块钱吗?我年底就还你

胡军,你,能借给我两万块钱吗?我嘟嘟嘟。

伊菲,是我,杨云

十分钟内,杨云打遍了身边所有亲戚朋友的电话,但不仅没人借给他,而且很多人还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绝望的杨云点了根烟,蹲在马路牙子上,翻看着手机通讯录,翻到最后,他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却没有一个可以借钱的号码,愣愣发呆。

他看着眼前马路上,那时不时开过去的奔驰,宝马,看着更远处那一栋栋高楼大厦,看着这个繁华的世界,他只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虚假

最终,杨云拨通了高利贷的电话:你好,我要借钱,借两万,年底还。

对面传来了一个很开心的声音:好,但年底你要还五万,还借吗?要是借的话,带着你的身份证户口本,来城南朱雀大街三十二号

年底还五万吗?可以,我这就杨云正说着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被人抢过去了,直接摁断了电话。

杨云抬头一看,发现抢他手机的人是萧倾城。

杨云还没有说话,萧倾城就扔给了他一张卡道:这里面有五万,你拿去用,年底还

杨云眼神无比复杂的看着萧倾城,最终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银行卡道:谢谢。

杨云说完,转身就走,因为他不想让萧倾城看到他快要掉下来的眼泪。

杨云,对你母亲的事,我表示抱歉,你,节哀杨云身后传来了萧倾城郑重的声音。

闻言,杨云的身子狠狠一颤,脚步一顿之下,两滴清泪滴落在地

三天后,秋城市下边的一个小山村里,杨云独身一人跪在母亲的坟前,这时正值雨季,天空阴沉的厉害,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一身白色孝服,带着白色孝帽的杨云,直挺挺的淋着大雨跪在母亲的坟前,他已经跪了一天一夜。

妈,对不起,都是我没能力,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杨云手中捧着一块有婴儿的巴掌大小的古朴玉佩,流着眼泪,在母亲坟前哭诉着,自责着。

这块玉佩,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个物件了

轰----!

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就劈在了杨云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击中了杨云手中的玉佩

他只觉得全身上下都传来了滔天的剧痛,下一刻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母亲的坟前,一动不动,无数电光在他身上游走。

要死了吗?呵,死了也好,我本来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妈,我来陪您了

第2章 合同到期

杨云全身上下不断传来剧痛,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只是在他意识即将消散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萧倾城的身影。

倾城,真的很对不起,我可能是这三年来第一次对你食言了,你借给我的那五万块钱,我年底可能还不了你了,可能,这辈子也还不了你了

倾城,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了下辈子吧,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会变成你喜欢的人,用光明正大的方法去追求你,去守护你一生一世

杨云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他心里喃喃着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够听的到的话,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泪。

下一刻,杨云的意识彻底消散,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大雨瓢泼,摔倒在墓地旁的杨云的身体隐隐有着雷光流转,那蓝紫色的电弧,在杨云胸前的玉佩上,丝丝跳跃,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杨云的身体。

但这一次,那些雷光不再是摧毁杨云的身体,而是开始修复,一次次的撕裂,一次次的修复,杨云的身体表面涌出了一滩一滩的黑色腥臭的粘液

九天仙尊?无极道体?

杨云缓缓苏醒,脑海中多出一本书,名叫《九天医典》。

杨云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那白皙的不像样子的双手,看着那没有任何伤痕的身体,感觉着身体里涌动的力量,杨云心里满满的震撼,跟不可置信。

天雷劈中身体,为玉佩充能,激活了九天仙尊的传承。

杨云获得《九天医典》并被改造成了无极道体。

杨云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强度,心里涌出一股滔天自信!

他的身体,外表看起来很瘦,内里却蕴藏着洪荒巨兽的力量。

杨云深吸一口气,对母亲的坟墓,叩拜三次。

萧倾城,不用下辈子了,这一生一世,我都会好好的守护在你身边,给你一世荣耀!

杨云回到了母亲住着的小家,认真的收拾了一下午。

在他的心中,母亲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现在母亲不在了,这个小屋子,哪怕是永远尘封,杨云都希望它能干干净净的,因为,母亲喜欢干净

一想到这里,杨云就忍不住眼中闪烁的泪花,微微仰头,苦笑了一下。

妈,你喜欢的吊兰、君子兰、芦荟,我每个星期都会回来浇水,我这辈子都不会让它们枯萎,这个小房子,我们也留着,一直留着,因为,这是我们的家

妈,你知道吗,从今天起,我就是一个人了

是的,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杨云就是真正的孤身一人了,没有人理解他,没有人能对他温柔以待。从母亲离去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一个孤儿。

