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美人思慕容婉儿慕容泽结局完整全文

主角叫慕容婉儿慕容泽的书名叫《南国美人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色锦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锋利的刀尖,刚碰上她那吹弹可破的皮肤,瞬间出现一道血痕,血珠子滚了出来。慕容婉儿疼得皱了眉,但手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刀尖顺着她右脸中间,一路划了下去,一道骇人的血痕赫然出现在那张本是倾国倾城的脸上!几秒钟的时间,她的脸上多了一条一指长的血口,鲜血汩汩流...
南国美人思慕容婉儿慕容泽结局完整全文

主角叫慕容婉儿慕容泽的书名叫《南国美人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色锦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南国美人思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以卵击石

扫了一眼站在几步之远,一身脏兮兮衣服狼狈不堪的慕容婉儿,慕容泽眸色一暗,突然拔出了手枪,直直地指向了她,冷冷地咬牙道,按照军法,该杀!

---------------------------

在场的所有人都直接愣住!

慕容婉儿脚下一滞,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呼吸都几乎要停滞。

他要杀了她么?

站在慕容泽旁边的萧扬,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枪,看着慕容婉儿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担虑!

段香兰却噗嗤一笑,泽哥哥,兰儿和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杀了自己的妹妹不成!

慕容泽咬牙冷冷地看着慕容婉儿,这种又蠢又笨的女人,不配再做我慕容泽的妹妹!

言落,手指用力扣动了扳机。

枪声骤然响起,有人吃痛地呃了一声。

应声倒下的,不是慕容婉儿。

而是及时扑过来,为她挡住了子弹的萧扬。

他的右肩上,赫然多了一个血糊糊的窟窿,血流如注!

所有人,再次僵住,包括段香兰。

她没想到,慕容泽居然真的会开枪!

萧副官!慕容婉儿从巨大的震愕中惊醒,连忙扶住了萧扬。

慕容泽看着倒下的萧扬,眸子瞬间瞪大,有点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枪。

怎么会这样?

他的手枪第一发素来都是空的,怎么会真的打出子弹?

萧扬痛得脸部扭曲,却还是假装无所谓地对慕容婉儿说,没事了

慕容婉儿的眼泪,扑簌簌滚落,怒眸瞪向慕容泽,慕容泽,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救你的副官!

蓉城,玛利亚医院。

慕容自强看着在病房里给萧扬喂药的慕容婉儿,对身边的儿子说,等萧副官伤好了,就让他们完婚吧!

慕容泽的视线,落在女孩那张素白的脸上,眸色深沉,萧副官即便康复,也很难再拿得了枪,不如婚后让他带婉儿回他老家去。

慕容自强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也好!萧副官老家在江南一带,那边近几年比较安宁,就让婉儿随他过去吧!

慕容婉儿回到大帅府,从丫鬟喜鹊那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怔,忙跑上楼,推开了慕容泽的书房。

慕容泽正在研究军事地图,见她闯进来,不爽地拧了眉,滚出去!

慕容婉儿喘了一口气,坚决地说,我不会和萧副官离开的!

闻言,慕容泽那双凤眸一点点眯起,在我和兰儿成婚之前,你必须离开!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

声音不大,语气里却带了满满的嫌恶!

慕容婉儿瞧着男人那张俊脸上的嘲讽,心痛得呼吸都开始不畅。

她生生地忍住悲戚,努力地笑了下,我唯一的哥哥成婚,我岂能不在场?

你是不是想留下来,有机会了再爬上我的床来?恩?慕容泽忽而勾唇一笑,嘲讽的意味更浓。

我慕容婉儿瞧着男人脸上的戏谑,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好!我走!在你把段香兰娶进大帅府之前,我一定离开!

言落,她转身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僵僵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有不舍吗?

还想留下来继续被羞辱吗?

慕容婉儿,别傻了,是时候离开了!

几日之后,慕容婉儿从医院给萧扬送饭出来,听到路过的几名军人在热议。

你们听说了没?督军为了考验慕容少帅,让他带一个团去灭南系的一个军!

是啊!力量悬殊太大了,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这不是必败无疑么!

段小姐那么喜欢少帅,段督军为何要置少帅于死地啊!

慕容婉儿手里的饭盒,嘭得一声,落了地。

什么情况?

段督军是不同意把女儿段香兰嫁给哥哥吗?

为何要给他这样明显是去送死的残忍考验?

她没有再多想,飞奔跑了出去。

第9章毁了她的脸

大帅府。

慕容婉儿着急地对大帅说,父亲,您快去劝劝哥哥,别让他去,太危险了!

慕容自强拧了拧眉,抬手在女儿肩膀上安抚地拍了拍,婉儿,你不懂这军阀之间为了争权夺利的必然性和残酷性。

阿泽是我们北系最有希望继承督军职位的少帅,他这次只要赢了,不仅可以娶督军的千金,还能为坐稳督军的位置打牢基础!

父亲!慕容婉儿着急地打断他,红着眼睛道,但是,哥哥此去是以一敌百,和以卵击石没有区别督军的位置就那么重要吗?万一哥哥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们怎么办啊?

慕容自强看着泫然欲泣的女儿,叹口气道,阿泽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就必须承受和面对这些!我会想办法,保全他性命的!

父亲

看着眼神坚定的大帅,慕容婉儿欲言又止。

罢了!

