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免费阅读-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全文在线

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小说免费阅读,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是作者洛二萌著作的历史架空类型小说,该小说讲述了洛浅浅慕容云之间的故事,小说《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精彩节选:洛阁,人满为患,马车里的东西一箱接一箱,各种琳琅满目的宝贝像不值钱的地摊货一样大批量的出现。是啊爹爹,妹妹与八王爷感情如此深厚,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要来恭喜她呀。洛雨嫣姐.........
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免费阅读-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洛浅浅慕容云全文在线

小说《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第19章 八字没撇完

  洛阁,人满为患,马车里的东西一箱接一箱,各种琳琅满目的宝贝像不值钱的地摊货一样大批量的出现。

  是啊爹爹,妹妹与八王爷感情如此深厚,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要来恭喜她呀。洛雨嫣姐妹情深的挽住洛浅浅的胳膊。

  洛浅浅差点就信了,她轻轻拽出胳膊与洛雨嫣保持了两分距离,真以为她是傻子么?

  洛雨嫣无意间看向地上一箱衣服,她嫉妒的神色差点就掩饰不住了!

  这些衣服竟然是用天蚕丝做的?

  这种料子极为少数,就连尊贵无比的皇后也不过每年有个一两套罢了,可是在洛浅浅这,居然是论箱?

  还有那些珠宝首饰,她连见都没见过,本来这一切都该是属于她的!洛浅浅这个小贱人,凭什么可以拥有八王爷的厚爱?!

  指甲狠狠地扣进肉里都不自知,刻骨铭心的嫉妒与恨意在洛雨嫣心头弥漫开来

  本来,她以为洛浅浅即便嫁给八王爷做王妃也只是玩玩而已,说不准哪天就被狠厉冷血的八王爷给杀掉了。

  但现在看来,洛浅浅过的甚至比她还要好上无数倍!

  洛丞相拧着眉头,原来如此,可儿她们怎么没来?

  大夫人款款说:兴许是可儿昨夜的病还没好,不宜见人吧。

  洛丞相这才想起,昨夜他还去看过了,洛可儿身上抓的伤口触目惊心,没有个把月是好不了的。

  他嗯了一声,倒也不介意大夫人她们不请自来。

  正是因为有她们的出现,他才可以另想办法带走聘礼!

  四丫头,如此多的聘礼都放在小小的洛阁库房怕是不妥吧?大夫人直奔主题,若不是为了聘礼,她才不削对贱丫头留好态度。

  洛浅浅故意拉长音调:哦?不知大夫人想要如何?

  大夫人佯装生气的看着她:四丫头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我还能将四丫头的聘礼贪污不成?

  难道不是?洛浅浅可没忘大夫人之前都是怎么对她的,她身上的疤,新伤换旧伤,要不是她服用了塑身丹,那身上的疤痕根本没法见人。

  大夫人不想落人口舌,便暗地里对她使绊子,多次害的她差点见阎王!

  现在态度这么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事出反常必有妖!

  四丫头,我不过是想让你爹爹为你保管罢了,你怎么这样说我?我可是你娘!

  大夫人被如此反问,顿时一脸受伤的去洛丞相那里告状:丞相,您快看看四丫头,怎么能如此对待她的娘呢?

  洛雨嫣与大夫人一唱一和:四妹妹,你这样太过分了,我与娘亲是真心的来祝福你,你怎么能这样想娘亲?

  洛丞相被吵的头疼,可碍于风清的缘故,他又不好直接发作,只能冷声呵斥母女二人:你们像是什么样子?!怎么,你们也在打浅浅聘礼的主意?

  大夫人被呵斥的都懵了,怎么回事?

  她处处看似是为丞相考虑,丞相不该与她心意相通,然后一起将聘礼带走么?

  只要能将聘礼带走,将来聘礼怎么分还不是她说了算?

  丞丞相?大夫人不敢相信的捂住红唇,为什么吼她们?

  大夫人又哪里知道,她来晚了,在此之前洛丞相已经被人赶着快点离开,结果大夫人又如此说,而且说的一点也不委婉,谁看不出她心里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本以为她来能够帮自己一把,结果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砸!洛丞相怎么能不气?

  爹爹?娘亲是为您着想,您怎么吼娘亲?洛雨嫣也十分意外,难道爹爹真的要把这么多好东西都送给洛浅浅?