坐在已经快风化的塑料小凳子上,杨云手中夹着香烟,打量着面前小而温馨的屋子,窗明几亮,整整齐齐。

他终于叹了口气,将香烟摁在烟灰缸里,走出门,上锁。

那半截香烟,至少证明他存在过,母亲存在过,他们十分真实的在这个世界上走了一遭。

因为从现在起,杨云将不会再活的像一条狗。

打了一辆车,杨云说出了目的地:萧家。

当杨云推门而入的时候,丈母娘李雪芳正跟萧倾城坐在沙发上聊天,音调很高亢,以至于他们根本没听到开门的声音,而杨云听到两人的对话,愣了一下。

李雪芳急的面红耳赤:我真不知道杨云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的?我们家就算养条狗都比他强吧,最起码还能看门护院,主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能朝着人摇尾巴,他呢?每天除了吃就是出去打一些让我们萧家丢脸的劳苦工作。再让她呆在这个家,我真的要气死了,你忍心看着你妈死吗?

萧倾城皱眉,久久没有说话。

事实上,她对杨云始终都恨不起来,也谈不上多讨厌,因为这三年来,杨云任劳任怨,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都是默默承受的那一个。

妈,这件事,等杨云回来再说吧。萧倾城摇了摇头。

回来?他还能回来?萧倾城,你是不是被那个废物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他拿走了你的五万块,他还能回来?

你还真以为那个废物借钱是为了给她妈用?他妈多半是死了,他这是准备拿了钱就跑路啊,你不知道肉包子打狗的道理吗?你真是糊涂!李雪芳气的恨恨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他会回来的。萧倾城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虽然杨云是一个废物,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萧倾城开始选择相信杨云。

不是相信他的能力,而是相信他的品质。

他虽然烂泥扶不上墙,但是,他是一个好人。

哎呀,女儿,你

妈,倾城,我回来了。杨云终于从玄关的阴影出走了出来,萧倾城对自己的信任,让他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更加的坚定。

这辈子,绝对不再让萧倾城受委屈。

李雪芳哑火了,傻傻的看着杨云。

回来了。萧倾城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杨云那略显哀伤的眼神,哪怕是心中有一些疑问,也没问出来。

最终,只是一句普通的寒暄。

而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杨云身躯轻颤,眼角闪烁着泪花,母亲去了,他的心就像上了一把锁,而现在,他似乎在萧倾城这里,感受到了温暖。

嗯,谢谢你借我钱。杨云扭头看向了李雪芳:妈,我借倾城的钱,会还的,最迟年底,一定还。

李雪芳双手抱着胸,冷笑的看着杨云,鄙夷道:你怎么还,拿命还?

我跟倾城的合同到期了。杨云思索了一下。

怎么?李雪芳嗤笑一声:想溜?我告诉你,今天拿不出五万块,你也就别走了,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滚蛋。

好。

杨云点了点头:我可以先跟倾城离婚,不过,我会写一个合同,直到还上倾城的钱,再离开。

第3章 无助的萧倾城

萧倾城复杂的看着杨云,为是什么从杨云口中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她居然有些抵触?

不行!不能离婚,谁知道你会不会跑,你就留在家里,做半年的保姆,我一个月给你一千块,至于其他的钱从哪弄,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另外,这些年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房租就算了,但是养了你三年,离婚的时候怎么也得再给我们十几万的补偿吧?李雪芳厉声道。

杨云沉默的看着丈母娘,没说话。

而萧倾城则下意识的忽略了离婚的问题,皱了皱眉头道:妈,你怎么这样,什么样的保姆一个月一千块钱?最便宜的家政公司都不止这个价钱吧,你让杨云上哪去弄那么多钱啊?

倾城,就按妈说的做吧。杨云看了萧倾城一眼。

萧倾城一愣,看着杨云那破罐子破摔的表情,恨不得一头撞死,气的跺了跺脚,俏脸黑成一片,甩手上楼了,临走留下了一句话:真是有病,还病得不轻

杨云望着萧倾城上楼的背影,默默无言。

跟个木头一样杵在那干什么?你现在是保姆,不知道保姆该干嘛?给我做饭去!李雪芳越看杨云越是生气。

就是因为他拿了自己家的五万块,还得让这个废物在家呆半年,看着就心烦。

不过换来一个便宜保姆,倒也还不错。

想罢,她将手中的橘子皮狠狠的甩在了杨云脸上:快去!

