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弄宝》完结版免费阅读 《奇门弄宝》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秦奋的小说叫做《奇门弄宝》,本小说的作者是醉听风吟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感觉大脑之中的信息,开始不断的涌现,奇门一道,旨在正义,此时秦奋只感觉脑海中不断出现那金袍道士的一些指引,奇门之术,修行法诀,最重要的便是奇门鉴宝之术,可谓天下绝无仅有,学校学习的那些简直什么都不是。好容易秦奋的大...
《奇门弄宝》完结版免费阅读 《奇门弄宝》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秦奋的小说叫做《奇门弄宝》,本小说的作者是醉听风吟写的一本都市小说。

《奇门弄宝》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万古堂前两不欠

感觉大脑之中的信息,开始不断的涌现,奇门一道,旨在正义,此时秦奋只感觉脑海中不断出现那金袍道士的一些指引,奇门之术,修行法诀,最重要的便是奇门鉴宝之术,可谓天下绝无仅有,学校学习的那些简直什么都不是。

好容易秦奋的大脑意识清醒,金袍道士的影子荡然无存,秦奋这才从床上爬起来,不多想,急忙默念金袍道士传授给他的三清决,顿时感觉丹田之处,出现一道暖流,开始缓缓运行,秦奋正激动之际,忽然感觉眼睛一阵刺痛。

秦奋急忙捂住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发生了惊天的变化,宿舍内的摆设,竟然全都变成了透明的,这让秦奋激动不已,随手拿起床头上那本父亲留给他的鉴宝古籍,秦奋小心打开,只见这书随着秦奋的翻阅,竟然泛起淡淡流光。

秦奋面露喜色,凝神静气之后,这些平时看不懂的繁体字,竟然在泛黄的纸张上跳跃了起来,下一瞬,整本书的文字,一股脑的进入到了秦奋的大脑之中,其中意思一目了然。

那个老乞丐莫非是神仙?!秦奋合上书,使劲让自己保持冷静,忍不住嘀咕道。

带着这样的疑问,秦奋再次凝神看了一下宿舍内的陈设,果然不错,他的眼睛竟然有了透视功能,而且按照金袍道士说法,阳眼可识尽天下苍生瑰宝,阴眼可渡劫阴间鬼神,正是具有透视功能的阴阳眼。

啊好疼!

就在秦奋开启阴阳眼之际,突然脑袋一阵生疼,急忙收回阴眼眼,片刻之后才恢复正常。

看来这阴阳眼还不能长时间使用啊。秦奋略显失望道。

不过想想,已经很满足了,天不亡我,他日必定踏上正道之巅。

秦奋接受了这一切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离开宿舍,他要去万宝堂,一切都该有个正式了断了。随着得到的传承,他的心性和性格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今天万宝堂的人还真不少,一眼望去起码有十多个客人,加上店员足足有二十多人,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毫不起眼的秦奋。

不得不说,当秦奋再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脑海不由的想起昨夜的事情,当即心情有些愤怒,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份四年的感情,竟然败在了现实面前,秦奋站在万宝堂门前,暗自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再窝囊下去了。

的确,经过传承之后,忍气吞声的秦奋,性格已经发生了变化,大道三千,从此有我秦奋存在。

你你怎么来了?!

就在秦奋进入万宝堂之后,正在招呼客人的牛来财,突然很是怪异的看着秦奋。

秦奋冷眼望着牛来财那满脸的横肉,强烈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咬牙道:我今天来是拿回我一个月的工资的!

哈哈,你可真是贱胚子,昨天给你一万不要,今天又来跟我要工资,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傻了。牛来财满脸嘲弄道。

秦奋不怒反笑,道:你觉得一个嫌贫爱富,为了金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真的值一万块吗?!

