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心尖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薛姗姗凤昱纶的小说叫做《总裁的心尖宠》,本小说的作者是白若浅浅写的一本现言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呃这个薛姗姗再次失语,她伸出手指,尝试将杂志一点一点拖回来,然而拖不动。薛姗姗抬眼,就见凤昱纶骨节分明的手指压在杂志上,似笑非笑地看她。她得承认,凤昱纶这人,确实生得好看,尤其是现在这幅模样,他眉头...
《总裁的心尖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薛姗姗凤昱纶的小说叫做《总裁的心尖宠》,本小说的作者是白若浅浅写的一本现言小说。

《总裁的心尖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 下跪

呃这个

薛姗姗再次失语,她伸出手指,尝试将杂志一点一点拖回来,然而拖不动。

薛姗姗抬眼,就见凤昱纶骨节分明的手指压在杂志上,似笑非笑地看她。

她得承认,凤昱纶这人,确实生得好看,尤其是现在这幅模样,他眉头轻挑,眼眸微眯,一双性感的薄唇勾出些许弧度,勾引得人只想吻上去,摸他硬朗英俊的脸。

有时候薛姗姗一边在心里默默垂涎美色,一边讪讪收回手,还得尽力想措辞:这个吧用来挡挡相亲对象,还行。

是吗?

凤昱纶淡淡地应了一句,将杂志拿起来,跟上次有关的报导我还没看过。

薛姗姗下意识道:媒体们都是在编故事,也没什么好看的。

凤昱纶扫了一眼内容,点点头,确实辛苦你了。

还好,我无所谓。

家里压力是不是很大?

凤昱纶难得想做个体贴下属的好上司,建议道:不然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好了?

薛姗姗一惊,反应过来的时候连连摇头,不不不

凤昱纶这种阶层的富贵公子哥,又有哪个是省油的灯?薛姗姗还不想自己嫁入水深似海的豪门,然后当一辈子怨妇。

凤昱纶果然笑了。

一向以冷硬作风处事的男人一旦笑起来,薛姗姗只觉得自己心脏砰砰跳,大概是因为少见才觉得惊艳,薛姗姗努力按捺住花痴表情,又见凤昱纶将杂志推回到她这边。

那以后有事记得找我。

薛姗姗微笑:好的,凤总。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毕竟凤家家大业大,凤昱纶也忙,能陪薛姗姗在这坐个几分钟已经是极限。

薛姗姗甩掉肥猪一样的富二代,心中开心,当晚便找朋友在外面玩了个通宵,反正回到薛家大宅也无非就是那些令人心烦的唠叨,薛姗姗毫不顾忌,在第二天上午九点才出现在薛家门口。

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在薛家等着她的不止有她那个令人讨厌的父亲,还有昨天羞愤离去的富二代余辉,和余辉的父母。

薛姗姗打着哈欠在门口愣了个两秒钟,潜意识告诉她她应该即刻抬腿离开,可眼尖的薛梁峰却已经看见她——

薛姗姗!你还敢回来!

男人中气十足地声音响起,炸得薛姗姗脑子嗡嗡响。

只是碍着外人在,薛姗姗只好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叫了一声:爸。

啪!

薛梁峰没客气,在余家父母的面前对着薛姗姗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薛姗姗被打得措手不及,差点都没站稳。

火辣辣的痛感从脸颊一路传到大脑,薛姗姗痛得抽气,等她抬眼,便是满眼的怒火。

薛梁峰!你凭什么打我!

姗姗!你怎么这样对你爸爸说话。

听她出言不逊,妈妈楚卿赶紧奔过来拉住她,微微责备。

呵呵,他是我爸爸吗?天底下哪有爸爸对自己的女儿下这么狠手的!薛姗姗甩开楚卿的手,灵眸狠狠地瞪着薛梁峰,一脸的怨毒!

这个该死的男人!

