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完结版免费阅读 《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孟纤纤孟凡河的小说叫做《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本小说的作者是社会你金姐写的一本古言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阿细把心底里滋生出来的恨意压下,仰头笑道:我是魔族的人,此次前来锦官城,是为了武林盟主一事,对于这个答案,孔大公子可否满意?信与不信,能有什么办法。孔临天双手一摊,带着一丝失望。当然有办法,

《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完结版免费阅读 《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孟纤纤孟凡河的小说叫做《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本小说的作者是社会你金姐写的一本古言小说。

《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 心愿顺遂

阿细把心底里滋生出来的恨意压下,仰头笑道:我是魔族的人,此次前来锦官城,是为了武林盟主一事,对于这个答案,孔大公子可否满意?

信与不信,能有什么办法。

孔临天双手一摊,带着一丝失望。

当然有办法,只要孔大公子与我们合作,我们自然能给你想要的,比如武林盟主之位,再比如你的二弟和三弟.......

闻此,孔临天的眼神一亮,阿细知道,鱼儿已经动心了。

凌落,可喜欢这里?

孔临永倚着红色的木门,对着半眯着眼睛的静康似笑非笑。

静康听呆了,她还不适应这个名字,一时间忘了回答些什么。

静康从桂花树下站起身来,花瓣落了她一身,别有一番风味。

看得出,孔临永今天很高兴。

他略有试探的问道:你知道吗,你很像一个人。

心咯噔一下沉入了湖底,再也没浮上来,她声音发颤:像谁?

他没有回答,只是从桂花树上折下了一束白色的桂花,塞进她手里:我希望你能像这白色的桂花一样,洁白清澄,不掺杂任何秘密。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没留下任何回响。

直至看他走远,静康才长舒了一口气,蹲在地上,手里的桂花瓣散落一地。

房殿之中燃着上好的梨花香,清爽宜人,阿细深深地吸了一口,对立在门前的孔临天笑道:你不必再查我的身份,也不用关心我是否为魔教中人,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你的敌人生不如死。

孔临天转过身来,看着面容娇美的女子,一时间不知道该答什么好。

阿细自然明白他现在还不是很信任她,不会把一些很机密的事情说与她听,这样也好,免得出了什么事,牵连到她的身上。

孔府最近有什么异动?

阿细走到孔临天的身边,看着这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庭院,不知怎的,心中闷了一口气,久久的发散不出来。

三弟近日救了一名女子,看似很平常,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哦,什么样的女子?

魔教公主下落不明,封刀那里也一直没有消息,这让阿细心中也起了疑心,这个女子,她定然是要见一见的。

静康觉得孔府越来越不安全了,她怕时间久了,他终会发现了的,正要踏出园门,一声清脆的铃声吸引住了她。

循声看去,孔临永坐在马背上,后面跟着杜千,铃声正是从马脖子上挂的铃铛传来的。

孔临永脸上依旧笑着:凌落,要不要和本公子一起去遛马。

她正想拒绝,却被他一把拉上马背,静康不由得惊呼了起来,被孔临永的一声驾给淹没了。

耳边的风声呼呼吹起,静康的心里也畅快极了,多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呢?

怕是自己都不记得了吧。

黄昏渐渐地来了,一轮红日正慢慢褪去它的光芒,孔临永停了下来,把静康抱下马,拉着她的手一直到山顶跑去。

终于到了,还来得及。

他转头看看静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的静康,没顾及到他的表情,抽出孔临永拽着她的手,坐在山顶的草地上:还来得及看什么?

来和你看日出啊!

孔临永有些激动。

静康木然地看着他,她其实想说你有什么目的,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

你......

孔临永瞧得出来她的反常,他偎她坐下,拽住她有些冰凉的手指,声音有些哽咽:小静康,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许久,静康才缓过神来:你是那个小侍卫?

后来的静康也很奇怪,那个叫小永子的小侍卫忽然就失踪了,这让她伤心了好几天呢。

拽她的手越来越紧了:静康,留在这里吧,没有人会伤害你。

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他有些局促: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静康看着他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小永子,本公主就暂且相信你一次吧。

岂不知,这相信,是拿了一生来赌的。

孔临永来落花园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次都会给她带许多新鲜的小玩意,为了不引起别人的猜忌,他总是人前叫凌落,人后呼静康。

杜千总爱打趣道:我看过不了多久,就该叫你一声三夫人了。

听到这,静康便笑了,他在等她全心全意的接纳,她在等他开口。

静康正在园子里为幼小的桂花苗浇水,凌落。他在门外唤她,她立刻停下手里的活,向他走去,他带来了一小碟桂花糕,两杯温热的桂花茶。

尝尝。

他极力地讨好着说道,像一个正在等待被夸赞的小孩。

静康尝了一口桂花糕,又抿了一口茶:还不错,你做的?