秦奋,你不要胡闹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请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闻讯而来的柳姗姗已经出现在秦奋面前。

望着昔日最爱的女人,秦奋不痛苦那是假的,可是此刻,他已经心死了。

你不用赶我,今天我不过是来要回我应得的工资!秦奋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柳姗姗,熟悉的面孔,却有着一个陌生的心,话锋一转再次说道:我倒是很好奇,你就为了这么一个东西,抛弃我们四年的感情吗?!

柳姗姗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娇声说道:感情是钱吗?!能当饭吃吗?!我跟着你四年,你给我买过什么,你说你计划好毕业后娶我,可是你拿什么娶我,房子车子?!你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

这一切,他都能给你对吗?!秦奋冷道。

不错,他对我很好,看到我的戒指没?足足两克拉,你猴年马月能买起?!秦奋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拼的是背景,而你只有背影,不说别的,你连母亲都没有,父亲还把你抛弃,整天寄人篱下,说白了,我不想把青春浪费在你的身上。

对于秦奋的身世,一直是他的一个痛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父亲在他六岁的时候抛下他,独自离去,从此自己住在外公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受尽两个舅舅的白眼,幼小的年龄承受着和年龄不相仿的痛苦。

秦奋心头一阵疼痛,他原本还觉得柳姗姗只是一个嫌贫爱富的物质女,现在彻底看清楚,原来在柳姗姗心中,从来都看不起自己。

这一刻,他彻底清醒了。

姗姗,你说错了,其实这是一个拼爹的社会,很庆幸你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爹,当着这些人的面,就在这万宝堂前,我和你两不相欠,从此是路人!记住,莫欺少年穷!秦奋说罢,将脸扭向一边。

王八蛋,你竟然敢这么跟我女朋友说话,给我将他丢出去!牛来财早就按耐不住了,这时更是暴怒起来。

万宝堂的客人全都看戏般的盯着三人。

一声令下,两个保镖已经冲向了秦奋,秦奋冷眼看了两人一下,默念三清决,然后脑海中出现随之配套的拳法,正当两个保镖靠近秦奋之际,秦奋突然一声怒喝,猛烈的轰出两拳。

两个保镖做梦都没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秦奋,竟然有这么大力气,两人还未反应,已经全都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倒在牛来财面前。

你你牛来财有些傻眼。

一旁的柳姗姗本来心中还有一丝担心,可是却发现秦奋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把工资给我!!!秦奋咬牙盯着牛来财。

牛来财忽然心头萌生一种害怕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掏出一千块钱甩给秦奋。

各位,你们继续,不过我好言说一句,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这里东西的真假,我只能呵呵了。秦奋说罢,就要转身离去。

不过就在秦奋转身之际,突然瞥见一个奇怪的东西,他扭脸一看,只见一个一身名牌西装的年轻人手中正攥着一块貔貅白玉玉佩,秦奋识得这块圆形貔貅白玉,正是前几天一个客人给牛来财送来的,据说是清朝时候一个大臣的腰间配件。

貔貅有嘴无肛,能吞天下万物而不泄,纳四方而不出,招财之祥物,秦奋看的出来,这年轻应该也是某个有钱的富二代。

秦奋当时就有些眼热,只不过现在他已经得奇门传承,只见这貔貅玉佩上隐约散发着一丝灰色气物。

邪气?!秦奋有些惊讶暗道:果然来路不正!

牛老板这玉佩我请了!

正在这时,这个年轻人走到牛来财身边,高兴的说道。

好好,我这就给沈大少包好!牛来财满脸喜色。

秦奋心中一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转身来到这个沈大少跟前。

这玉佩有些蹊跷,我劝你还是谨慎的好!秦奋笑道。

沈大少眉头一皱,望着被抢了女人的秦奋,有些不屑道:你是说这玉是假的吗?!不碍事,不就十万块钱吗?!就当玩玩儿了。

呵呵,玉是真玉,不过却有些古怪,小心惹来麻烦,所以我劝你还是谨慎点比较好。秦奋笑道。

秦奋,你不要太过分,今天你打伤我手下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别不知好歹!牛来财看到秦奋再次捣乱,当即怒道。

你敢说这东西是正道上来的吗?!秦奋冷道。

牛老板,你赶快给我包好吧,这玉我要了。沈大少有些不耐烦道,显然有些看不起秦奋。

秦奋看着不识好歹的沈大少,无奈的摇了摇头。

牛来财为了赚钱也没有跟秦奋叫嚣,急忙包好貔貅白玉,瞬间赚了十万块,沈大少接过玉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带着两个保镖朝外走去。

噗通!