要不是当年他的花言巧语,楚卿也不会为了爱放弃如日中天的芭蕾舞蹈事业,一心一意的只想做他的小女人。结果没想到,等她怀了孩子,才发现原来薛梁峰竟然是有妇之夫。

本来想带着孩子寻死,但是当楚卿看到胎息图的时候,心,瞬间柔软了下来。

从此,为了薛姗姗,她忍辱一直当了薛梁峰二十多年的小三儿。

这二十多年来,楚卿一直忍受着薛梁峰的薄情,还有他正房林如忆的折磨辱骂。要不是因为薛姗姗到了适婚的年龄,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家庭背景,楚卿也不会选择搬回薛家跟林如忆母女朝夕相处。

但是日子可想而知过成什么样子,薛梁峰对于薛姗姗娘俩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根本不管她们的死活,所以对于这个薄情的男人,薛姗姗早就恨之入骨!

呵呵,楚姨,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当着客人的面儿就敢给爸爸难堪。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坐在一旁看热闹的薛宝珠冷哼一声,刻意要挑起事端。

薛梁峰神色一冷,极其不悦的扫了一眼薛姗姗,转而讨好的巴结余家人:

那个余董事长啊,我是真的抱歉,小女顽劣,昨天可能不小心冲撞了余少爷,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余夫人眼光轻蔑地看了薛姗姗一眼,冷哼一声:就这种货色还想嫁给我儿子?

余辉表情亲昵地拉了拉自家母亲的衣袖,就是,妈,你都不知道,昨天这个薛姗姗说话多过分,还不知道从哪里带了个野男人,叫我滚。

薛梁峰听得冷汗都下来了,他一把将站在那里的薛姗姗扯过来,低头哈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看我刚刚也教训她了,相信她不会再不懂事了。

说完,薛梁峰恨恨地斥责薛姗姗道:还傻站着干嘛,赶紧给余少爷道歉!

薛姗姗冷笑道:我昨天又没说错,不就是只肥头大耳的猪吗,还想吃我豆腐,我道什么歉!

薛姗姗!

姗姗!

薛梁峰楚卿同时高呼出声。

而原本坐在沙发上一脸高傲的余家夫妇也变了脸色。

薛梁峰!这就是你说的要介绍给我家的好儿媳!我看这嘴倒是刁得不行,天生一副贱样。

余夫人护短,当场就开始骂人。

薛梁峰也气到不行,一脚踢在薛姗姗的柔软的腿弯处,你这个不肖女!现在还敢这样说余少爷,你嫌命短是不是!

薛姗姗被男人毫不留情的这一踹给踹得一踉跄,差点就跪了下去。

余辉见状,腾地起身,指着薛姗姗道:我告诉你薛姗姗,这事我跟你没完!你现在给老子跪下道歉,说不定我心软就放过你!

薛梁峰一听余辉这话眼睛都亮了,跪!她跪!只要余少爷消气,她怎么赔罪都行。

说完,薛梁峰又转头怒喝薛姗姗道:余少爷大人有大量,你还不快点跪下给他道歉!

薛姗姗看着薛梁峰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一个冷笑还没勾出来,就只感觉到她那柔弱的母亲过来拉住她。

姗姗,你听话。

楚卿的眼圈通红,似乎眼泪都快下来了。可是在这样的场合里,她也只能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跟薛梁峰犟,快,给余少爷跪下赔个罪。

那瞬间薛姗姗的心脏就像被刺了千万刀。

妈!

薛姗姗的手都在抖,你让我你让我给他跪下道歉?

还不快点!

薛梁峰可忍不了她磨磨唧唧,一把摁住薛姗姗的肩膀就想让她跪下去,薛姗姗反手将薛梁峰一甩,高喊道:我才不跪!

这个世界上,除了曾经疼她爱她的外婆,她谁都不跪!

薛梁峰一愣,下意识便想再给薛姗姗一个耳光,可这时候楚卿却反应迅速地拉住了薛梁峰的手,并顺势就跪了下来。

女儿皮薄,我跪!

她诚惶诚恐地给余家道歉,真的是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我没教好女儿,希望您们别生气。

薛姗姗瞪大眼睛:妈!

第四章 你想让我的女人去伺候谁

薛姗姗眼睁睁看着楚卿就那样义无反顾地跪了下去,就好像看见许多年前,楚卿也是这样义无反顾地栽在薛梁峰的糖衣炮弹里。

反应过来的第一秒,薛姗姗就奔过去一把将楚卿拉起来,妈!你起来!你不准跪!妈!

楚卿踉跄着被薛姗姗硬生生的拉出了薛家大门。

姗姗!你停下!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

姗姗,听话!