  洛浅浅不过是有娘生没娘养的贱婢,她不配拥有!

  连女儿的东西都不放过,还不闭嘴!洛丞相面上挂不住,态度也越发恶劣,看来今日他与聘礼是无缘了!

  这一切,都怪自作主张的大夫人母女!

  你居然吼我?我都是为你着想,你吼我?大夫人刹那间红了眼眶,她嫁进丞相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这么丢脸的事情,这一切,都是拜洛浅浅所赐!

  够了!雨嫣,带着你娘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的。洛丞相没了耐性,连看都不想再看。

  洛雨嫣心里咯噔一声,难道爹爹不疼她了?

  难道爹爹为了与八王爷攀关系要宠着洛浅浅吗?

  爹洛雨嫣怎么会甘心?

  这些东西起码都要有她的份儿!没拿到东西她才不想离开!

  闹够了吗?洛浅浅飘飘然的吐出这么一句。

  三人瞬间将神色各异的目光射在洛浅浅身上,洛浅浅,这个洛浅浅怕是留不得!

  洛浅浅旁若无人的打了个哈欠,小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一点都不给面儿:闹够了就赶紧走,别耽误我们办正事,爹爹,您说是吧?

  这话无疑是在给洛丞相心里添堵,可他又能如何?

  难不成狠狠教训洛浅浅吗?

  有风清在,教训洛浅浅就等于打八王爷脸,洛丞相还没傻到自掘坟墓的地步。

  他隐忍的深吸一口气,显然被气的不轻:我们走!

  大夫人和洛雨嫣本不想走,既然丞相靠不住,那么就靠自己吧。

  见母女二人不肯走,洛丞相一巴掌拍在大夫人的背上,力气不大,但却拍的大夫人踉跄几步,差点跌倒在地,听不懂本丞相说话?走!

  剧烈的动作让大夫人发髻都凌乱开来,她带有深意的目光蛇蝎似的缠在洛浅浅周身,像是喧战。

  好啊!雨嫣,咱们走!

  可是娘亲洛雨嫣欲言又止,接收到大夫人暗示的眼神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

  等她们走后,洛浅浅俏皮的冲风清吐吐舌头:替我谢谢你家王爷。

  当然,若没有风清她也有自保的能力,她绝不允许有人跟她抢钱!

  风清被她夺目的笑容晃了神,好一会儿才愣愣点头:是,王妃的话,属下一定带到!

  也许他知道王爷为什么对王妃特殊了,不是因为王妃长的漂亮,而是因为她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让人挪不开眼光。

  洛浅浅嘴角抽了抽:八字没撇完呢,别叫我王妃。

  风清:好的王妃。

  洛浅浅:

  

《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第20章 要听话

  入夜——

  洛景轩在自家妹子苦苦哀求下,找了雇佣兵密谋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洛浅浅****睡下后,灵魂则迫不及待的去空间找小白唠嗑,同时想套套话什么的。

  主人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我真的不能说!

  洛浅浅不依不饶:为什么不能说?你家主人又没有问太过分的事儿,我就是想知道我来这里是不是偶然,以后还能不能回去,怎么就不能说了?

  小白飞在洛浅浅头顶,为难的自己抱着毛茸茸的尾巴,这些事我也说不准,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主人你会死的。

  本来它擅自复活主人已经犯了大忌,若是又遇到了神秘人什么的,不止主人会死,就连它也会一起死翘翘!

  可为了主人,它必须这么做,难道眼睁睁看着主人去死?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洛浅浅只能作罢。

  但她也大概猜得出来,小白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但又碍于规矩没办法跟她说。

  你家主人心情好,不为难你了。洛浅浅冲它招招手,最近店里有没有什么好玩意?

  有的!最近新进了一批****和弊毒解药,主人一定会喜欢的。这里不比21世纪,需要处处小心,主人现在一切归零重头来过,身上没有****解药傍身的怎么行?

  先给你家主人一样都拿个。洛浅浅财大气粗的一口说道,女人天生就爱购物,即便到了古代也改变不了。

  好的主人,每瓶药粉1积分,共有十种,另外拿了五瓶弊毒解药,共计15积分,剩余积分30。

  这钱还真是不经花!