父亲和哥哥都是一样有野心不怕死的人,她求父亲显然是没用的。

咬了咬牙,慕容婉儿转身走出大帅府,直接去了督军府。

听到丫鬟说慕容婉儿要见自己,段香兰红唇一勾,我就知道,她会来的!告诉她蓝调咖啡厅的地址,下午三点,在那边见。

得到段香兰见面的准话,慕容婉儿提前来到咖啡厅,等了整整一个小时,终于见到了袅袅而来的段香兰。

婉儿,什么事啊,这么着急要见我?段香兰冲她莞尔一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慕容婉儿对她脸上的假笑早已经见怪不怪,开门见山地道,兰姐姐,督军大人让哥哥去前线打仗的事,你是知道吧?

果然是为这事而来!

段香兰点了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等泽哥哥回来,就是我们完婚的时候。

慕容婉儿焦急地道,不可以!哥哥此去凶多吉少,你要是真心爱他,就应该阻止你父亲这种无聊的考验!

看到她着急的样子,段香兰心中鄙夷地冷哼一声:我的未婚夫,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也没办法啊!这是他们男人之间的约定,泽哥哥已经同意了!段香兰无奈地摊手。

兰姐姐,你一定有办法阻止的对不对?慕容婉儿蹭得起身,过去握住了段香兰的手,满眸的祈求,我知道兰姐姐讨厌我,不想看到我,只要你阻止哥哥去前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立刻在你们面前消失!

我的好妹妹啊!你这真真是为难嫂嫂我啊!段香兰眸底滑过一抹算计,虚虚地扶起了慕容婉儿,但是,难得你开口求我一次,我就回家去求求我父亲吧!

闻言,慕容婉儿面上一喜,忙向她颔首,婉儿谢谢嫂嫂!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段香兰红唇微启。

慕容婉儿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嫂嫂尽管说,只要婉儿能做到,一定不推辞!

好!段香兰从包里取出一把水果刀啪放在了桌上,我其实不是讨厌你,而是讨厌你这张会勾人的小脸,我看见你这张脸就烦呢!你说,怎么是好呢?

慕容婉儿的视线,落在那把刀刃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上,眸中一点点涌起复杂的情绪。

是诧异,是惶恐,也是有些犹豫。

段香兰虽没有明说,但她知道,她是想用这把刀毁了她的脸!

段香兰看着眸光闪烁的慕容婉儿,嘴角的阴毒愈发浓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卯足了耐心等她反应。

我懂了!慕容婉儿点了点头,拿起水果刀,闭上眼睛,刀尖狠狠地朝自己的脸上划去。

第10章死也得嫁过去

锋利的刀尖,刚碰上她那吹弹可破的皮肤,瞬间出现一道血痕,血珠子滚了出来。

慕容婉儿疼得皱了眉,但手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刀尖顺着她右脸中间,一路划了下去,一道骇人的血痕赫然出现在那张本是倾国倾城的脸上!

几秒钟的时间,她的脸上多了一条一指长的血口,鲜血汩汩流出,顺着她的脸,她的脖颈,流了下去!

段香兰怔住了,眸底涌起毫不掩饰的震惊!

慕容婉儿,竟然为了慕容泽愿意自毁容貌!

而且,这般毫不犹豫!

震惊之余,她的心底又不无畅快!

多好看的一张脸啊,就这样毁了,还真是可惜!

慕容婉儿手里的刀哐当落了地,她忍着钻心的疼,睁开了眼睛,平静地看向段香兰,希望嫂嫂说话算数,能阻止哥哥去前线。

段香兰缓缓起身,挑眉挑衅地看着她,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这张小脸白白毁容的!

说完,忍不住得意地笑了下,转身拧着腰盈盈离开。

脸上的血滴下来,落到了手上,还带着温度。

慕容婉儿长长舒了一口气,无力地坐了下来,连忙拿出帕子捂住了脸上的伤口。

疼么?

疼!

疼得她背脊上已然冒出了一层冷汗!

但是,只要能换来哥哥的平安无事,哪怕是要她的命都无妨,脸又算得了什么!

慕容婉儿去药店买了创伤药,回到家里正在对着镜子一个人悄悄上药,房门突然嘭得一声被踢开。

她心下一惊,下意识转眸看去,刚好和慕容泽那双怒火中烧的眸子对上!

看到她脸上的伤口,慕容泽俊眉一拧,大步走了过去,厉声问,你的脸怎么回事?

喜鹊告诉他她的脸伤得很严重,这哪是伤了?

这完全就是毁容了!

慕容婉儿慌乱地用桌上的纱布捂住了脸,没事,我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不小心?男人打断她,抬手强行捏住她的下巴,扯掉了纱布。

伤口平滑,深浅均匀,一看就是刀伤!

看着那深得已经将血肉翻了出来的骇人伤口,慕容泽咬牙道,谁干的?

慕容婉儿用力推开了他的手,我自己不小心划的。

男人凤眸骤然一凛,你下午和段香兰在一起,是不是她干的?

慕容婉儿心中一跳,忙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是的,和嫂嫂无关是我是我不想现在就嫁给萧副官,所以想到了这招,我破相了就可以多陪父亲母亲一段时间了。

不想嫁?

呵!

不是说和萧扬真心相爱么?又不想嫁了?

慕容泽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咬牙一字一顿地道,你就算是死了,也得嫁过去!

每一个字,都仿佛淬了毒,让慕容婉儿不寒而栗。

说完,慕容泽转身大步离开,把她的房门摔得震天响!

慕容婉儿的身子随着那一声巨响哆嗦了一下,只是很快,嘴角便勾起欣慰又凄凉的弧度。

哥哥,婉儿一定要看着你平安无事,才能走得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