这个沈大少刚走到门口,忽然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门口,两个保镖当即有些慌乱,急忙上前。

秦奋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牛来财和其他客人也都慌了,尤其牛来财心中知道,这个沈大少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东昌市沈家的大少爷沈强,这要是在自己的万宝堂出事,他可担待不起。

哎呀!沈大少这是怎么了?赶紧打急救电话。牛来财急忙跑过来,使劲晃沈强,不过却无济于事,沈强仿佛是死过去一般。

他的病只有我能治!秦奋站在人群后面,淡淡说道。

说话间,秦奋上前正要施救,可是却被沈强的两个保镖拦住,滚开,我们沈大少的金贵身体,是你能碰的吗?!

两个保镖冲着秦奋吼了一句,然后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不识好歹,到时候八抬大轿求我,我都不救。秦奋见到这状况,当即有些怒火,直接起身离开。

当秦奋走远之后,远远瞥见一辆救护车出现在万宝堂门口。秦奋无奈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上了公交车。

第4章 玉佩之中藏怨念

秦奋回到宿舍之后,心中忽然清爽了许多,四年的感情,最终在柳姗姗的出轨下化为乌有,想想以前整天围在柳姗姗跟前,让他往东,他便不敢向西,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围绕在柳姗姗跟前,简直是太窝囊了,堂堂七尺男儿,应该换一个活法了。

秦奋使劲晃了晃脑袋,将从前的一切彻底抛却,然后盘腿坐在床上,开始默念三清诀,演练与之配套的拳法。

秦奋怎么都没想到,刚才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竟然被自己随意一拳就击飞,这也进一步证明,秦奋并不是做梦,而是真正得到了一个旷世奇缘。

与此同时,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已经炸了锅。

沈家的的大少爷莫名其妙的昏倒,可是在医院抢救了半天之后,竟然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院长何中平带着内科主任张立峰,满脸紧张的给沈强检查。

何院长,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世杰看到满头大汗的何中平,担心道。

何中平心中一紧,这沈世杰可是东昌市首屈一指的人物,可得罪不起。

沈董,您先不要着急,这是我们医院内科最权威的主任张立峰,先听听他怎么说?!何中平扭脸指了指还在检查的张立峰。

张立峰听到这话,不由心中暗骂,沈世杰可真是鸡贼,这种一点生病迹象都看不出的昏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在是无从下手。

沈董,刚刚为贵公子做了全身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血压正常,而且大脑供血也没问题,按道理不应该出现昏厥的。张立峰硬着头皮说道。

你说什么?!没病,我儿子能平白无故的晕倒吗?!沈世杰有些愠恼道。

看到沈世杰脸色变化,何中平和张立峰当即心中一阵紧张。

沈董是不是贵公子这段时间营养不良呢?!张立峰紧张兮兮的问道。

你说什么?!我沈家难道连饭都吃不起吗?!我沈家刚刚给医院捐了三百万,你们竟然这么无能,我儿子要是有个三张两短,我跟你们没完!沈世杰还未开口,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就叫了起来。

这个中年美妇正是沈世杰的老婆刘璐,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平时刁钻惯了,眼下看到自己的儿子处于昏迷中,当即开始暴怒。

何中平和张立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不敢答话。

何院长,虽然我老婆说的有些不好听,可是事实却是如此,如果我儿子有什么闪失,这个责任,你可是担不起。沈世杰再次冷道。

何中平一个踉跄,他知道沈世杰的实力,到时候若是真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这个院长被免职都是轻的了。