姗姗!我是你妈妈!你难道不听我的话了吗!

走出别墅没多远的距离,楚卿终于一把甩开女儿的手,因为用力过猛,她纤细而瘦弱的手腕上已经多出了几条红色的勒印。

姗姗!你到底是在干什么,我对你简直是太失望了!

女人一向温柔的眼神里多了几分不解,甚至是有了几分怒气,薛姗姗回身,看起来也是气得不轻——

我干什么?妈!

薛姗姗拉长了音调,你到底知不知道昨天那个死胖子对我做什么?一直说一些下流的话,还吃我豆腐,结果你今天还要我跪下给他道歉,我还没疯呢!

可是可是

楚卿急了,可是你也不能那样说人家啊,那可是余家,家大业大的,你爸爸怎么招惹得起。

我爸?

薛姗姗差点没笑出来:妈,他这样对我们母女俩这么多年,您觉得我还会认他那个爸?

那也是你爸!

薛姗姗咬牙,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这冥顽不灵的母亲了。

可这时候楚卿又旧话重提,好了,我们快回去,等会好好给余家道个歉,再一起吃饭赔个罪,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妈妈也不怪你,就希望你后面能态度好一些,好不好?

我不回去!

姗姗!楚卿可真要发火了,你现在可真的是太不懂事了!

那我懂事,我就要回薛家继续受委屈,然后一辈子憋屈地活在薛梁峰的阴影下吗!

你!

楚卿气的脸色雪白,忽然凄楚一笑,好,好,你们个个都要个性,个个都有自己的理由,只有我是多管闲事!

扔下这句话,楚卿忽然起身,决然的冲向了川流不息的车流

一道白光闪过,吱嘎一声刺耳的声响,薛姗姗凄厉的大喊:妈——

薛家客厅内,薛梁峰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恭维着余家那三尊大神,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真的是让人作呕!

薛梁峰,今天这事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薛家,就等着破产吧!余辉一张肥脸极度狰狞。

余先生,余夫人,都怪我们家教不好,没有把孩子教导好。等姗姗回来,我一定要她给各位下跪认错!薛梁峰捂着心脏,脸色苍白的说。

下跪?呵呵,太便宜她了!她今晚要是不让小爷玩个痛快,你们就等着死吧!余辉淫笑了一声,仿佛能看到自己如何在床上将这个小辣椒的衣服剥光,狠狠蹂躏得她哭都哭不出来。

是是是。薛梁峰一副奴颜媚骨的样子,同仇敌忾的点着头,反正她早晚都是余家的人,让她尝尝教训也罢!

余家的人?

余夫人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屑的冷笑,这种女人给自己儿子玩玩便罢,怎么配当余家正式的儿媳妇?

薛梁峰一边唯唯喏喏的伺候着余家,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这个不识相的女儿。

余辉大刺刺的跷着二郎腿,可脑子里正琢磨如何在薛姗姗身上解锁各种姿势,正想得欲火中烧之际,抬眼便看见苍白着脸的薛姗姗从门口走了进来。

真是说曹操,这丫头就来了!

余辉贪婪的盯着薛姗姗,就连门外还多了一个人也没注意。

你死到哪儿去了!薛梁峰一见到薛姗姗,就黑着脸怒吼,还不赶紧过来跪下道歉!

薛姗姗眼神异样的看了余辉一眼,走到他面前,抬头说道,余少爷,我向你道歉。

看她态度顺从,薛梁峰这才松了一口气,见只有薛姗姗一人回来,却根本没什么心思问楚卿的行踪。

我道歉,我悔过。薛姗姗在余辉面前笑得很灿烂,为什么当初只用咖啡泼你的脸,没一脚把你的命根子踹断?

臭丫头!!余辉醒悟过来,一张胖脸顿时涨成酱紫色,抡起巴掌狠狠扇下去,老子非要玩死你不可!!

薛梁峰脸上的媚笑僵住,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薛姗姗一低头,轻快的躲过掌风,爸,我才不要和这头死肥猪玩,我早就有男朋友了。

男薛梁峰到嘴的骂声顿时被堵了回去,怔了半晌怒吼道,死丫头,别在余先生面前胡说八道!