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然后,他又神秘地问道:你猜猜,我还给你带来了什么?

什么?

静康很好奇。

先闭上眼睛,倒数十个数,我再拿给你看。

好,十,九......

孔临永从饭盒里拿出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可以睁开眼睛了。

静康,马上睁开眼。

啊,好可爱,好漂亮的小狗啊。

静康抱着小狗,几乎要跑起来,小狗的毛雪白雪白的,两颗小眼珠,甚为明亮,它舔着静康的指尖,她给小狗吃桂花糕。

喂,不要都给它吃了。

孔临永有些看不过去了,本来想给佳人吃的,没想到全都奉献给狗了,心里怪委屈的。

有了小狗的陪伴,静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有孔临永在,她什么也不怕。

雪白的小狗打着滚儿,滚到一个人的脚边,它俯身拾起,抚摸着它那雪白柔和的毛,怜爱有加。

静康敛起裙边,急匆匆地向他这边跑来,她也是一早起来,才发现狗不见的,便四下寻找起来。

小狗。

静康急切地呼唤着。

这是你的狗吗?

阿细递向静康,静康抱起小狗:是我的,多谢了。

没来得及看对方的样子,下巴就被人抬起,静康看的很清楚,一双丹凤眼,满是戏谑,白皙的脸,薄薄的嘴唇,穿戴高贵。

虽说对方是个女人,可被人这样子的审视,多多少少有些难堪。

静康有些愠怒地打掉了她的手,她没有恼怒,反而笑了笑:人都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是不欺我。

说完,从静康身边过去,故意撞了撞她。

这一撞,将静康心里的甜蜜安然全都撞到了九霄云外。

这个女人,当真是可怕极了。

因为和孔临天的合作关系,让阿细可以自由出入孔府,而孔临天也奉阿细为座上宾,以礼相待。

这位千筱阁的老板娘,不过双十年华,娇娇悄悄的模样一入孔府便一石激起千层浪,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我差人去了魔族一趟,那里的人从来都没有听说有阿细这一号人。

孔临天看着依旧在微笑的女子,试探着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这样的情况,阿细也预料过了,淡然道:那么孔大公子是要终止和我的合作,将我赶出府去是吗?

孔临天按下自己乱跳动的眉心,有点为难地说道:你要明白,你一进府,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你的身份,母亲已经差人来问过我好几遍了,我.....

是不是说你沉湎与女色,无法自拔,不过这样也好,放松了敌人对你的警惕,还不让大家忘了你。

阿细一幅没心没肺的说道。

孔临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的处境你也看到了,你说,该怎么样办吧?

我自有妙计。

阿细把手中的苹果往空中一扔,稳稳地落到了旁边的果盆里。

静康正在院中和小狗玩耍,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公子,你来了。

她一转身,笑容清澈,可看清来人,笑容就淡了下去: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

阿细坐在桂花树下,倒了一杯茶,轻抿了一小口。

你是谁?

这个女人不仅能在孔府出入自由,无人可挡,而且对自己,仿佛全都知晓。

阿细玩弄着茶杯,直直的逼视着她:他待你不错。

那当然了。

末了,阿细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凌落。

静康看也不看他,虽说她不喜眼前的女子,但彼此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因此还是以礼相待。

好名字。

阿细站起身来,心里似乎有了什么主意。

走出园门,身上的环佩叮当作响,扰得静康心烦意乱。

流水叮咚,繁华环绕处,少女一袭白色纱裙立于树下,手执朱笔,不知道在写什么。

封刀拂开挡在自己眼前的柳枝,朝阿细走去。

阿细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见是封刀,会心一笑道:来看看我的字写得如何了?

封刀瞅了一眼铺在案几上的字,抬头看着阿细道:今日也不见你去孔府了,可是计划出了什么阻碍?