可是眼下,他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心中不断的骂娘,这沈强昏倒就昏倒,怎么一点异样都查不出来。

你现在就去请赵老过来,眼下或许只有赵老能治了。何中平低头思索了一阵之后,终于抬头对张立峰说道。

赵老赵一鸣,乃是东昌市首屈一指的中医,正是医院的客座教授,现在西医治不好,只能试试中医了。

张立峰听到这话,当即有些不爽,他从上学就学习中医,而且还出国留学四年,深入研究西医,平时很是傲气,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中医。

院长,我觉得中医根本就是招摇撞骗,还是相信西医的好。张立峰不悦道。

这张立峰乃是海归,加上西医技术确实不错,是他花重金聘请过来的,所以多少也得给对方几分面子,当下压抑心中怒气,说道:你现在还有办法吗?!

院长,我怀疑是神经系统出现问题了。张立峰小声在何中平耳边说道。

本来担心沈家人听到,可是还是被听到了。

当即,刘璐怒道:你神经才有问题,你全家都是神经病,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出这个医院?!

面对怒不可歇的刘璐,张立峰吓得已经,脸上憋得通红。

赶快去给我找赵老!何中平深怕对方真做出什么事情,急忙对张立峰喝止道。

张立峰如蒙大赦,急忙跑出了病房。

这时,先前跟在沈强身边的保镖,有些胆怯的走到沈世杰身旁,然后在耳边低语几句。

沈世杰脸色一变,瞬间怒道:你们这群饭桶怎么不早说,现在就去给我找人!

两个保镖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离开。

话分两头,秦奋在宿舍内将拳法演练了不下五遍,直到大汗淋漓,才开始默念三清诀,顿时身上的困乏之感完全消失,待到一脸满足的睁开眼后,这才发现伴随着汗液,竟然出现很多污浊的东西,原来这三清诀还可以帮助他清理体内污浊的功效。

秦奋随便穿了一件汗衫,然后拎起洗漱用品离开宿舍,向着学校的澡堂子走去。

就在秦奋洗澡之际,一辆保时捷黑色商务车已经进入校园,停在了男生宿舍前,瞬间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半个小时之后,秦奋满足的从澡堂出来,一身轻松的来到宿舍楼下,远远望去围观的人群之后,心中同样充满了好奇。

可是当看清楚豪车边站着的两个人之后,顿时露出一丝怒色。

秦奋,我们老板有请!其中一个保镖看到秦奋之后,急忙拦住他的去路,冷声道。

一些学生看到这豪车是来接秦奋的,当即有些惊讶,全校学生基本都认识秦奋,因为他经常在学校食堂勤工俭学,也算得上是名人了,只是现在没想到一身穷酸样的秦奋竟然认识这么有钱的人。

哦,原来是你们这两条狗啊,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我也没心思跟你走,请回吧。秦奋说罢,就要向着宿舍楼走去。

哼,一个刚被戴绿帽子的穷学生,跟我们摆什么谱,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其中一个保膘怒道。

围观的男女学生,顿时发出一阵唏嘘,他们知道,秦奋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可是听到这话,顿时疯狂了,有些人竟然发出阵阵窃笑。

秦奋脸色一变,要说自己现在已经跟柳姗姗没关系了,可是听到对方这么侮辱自己,顿时怒火中烧。

你们这是找死!

秦奋将手中澡筐狠狠摔在地上,迅速朝着两人扑去,场面顿时再次混乱,两个保镖见状,急忙摆开架势冲了出去。

秦奋刚刚修炼完拳法,正想找个地方实练一下,这下正好来了两个活靶子,说话间,两拳已经轰出。

秦奋失算了,本来想好好演练一下,可惜对方实在是太弱了,两拳之后,竟然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好!

看到这一幕,四周一片叫好声,秦奋眼中露出一抹狠色,再次冲上去,骑在倒地保镖身上,抡起拳头左右开弓,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脸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直到秦奋将这些天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这才收手站了起来。

哇好帅啊!