杨云不以为意,默默的走向了厨房。

在丈母娘趾高气昂的指挥下,杨云干完了所有保姆该干的活,冲了个澡,走进了卧室。

借着昏暗的床头灯,杨云躺在地铺上,拄着脑袋歪着身子静静的注视了萧倾城那玲珑有致的背影

第二天一大早,杨云干完了保姆的活,目送萧倾城去上班,便在丈母娘的怒吼下走出了萧家,他不可能真的干半年的保姆,他得尽快还上萧倾城的钱。

下午六点,萧倾城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公司大门,身上浓浓的酒气。

因为公司的贷款危机,她不得不拼了命的去跑单子。

中午跟一个地产公司的高管谈项目,多喝了点,可是项目还是没能谈成。

每次应酬喝多的时候,她总是自己一个人趴在卫生间默默的催吐,默默的流泪,她觉得是很委屈。

这么多年以来,整个公司都是她一个人支撑着。

她很想放弃,但这是萧家这一支唯一的收入来源,父母不会同意,她也根本下不了决心来彻底放下。

平日里,她看着公司楼下挎着男朋友手臂笑的像一朵花的少女们,总是会静静的观望许久。

女孩摔倒了,男孩会背着她走好久好久,直到离开萧倾城的视线尽头;大雪纷飞的日子,女孩想喝奶茶,就抱着男友撒娇,男孩跑着远去,女孩就站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等待;公司女员工过生日,男友骑着单车等在公司楼下,一等就是整整一天,她们抱着鲜艳的玫瑰花相拥旋转,喜极而泣

萧倾城总是笑着望着这一幕幕,可笑着笑着,就哭了,她真的很委屈,很无助。

只是在外人面前,她必须每天都摆出一副女强人的模样,把内心的想法深深的埋进心底

可是,同为女人,为什么偏偏她萧倾城就没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

萧倾城一般都是打车回家,但是今天,萧倾城不想打车了,她想散散心,也想散散身上的酒气。

她今天穿着白衬衫,领口系着一条黑色的蝴蝶结丝带,肩上披着一件纯黑的西装外套,下身穿着黑色包臀裙,腿上裹着黑丝袜,踩着六厘米的水晶高跟鞋,十足的女强人装扮。

可身上浓烈的酒气,眉宇间的淡淡忧愁,和那一摇三晃的傲人身姿,给她平添了几分慵懒和性感,也吸引了昏暗灯光下马路上无数男性的眼光。

美女,这么晚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吧?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

萧倾城扭头看了一眼,是三个喝的醉醺醺的青年,她没说话,脚步不停。

她知道,跟这些流氓无赖纠缠是不理智的。

而青年见萧倾城不说话,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跟了上去。

昏暗的路灯下,萧倾城那披散在肩背的乌黑及腰长发在晚风的拂动下飞扬着。

三个青年陶醉的嗅了嗅萧倾城发梢散发的幽香,终于忍不住,快步跑上前来,拦住了萧倾城。

让开。萧倾城心头一紧,努力让自己温柔的声音变得冷厉。美女,走这么快干嘛去啊,陪哥哥们玩玩嘛。领头的青年伸手拉住了萧倾城的胳膊,他留着干练的板寸,左耳带着一只银色的耳坠。

滚!萧倾城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把手中的包包甩出去,将混混的手臂打掉。

哎呦,还挺烈,我喜欢,小爷最喜欢你这种女人了。板寸青年龇牙咧嘴,再次拦在萧倾城面前。

嘿嘿,我也喜欢。另一个青年一脸猥琐。

你们让开,我要回家。萧倾城退了两步,警惕的盯着面前的三个醉鬼。

臭婊子,老子是不是给你脸了?老子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知道我大哥是谁吗?马飞,大飞哥,整个城东区还没人敢不给我面子,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板寸青年脸色阴沉了下来。

萧倾城害怕了,发自内心的害怕,她从小就像是一个小公主,虽然大学毕业之后活的很累,但是在物质上也从来都不缺什么,哪里经历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真的要回家了,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我老公每天都会在小区门口等我的,真的,我不骗你们。萧倾城高跟鞋哒哒的缓缓后退,做着最后的努力。

妈的,给脸不要脸!

萧倾城看着板寸耳坠男的手朝着自己抓来,下意识的扭头就跑。

撕拉!

板寸一把揪住了萧倾城的衣领,黑色西装外套被扯掉,里面的白衬衫也被撕扯开来,露出了天蓝色的肩带。

而萧倾城着急之下,又被扯了一把,啊的一声,高跟鞋崴了一下,整个人都摔倒在地,黑丝袜被擦破,露出了白皙的膝盖,正渗着鲜红的血。

恐惧让她两行清泪掉了下来,哭的撕心裂肺,下意识的大喊:杨云,杨云,杨云,你在哪!

▲《无敌上门仙医》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