阿细笑着摇摇头道:能有什么阻碍,很快,你就可以看好戏了。

见阿细这么胸有成竹,封刀也放下心来,随意地问道:这是写的什么?

第四章 起死回生

阿细拿起铺在案几上的字,说道:我最近在读一本书,叫《太古传》,里面讲到了一个故事,说是在一个东有洪涝,西有旱蝗,民生凋蔽,哀鸿遍野的乱世,星玥国趁机起兵攻打大昭,一夜之间,连攻下大昭三十座城池,气焰日盛,大昭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机。

慕家家主慕长远临危受命,率领朝中仅存的十万御林军,在牧野高原激战三天三夜,从星玥国军队手里夺回三十座城池,把星玥国的军队阻拦在茗江之外,与大昭隔河相望,彻底的游离在大昭之外。

次年,星玥国皇帝下降书,求和停战。

大昭经此一战,可谓是动摇了国之根本,朝中已然无兵可派,无将可用,无粮可食,更有数十万的饥民在等待着粮食救援,更甚者,饥民率众造反,抢夺军粮,不得已之下,大昭皇室下达了秘密屠城的命令,史称靖南屠城。

屠城事件过去了八年之后,大昭已然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丝毫不见往日战争和民乱的阴影,但那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的慕家家主慕长远却不知所踪。

如今在这四海八荒之中,除了落井下石,趁乱起兵的星玥国,还有一个远在西北之地的应慧国,应慧国是建立在高原之上的国家,常年积雪,皑皑遍地,与世无争。

比之大昭和星玥国不同的是,这个国家尤其的信佛,相信人有前世今生,人人具备起死回生的本领,所以每年都有很多人前往应晖国去寻找他们的前世今生,但道路迢迢,常常无功而返。

多年之后,终于有人到达了应慧国,并且在应慧国最高的山顶上看到了一个酷似慕长远的老人,发须全白,皱纹重生。

那人与慕长远攀谈,话语之间流露出对起生回生之术的向往之情。

慕长远捋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笑道:世人来此皆求此事,可惜.....

可惜什么?那人接着问道。

慕长远站起身来,扬天大笑道:可惜人死如灯灭,哪有起死回生这等事,年轻人,你回去吧,该是你的就总是你的。

随后,下了山峰,便不见了踪影。

八年前的靖南屠城,十万人尽数死于他的刀下,成了他的刀下亡魂,其中,包括他的挚友,妻子以及刚刚百天的儿子。

为了封口,保密,那一夜,血流成河,染红了黧黑的土地。

他前往应慧国,祈求他们能重生,可惜,人生没有重来时,只能看着脚下。

封刀听完,淡笑道:这真是无稽之谈,世间哪有起死回生之术,人死了就是死了。

阿细摇摇头,脸色凝重了起来,缓缓道:我想说的不是这缥缈无依的起死回生之术,而是牺牲,若是我为了报仇,牺牲掉无辜的人,是否值得?

封刀抬起头,看着眼前略有愁容的少女,心中一动。

在日光的折射下,封刀的大半边脸隐藏在金色的面具下,像是一位历经百战的将军。

阿细,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我们不能牺牲,所以只能牺牲别人。

封刀的声音很轻,像是随时都会远走的风。

阿细看着宣纸上的字,还带着淡淡的墨香,若是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术,那该多好啊!

佛说,有缘的人走到哪里,都会碰见,且会发生故事。

阿细来孔府找孔临天,侍女带着她,绕过长长的走廊,合欢花飘洒一地,带着甜腻的香气。

正要离去,却撞见了一着身着青色薄罗长袍的男子,男子身材修长,肃肃如松下风,高尔徐引。

他一脸温和地叫住了侍女道:碧甜,莫非这位姑娘就是三弟在大街上救得?

那名叫碧甜的侍女忙摇头道:回禀二公子,这姑娘是大公子的客人,是千筱阁的....