秦奋,我爱你!

随着秦奋如同一只血腥猛兽站起来之际,一片花痴叫声,秦奋眼中露出一抹笑意,轻松的望了一眼围观的人。

出于好奇,秦奋默念了一下三清诀,顿时开启阴阳透视眼,然后将目光落在几个围观叫好的花痴女生身上。

这一看不要紧,秦奋只觉得鼻子要喷血,这些女生身上的衣服,在秦奋面前如同虚设,这一刻秦奋只觉得置身在天堂一般,爽的秦奋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当他正将目光落在一个身材发育很不错的女生身上的时候,脑袋突然传来一阵头疼,情急之下,急忙收回目光,凝神片刻,这才拿桩站稳。

看来这阴阳透视眼,还是有弊端呀,心存邪念,必定会出现异样。秦奋心中不断腹诽,以后可不能随便偷看了,闹不好小命都得丢了。

做狗要有做狗的样子,今天小爷心情好,不跟你们计较,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我很忙,没时间管他那点破事!秦奋望了一眼,已经被自己揍成猪头的两个保镖,冷声说道。

片刻,两个保镖才从地上爬起来,驾车快速离去。秦奋冷眼望去,然后转身回到了宿舍。

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人,满脸凝重的放下沈强的胳膊,无奈的对一脸紧张的沈世杰说道:沈少爷的脉象平稳,身体并无任何异样。

没毛病?!没毛病怎么一直昏迷着,你这老头到底会不会看病?!刘璐一听这话,当即泼妇般叫道。

这老头正是医院客座中医教授赵一鸣,从来刚正不阿,一生行的端坐得正,听到这话,当即老脸一沉,冷道:信不信由你,这是你们请我来的,请你说话注意一些。

沈世杰见状,急忙拉住正要发火的刘璐,因为他认识赵一鸣,而且知道这人的确很有本事,跟东昌市的一些大人物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此刻只能冷静下来。

对不起,赵老,我内人是担心犬子的身体,所以有些着急,还请赵老不要一般见识。

沈世杰的话还算低调,赵一鸣冷漠的看了一眼刘璐之后,这才冷冷说道:恕我直言,虽然我并未知道沈公子为什么依旧昏迷不醒,不过从他越来越暗淡的脸上可是看出,他这是邪气入体,单纯的中医怕是没什么效果!

中医一脉,其实同样有一些玄术道法存在,赵一鸣平时也有些研究,只不过只懂得一些皮毛,如果真要救沈强,恐怕是需要高人了。

沈世杰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听到这话,当即明白过来,正要说话,就看到两个鼻青脸肿的保镖跑了进来,心中已然猜到了结果。

沈董,那小子不识抬举,我们俩个不是他的对手!其中一个保镖忍着痛,含糊道。

沈世杰脸色一变,急忙朝外走去。

第5章 狗眼莫把人看低

沈世杰和老婆刘璐,带着四个保镖,半个小时将车停在东昌大学男生宿舍门前。

两辆豪车再次停在校园,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有些眼尖的同学认出下车的人,正是沈世杰,更是热闹非凡。

秦奋本来正打算睡觉,可是却被楼下的喧哗吵的没了睡意,他从窗户上看到楼下的情况之后,眉头一皱,心中暗自嘀咕,看来那个倒霉的富二代真是出问题了。

秦奋想起沈强趾高气扬的样子,心中就有些怒气,可是想想,楼下是因为自己出现这状况的,思索之后,只好无奈的朝着楼下走去。

你就是秦奋?!沈世杰看到秦奋出现,当即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他。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秦奋就是我!秦奋冷冷答道。

沈世杰一愣,看起来不过一个普通学生,竟然这般傲气,尤其在东昌还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态度,当即有些愠怒道:听我的人说,我儿子晕倒的时候,你就在现场,而且你还说过他的病只有你能治?!

秦奋听到对方语气不善,直接冷哼一声,道:不错,这话是我说的,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治病,你们还是请回吧!