  洛浅浅很是肉疼,想着必须想办法换取积分才行。

  主人其实小白将药拿给洛浅浅后,突然,洛浅浅狐疑的吸了吸鼻子:什么味儿?小白,你这里进新款香水了?

  小白一脸懵逼:没有啊?它怎么会进这么低俗的东西!

  没有?洛浅浅又吸了吸,脑袋隐约间有些恍惚,凭着多年的电视剧经验,若是没猜错的话,有人给她下药了!

  不好!洛浅浅一个闪身灵魂回到体内,唰的一下睁开美眸,果不其然,窗户口破了个洞,有人正在往屋里吹迷烟。

  她心神一动,一瓶弊毒解药凭空出现在手中,打开瓶子吃了下去。

  有了解药的帮助,这些迷烟根本不值一提,她倒要看看是谁想对她做些什么。

  洛浅浅悄无声息的走下床,往被子里塞了枕头,营造出一种人在被窝里睡觉的错觉。

  而她则悄悄绕到床边换衣服的屏风后面。

  她隔壁的隔壁就是洛阁小库房,她屏住呼吸,随后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隐隐约约间听到小库房传来了杂七杂八的动静。

  该死的,居然有人打她聘礼的主意?

  会是谁?

  府内所有人都对她有所图谋,一时间洛浅浅还真想不出到底是谁对她下手。

  早知道就不拒绝风清的好意,留几个人在库房暗处看守了!

  窗户外,黑衣人放了迷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开始行动。

  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一点点将房门捅开,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小心翼翼的朝床边走去。

  他来到床边,又故意发出了一些声响,想来是为了看看迷烟有没有生效。

  然而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黑色面具下,男人兴奋的勾起唇瓣,一想到画像上的那名绝色女人就要被他压在身下,小腹中便一阵燥热!

  他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眼中放着悠悠精光,迫不及待的一层层脱掉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条裹裤,下一秒,他猛的掀开被子!

  与此同时,洛浅浅冷笑着出现在黑衣人身后,锋利尖锐的簪子准确无误的抵住黑衣人的喉咙!别出声!她压低声音。

  外面还有同伙,她必须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尽快解决掉这个人。

  黑衣人都懵了,怎么回事?床上的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

  听着女子淡淡的威胁,黑衣人咬咬牙,确实不敢出声了。

  但他也不敢动,因为他非常确定,若是他敢动或者大声喧哗,这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杀死!

  洛浅浅满意的一脚踢在黑衣人腿上,只听噗通一声闷响,黑衣人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

  你!黑衣人身为男人,哪能受得了这般屈辱?

  洛浅浅簪子又近一分,那种骇人的气息从她体内迸发而出:闭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若是惊动了外面的人,我第一个杀了你!

  黑衣人被震撼到了,不是说四小姐很好对付么?为什么看起来四小姐好像会武功一样,轻松就能将他给制服?

  感受着脖颈传来的疼痛,黑衣人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还算硬气的说着,无可奉告!

  洛浅浅闻言,眉头挑了挑,干脆的一簪子扎在黑衣人肩头,在黑衣人痛的想要大叫时,一手捂住他的嘴巴,让他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黑衣人真的怕了,谁家的小姐能有她这样干脆?说动手就动手?

  说,谁派你来的?洛浅浅对他毫无怜悯之心,手中拿着刀子,还给她下迷烟,若不是她及时发现,指不定会被他如何糟蹋。

  在古代女孩子的名节有多重要?堪比性命?多少女子因为失去贞洁而自杀?

  黑衣人又大半夜偷偷摸摸进来,摆明了想做坏事,对于这种人,不需手软!

  碍于雇佣兵的规矩,绝对不可以暴露买主,黑衣人强忍疼痛,倒吸一口冷气虚弱的继续说:无、无可奉告

  一旦暴露,他只有死路一条。

  洛浅浅也不生气,一手背在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从空间里拿出早就买好的听话符。

  听话符,顾名思义,可以让贴过符的人听话,立即生效,时长一个时辰。

  乖,要听话,不许大喊大叫,不许逃跑,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嗯?洛浅浅将符贴在黑衣人背上,她说完之后松开黑衣人,悠哉的坐在床边。

  黑衣人下意识的就想大声喊叫然后逃跑,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嘴巴也不受控制的闭的严丝合缝!

  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体不听使唤?

  

洛浅浅慕容云小说《邪王请上榻:娇妻王妃别想逃》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