阿细在听到二公子这三个字之后,猛地抬起头对上那双宛如春水一般的眉眼,精致而又细腻,仿佛上天的恩赐一般,不过却带着疏离与漠然。

孔临清也在注视着阿细,他自然听下人说过千筱阁的老板娘是个玲珑少女,可没想到会是这般年轻的女子。

年纪轻轻的,能有如此作为,身份想必不简单,只是好生熟悉。

这位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阿细不能描绘见到孔临清时的感觉和心情,只是感到痛,抽心的痛,但她不能退却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孔临清那张忧郁而又温暖的脸让她想哭,却发现泪始终落不下来,想是被什么东西给封印了。

哦,二公子觉得我眼熟,想必是在千筱阁里见过吧,可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孔二公子。

阿细嘴角一弯,眼中带着淡淡的讥讽之意。

姑娘缪言了,临清从未去过千筱阁。

孔临清朝阿细拱了拱手,便告辞了。

如今这千筱阁是这锦官城里最负盛名的欢场,不少达官贵人,英雄好汉都难过此关,他却避如虎,想必是个洁身自爱之人,只是.......

阿细摇了摇头,把心底里的一丝丝好感压了下去。

碧甜把阿细带到孔临天的面前,便退下了,看得出来,这碧甜是孔临天一手调教出来的可人儿。

你要是喜欢,这个婢女就送给你了,她是个孤儿,不会有后顾之忧的。

孔临天一袭捻金银丝线滑丝锦袍,发髻整齐,堂堂正正,但说出来的话,却十分违和。

阿细走上前去道:算了吧,事情还没办成,我怎敢受如此大礼?

哈哈,孔临天笑了起来道:现在父亲忙着接见那位新任的魔教圣主,自然没空管这些闲事,我和母亲说了,母亲也同意了。

哦?阿细眉头一松,语气也轻快了几分:这件事和孔临永说了吗?

还没有,我想杀他个措不及防。

孔临天眉眼之间闪过一丝戾气,浓郁的让阿细有点透不过气。

这样也好,不过这件事情需要你母亲去说,你置身事外便可。

阿细出声说道,想化解这令人窒息的气息。

不过,这样的气息很快就淡去,孔临天依旧是那个宽厚的大哥,他忽的走进阿细,笑问道:你知道母亲为何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吗?

为什么?

阿细不明所以,拧起秀气的眉头。

因为啊,母亲说,只要我不迷恋欢场,不和你纠缠,想娶谁都可以,何况只是纳个妾。

男子声音轻柔,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

阿细对上孔临天的眼眸,幽深的眸子里好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也只是一瞬。

电光火石之间,一把利剑横在两人中间,剑气凌厉,带着厚重的杀气。

阿细被这浓厚的剑气所伤,跌倒在地。

孔临天一把握住了箭靶,厉声道:舒妹,别闹了。

阿细抬眸,看向站在孔临天身侧的红衣少女,不过十五六的年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额头中间装饰着珠玉,一双眼睛闪着璀璨的光芒,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看来,这就是孔鸣仙最宠爱的女儿孔临舒了。

大哥,你别拦我,让我一剑杀了这个妖女,免得再蛊惑你,为害我们孔家。

少女口齿伶俐,咄咄逼人。

孔临天松开抓住孔临舒的手道:这是大哥的客人,不得对客人无礼,何况,她也没有蛊惑我。

大哥,到现在你还在护着她,谁不知道,她是千筱阁的老板娘,那千筱阁是什么地方,那可是......

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后面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涨红了脸,愣在了原地。

孔临天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理会年少的妹妹,弯腰抱起躺在地上的阿细,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阿细也是一惊,但很快恢复正常。

经过孔临舒这一闹,孔临天对她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被仇人的儿子抱,有点怪异和不舒坦。

我知道你没有受伤,也不必再装了,舒妹已经走了。

孔临天看着窝在自己怀里,闭着眼睛的阿细悠然说道。

阿细睁开眼,从孔临天的怀里跳出来,望着孔临舒离去的方向,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孔临天满头雾水。

我很喜欢妖女这个称呼。

阿细如实回答道。

周遭突然升起了血红色的大雾,带着诡异与凄厉,直袭少女的面门,少女一个猝不及防,就被血雾打倒在地,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还是无功而返?