等一下!就在秦奋转身离开之际,沈世杰直接喝道:现在我儿子仍处于昏迷之中,我希望你可以为他治疗,放心我会给你诊费的!

抱歉,没时间!秦奋脚步一顿,回头冷笑道。

你个穷学生,牛什么?!别人巴不得跟我沈家挂上关系呢,你居然敢拒绝,信不信我让学校开除你?!刘璐泼妇姿态再次显露了出来。

我没有你牛,因为你就是一头大母牛!

哈哈!

秦奋这话,顿时引来周围一片嘲笑声。

你你个小王八蛋,你居然敢骂我!我现在就给你们校长打电话!气急败坏的刘璐果真掏出了电话。

沈世杰见状,急忙摁住刘璐,脸上的怒气更甚,直接朝着身后示意了一下,四个保镖顿时向着秦奋走去。

在沈世杰看来,眼下只能给秦奋点颜色看看了。只可惜他错了。

秦奋见状,脸色一变,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笑意,这次又可以练习了。

不过这一次秦奋没有尽全力,而是五分力道,他打算将拳法尽量多演练一下,四个保镖瞬间跟秦奋纠缠在一起,秦奋一拳拳轰出,越来越兴奋,三招之后,对方全都吃了秦奋几拳,秦奋却毫发无损。

几个保镖互相一使眼色,凶猛的从四个方向朝秦奋攻去。

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狠色,双拳紧握,丹田一运气,身体快速朝着正前方冲去,一拳下去,还未看清楚怎么回事的一个保镖,已经倒飞了出去。下一秒,另外三个保镖,以同样的姿势倒飞了出去。

须臾,秦奋满脸微笑加轻松的站在了原地,只见沈世杰的脸色通红,明显在压制着怒气。

没想到堂堂东昌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沈世杰竟然喜欢欺负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学生,当真是名人呀!秦奋望着沈世杰,冷声哼道。

秦奋当然认识沈世杰,因为在电视上和报纸上不止一次报道过沈世杰的事迹,成功人士总是被追捧的对象。

作为东昌最大的珠宝商,这些年还涉足房地产,资产那可是真的不能小觑,尤其这些年还成立基金会,到处捐助,当然这在秦奋看来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个穷小子,如果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你陪葬!刘璐嚎叫道。

你有病吧?!我倒要看看你沈家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光天化日之下想杀人!秦奋冷道。

够了,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吗?!你看看这些学生都在那里偷拍你!刘璐正要反驳,却被沈世杰一把按住。

现在他明白了,这个小子远没有眼前看到的这般简单,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

秦奋,我不知道之前我儿子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加上刚才的事情,我沈世杰给你道歉了,现在我以一个父亲的名义,恳求你救救我儿子!沈世杰说话间,竟然真的弯腰给秦奋道歉。

秦奋见状,不躲不闪,满脸惬意的接受了沈世杰的鞠躬,然后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道:你这样的态度,我们还有的谈,求人就得有个求人的姿态,不要摆出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很不爽!

沈世杰一愣,直起身,强压怒火说道:刚才的确是我的错,你放心,只要你答应给我儿子治病,治好之后我给你五万块的报酬!

秦奋听到五万块,忍不住悄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按照当初一个月一千块工资算的话,五万也要不吃不喝小五年才能赚够的,想到这些不觉有些心动。

不过就在这时,脑海再次响起那金袍道士所言,得传承,当行正道,渡苍生为己任。正当犹豫之际,忽然一想,自己又不是坑蒙拐骗,付出劳动得到回报,很正常呀,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

我说过,你儿子的病只有我能治,所以我五万或许有些少了,这样吧,一口价十万块!