身着黑袍的男子声音虚无而又缥缈,却又带着危摄人心的气势。

少女点点头:属下无能,望圣主责罚。

男子从黄金宝座上站起身来,金黄色映了他一身,带着满身的贵气,但那抹杀气是怎么也掩盖不掉的。

后日我会去孔府,你随我一道去。

男子冷冷的下着命令,抬起头,只得见一双眼睛,不能窥见其全貌。

孔临永坐在书房里已经一整天了,他在思考,却被一声通传之声打搅。

孔临天看他一脸愁容,不禁暗自发笑。

为了一个女人就这般模样,真是不成器。

他没等孔临永开口,就先入为主:母亲最近给我许了一门亲事,是和你有关的。

哦,是哪家的姑娘?孔临永疑惑的开口。

凌落。

回答干脆而又响亮。

第五章 计中有计

其实孔临天的目的他早就明了,他不会放过任何会成为自己软肋的东西。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就算自己隐藏的再好,也不能让疑心病重的他放下心来。

只是在孔临天提到凌落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什么割了一下,痛得厉害。

这时的他几乎都要跳起来,但又故作镇定:凌落出身很卑微,恐怕配不上大哥。

唉,话可不能这么说,母亲在偶然间遇见了凌落,就对她心生欢喜,为我做了这桩亲事,你也知道,母亲决定的事,我也无可奈何啊。

孔临天看着孔临永微变的神情,接着说道: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

大哥请直言。

孔临永不知道谁把主意打到了静康的身上,但无论如何他也要护住静康,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正好,也借这件事,看看谁是这幕后的黑手。

孔临天看了看四周,孔临永屏退了下人,开始聆听孔临天的大计。

门突然被推开,静康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孔临永抱在怀中,他把事情和静康说了一遍,随即坚定地说道:静康,我们走吧。

好。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刻,静康自是满心欢喜,心中一万个乐意。

说完,孔临永拉起她的手便走,小狗也亦步亦趋的跟着,未踏出府门,就被人截住。

满叔。

孔临永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件事情孔鸣仙会知晓,原来一切早有准备。

满叔是孔鸣仙身边的人,也是这孔家的老人了。

他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大声问道:三公子,您这是去哪啊?

自然是出门游玩,不然能去哪啊,满叔,您怎么来了,父亲呢?

孔临永见惊动了孔鸣仙,在自己父亲面前,只好认栽了。

出门游玩?身为孔家的三公子,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只是丢人现眼。

孔鸣仙在一华贵妇人的搀扶下慢慢地走过来,那妇人身着玫瑰紫牡丹花纹锦拖地长裙,挽着如意高髻,耳垂上的红翡翠滴珠耳环,散发着夺目的光彩。

孔临仙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孔临永,又瞥了一眼站在孔临永身后安安静静的静康,痛斥道:还不给我跪到院子里去,不跪满三天,不准起来,谁也不能给他送吃的,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离家出走,真是奇耻大辱。

孔临永拍了拍静康不安的手掌心,大步走到庭院中,一掀锦袍,跪在了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子路上。

老爷,这位姑娘该如何处置啊?那华贵妇人娇笑着出声问道。

赶出府去。

孔鸣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老爷,这姑娘本是永儿在大街上救的孤女,无父无母的,这赶出府去该如何生存啊,还是让她留在妾身的身边,让妾身好生看管吧。

突然间,一身着淡青色榴花缎裙的妇人被婢女搀扶着走了进来,妆容清淡,身无金饰,柳眉弯弯,带着一丝超然的气息。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愿意管就管吧,反正这是你儿子惹下的祸事,由你这个当娘的来处理,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孔鸣仙懒洋洋的说道,随即又嘱咐道:孔家家规森严,你们最好不要给我出什么乱子。

众家仆皆言是。

阿细站在阁楼的窗子前,正好可以把楼下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没想到今日这一出戏竟让一大家人全都出动了,不,还差了一个人,孔临清。

差了孔临清,没来为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求情。

只是罚跪,父亲也太偏心了。

孔临天一拳打在小桌上,满心都是怨气。

阿细关上窗子道:如今竞选武林盟主在即,你爹是最看重门面之人,自是不愿意落下了刻薄的名声。

要不是因为母亲,父亲会走到今天。

孔临天忿忿地说道。

阿细自然心中明了,孔临天的母亲段灵云是藏剑山庄的大小姐,藏剑山庄在江湖之上赫赫有名,连皇帝都要给几分颜面,地位权势自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至于孔临清和孔临永这两兄弟的母亲白嫦曦,只是寻常女子,根本不能和段灵云相提并论。

只是苦了孔临舒,一出生便没了母亲,但所幸外祖家是腰缠万贯的商人,自小生活在金窝银窝,万般宠爱里,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么热闹,孔临清孔二公子怎么没来呢,真是可惜了。阿细状似无意地说道。