秦奋一语说罢,围观的人再次哗然,真是狮子大开口呀,真不知道这个沈强到底是什么病,竟然要十万块。当然他们也都知道,现在医院可是暴利行业,有的病一天就是花费好几万。

你疯了吗?!怎么不去抢银行,我儿子不过一个简单的昏迷,你一开口就是十万,别以为我沈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刘璐再次叫嚷道。

十万块换你儿子一条命,你们自己算吧!秦奋这次也无心搭理这泼妇。

沈世杰脸色难看的低头考虑了一下,终于抬起头,冷声道:好,我答应你,上车!

秦奋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然后在同学哗然的叫声和惊讶的目光中,钻进了豪车之中,片刻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等到沈世杰带着秦奋出现在医院之后,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病房之中此时聚集了不少人,院长何中平和赵一鸣站在一侧,张立峰和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小护士站在另外一边,床上的沈强依旧牙关紧咬,没有任何苏醒迹象,不过脸色却是越来越黯淡无光,甚至有些发黑。

秦奋有劳了。沈世杰冲着秦奋微微颔首。

我要给他治病,你们都出去吧!秦奋看了一眼四周的人,淡淡说道。

众人全都面露疑惑之色,没想到沈世杰半天就请来一个看起来十分穷酸的学生。

这小伙子,他的病你能治吗?!赵一鸣首先提出疑问。

老先生,看得出您是一名老中医了,中医不就是讲究百家争鸣,不分年龄性别限制吗?您不会是对我有质疑吧!

赵一鸣一愣,当即爽朗一笑,道:哈哈,看来你果然是有几分本事,竟然能一眼看出老夫的身份,好,老夫信你!

秦奋虽然没有开启阴阳眼,但是却从这赵一鸣的身上嗅到了一个中药味道,所以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听到赵一鸣说话很是客气,秦奋同样冲着对方微笑一下。

赵一鸣都同意了,何中平就更没有异议了,不过张立峰脸上却露出一丝嘲弄之色。

你是医生吗?!你可知道床上躺着的可是沈家的大少爷,出了事你负责吗?!

张立峰本来就是趾高气昂以貌取人的人,上下打量了秦奋一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尤其看到赵一鸣对他有些好感,心中更是不爽。

那你是医生吗?!秦奋冷声反问道。

我当然是!

那这么简单的一个昏迷,你怎么治不了?!

张立峰顿时脸上一片尴尬,气的浑身发抖。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张主任可是我们医院内科的专家,而且还是海归,你能比得起吗?!就在这时,张立峰身边还算有几分姿色的护士,娇声冲着秦奋嚷道。

秦奋一愣,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就感觉这一对男女应该是有着某些关系,当即默念口诀,阴阳眼开启。

秦奋顿时露出一抹坏笑,这护士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可是这身材,却是算的上一流,秦奋有些贪婪的使劲看了个遍,然后才收回视线。

本来我不想说什么,可是看你这么没素质,实在是忍不住!秦奋摇头苦恼道。

哼,你想说什么?!这护士冷声道。

我想说,你的身材真的不错,尤其白衣里那一身豹纹内衣,真够诱人的,还有你昨天晚上应该没少行事吧,现在身上还有五个草莓印呢!秦奋满脸嘲弄道。

你你说什么?!流氓!小护士满脸紧张,双手更是捂住自己的白衣。

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保安给我将他轰出去!一旁的张立峰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暴怒道。

怎么?!急眼了?!我猜对了对吗?!昨天晚上你们俩一直在一起吧?!她身上的草莓是你种的吧?1可惜,你早就外强内干了,质量不行了,只能这么找自信了。

你找死!

张立峰撸起袖子,直接朝着邢飞冲去。

啪!

秦奋脸色一变,一巴掌抽出,张立峰眼前一花,直接栽倒在地,痛苦哀嚎起来。

沈董,你如果想要我为你儿子治病,就不要在那里看戏!秦奋回头朝沈世杰冷道。

沈世杰本来想让张立峰杀杀秦奋的锐气,可是没想到却成了这样子,听到秦奋说话,急忙一挥手,身后的保镖立即上前,将张立峰架了出去。

爸我弟弟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病房内再次闯进来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一个让秦奋喷鼻血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