现在的孔临天自是不去管孔临清在干什么,对阿细摆了摆手道:我还有事,这里就交给你了。

人群逐渐散去,到最后只剩下静康和白嫦曦以及跪在院子里饱受众人指指点点的孔临永。

白嫦曦走到静康的身边,静康俯身下去,她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只是她不敢看她,怕她责怪自己害了她的儿子。

白嫦曦知道静康伤心,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孩子,请跟我来。

静康闻言抱起脚边的小狗,头也不回跟着白嫦曦走去。

白嫦曦和静康面对面坐着,一言不发,这种局面持续了好久,只至天边闪过一丝闪电,乌云滚滚的时候,静康终于抑制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白嫦曦很想安慰安慰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但是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就那样看着静康哭泣,就在那一瞬间,她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也在哭,在陪着她哭。

静康哭累了,就睡着了,身体朝白嫦曦那边倾去,扑到了她的怀里,她不敢动,怕惊醒了她。

她轻轻地抱着她,拂去了她眼角的碎发,泪痕也显露了出来,她莫名的有些心疼。

这孩子和自己一样,都是身不由己的人啊。

锦官城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那轰轰的雷声好似要把人震聋,可飘落在地面上的却是如同绣花针一般的雨丝,烟雨蒙蒙,让人看不真切。

跪在庭院里的孔临永浑身都已湿透,可眼神却依旧明亮不屈。

他看到有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停留在自己的眼前,鞋面上还绣着粉嫩的桃花,少女身着浅绿色的衣裙,腰间系着一块玲珑剔透的白玉,骨骼轻盈,眉眼如画。

原来是你。

孔临永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咬牙对阿细说道。

阿细轻笑出声,手里白色的骨节伞也一晃一晃的:怎么,看到我很惊奇是吗,你装作故意上钩的模样,不就是为了引我出来吗?哪有人离家出走连个包袱也不带的。

这些都是你做的?

孔临永有些愤恨地说道。

阿细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绕着他走了一圈,讥笑道:没想到锦官城里的孔家三公子不仅仅是个酒囊饭袋,还是个痴情种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静康一根头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男子一字一句,落地铿锵。

你的弱点那么显而易见,你拿什么让我生不如死。

阿细敛去笑意,眼中射出寒光:不知死活。

你要知道,是人就会有弱点,你也有。

孔临永抬头看了一眼密集的雨丝,淡然说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阿细说完,撑着伞便离去了。

孔临永看着雨中少女纤弱的背影,不知怎的,心中涌起一丝奇异的感觉,如同这漫天的雨丝一般。

此时的阿细心中也是一团乱麻,不知怎的,就来到了清梦园。

阿细立于门前,喃喃地念出声来,清梦,临清,清如水,美如玉。

阿细闭上双眼,感受着这难得的清净,忽的少女睁开眼,纵身一跳,便进入了园子里。

孔临清喜静,又爱侍弄花草,所以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比下人多,又因为是潮湿的雨天,下人都去偷懒去了,阿细仿佛进入无人之地一般,很快的就找到了孔临清。

孔临清正在午睡,男子合衣而眠,眉头舒展着,安静祥和。

阿细走到床边,看了一眼这个差一点就成为她的夫君要和她百年好合的人,他长得真好看,脾气又好,好似一块没有瑕疵的美玉,只是有一点很可惜,他心里没有阿细,甚至连阿细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阿细叹了一口气,小声嘟囔道:你弟弟都被罚跪了,你却还在这里呼呼大睡,真是一点做哥哥的样子都没有。

说完,她自己到先乐了。

知道时间不早了,阿细起身正要离去,却见床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木盒,阿细心生好奇,把木盒拿来打开,只见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支碧玉簪,那是阿细私探孔府时掉落的,没想到他还留着。

阿细看着那支碧玉簪,心里五味杂凉。

这支簪子是在阿细成人礼时孟凡河请天下的能工巧匠连夜赶制出来的,耗费了不少的心神,因此,在这天下间也就只有这一支。

阿细捂住自己的嘴巴,少女情思顿时淡去,手摸向腰间的匕首,正要拔出来,孔临清却适时地翻了一个身,躲开了阿细那满脸的杀意。

二公子,老爷要见你。

门外有小厮出声呼唤,吓得阿细一个激灵,把碧玉簪往怀里一揣,打开窗户,便跳了出去。

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