说完,赶紧向脸色铁青的余辉赔笑,余少爷,我敢保证姗姗没有男朋友,她干净着呢

话没说完,便传来薛姗姗清脆的声音,我和男朋友每次滚床单之前,都会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送上床,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给我闭嘴!!薛梁峰气得暴跳如雷,太阳穴上的血管突突直跳,他怒不可遏的瞪视着薛姗姗,真想一巴掌把她给拍死!

薛姗姗表面上浅笑盈盈,可是心底却是越来越通透。

抛开色欲熏心的余辉不说,自己的父亲竟然连母亲的安危都不问,只顾着逼自己给余家的人下跪道歉。

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当初是看上了这个男人哪一点!

唷,我就说姗姗为什么死活也不愿意嫁给余少爷,原来是在外面早就养了野汉子。随着这一声阴阳怪气的讥讽,薛宝珠终于捏准时机,站起来煽风点火。我果真没说错,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薛宝珠的笑意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毒,她早就想为自己的母亲打抱不平,小三和野种凭什么正大光明的进了薛家的门?

话音刚落,薛姗姗便一脸关切的看向余辉,爸,大姐这话可真不中听哪。

这可不是拐着弯的说薛梁峰是野汉子?

薛宝珠猛的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咬牙切齿的盯着薛姗姗,锥子般的目光恨不得把她戳个穿心透!

这个小贱人,净会钻她的漏洞!

薛梁峰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冲薛宝珠说道,你也别说了。

他扭头,将一腔怒火发泄到薛姗姗身上,怒吼道,你现在给我听好了,这辈子你就好好伺候余少爷,再敢胡说八道,我立刻打断你的腿!

是吗?门口飘过一个不疾不徐的嗓音,低沉磁性却又如钢琴般动听,你想让我的女人去伺候谁?

第五章 真正的贵族

刚才还情绪低落的薛宝珠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尖叫起来,野男人来了——

一个‘了’字还在喉咙口,薛宝珠忽然间只觉得眼前一亮,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

脸颊迅速泛红,薛宝珠的心脏也突然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起来。

这恐怕是她生平所见过颜值最高的男人,就连偶像男星在他面前也要逊色几分——颜值虽然够,可却没有他骨子的那股隐隐贵气。

如果没有世家百年的熏陶,是绝不会有这份优雅气度的。

这个男人,是真正的贵族!

她梦中的白马王子正是这样的男人!

然而一声嗲得能滴出水的娇呼,打破了薛宝珠的粉红色美梦。

昱纶!薛姗姗从她身边擦肩跑过,一改方才的凶悍,小鸟依人般的腻在他身边,我妈呢?

我让特助带她去休息了。凤昱纶淡淡的开口,很自然的伸臂揽住她的肩,一会儿我陪你去看她。

目光落在他轻揽薛姗姗的手臂上,薛宝珠的眼神顿时迸出熊熊嫉火。

这死丫头从哪儿找来这么帅的男人,不会是她请牛郎假扮的吧?

再看这男人的衣着,精于钻研奢侈品的薛宝珠一眼就能看出,他浑身上下都是出自于顶级设计师之手,连领夹都是低调奢华的手工镶钻。

除了以色事人的牛郎,现在上哪儿去找从头到脚都这么完美的男人,于是薛宝珠立刻抢着说道,姗姗,你还真舍得下血本,竟然找了个牛郎来假扮野汉子

你给我闭嘴,滚回房面壁思过去!!

薛梁峰炸雷般的怒斥,顿时吓得薛宝珠浑身一激凌,从小到大她哪儿受过这种待遇,当即就委屈得红了眼圈,爸

可是平时对她宠爱有加的薛梁峰,此时竟像是没听见她的哭诉,快步走到那男人面前,小心翼翼的赔着笑,凤总,女儿没见过世面,您别和她计较,我回头就狠狠责罚她!!

可是他还没说完,余先生便从后面不客气将他拉开,毕恭毕敬的在凤昱纶面前搓着手,凤总,没想到在这儿遇见您!上次那个合同您考虑得怎么样了,您什么时候赏脸一起吃个便饭

凤昱纶却根本无视眼前,只目光微垂的注视着怀里的薛姗姗,温言说道,我订了旋转餐厅,晚上陪我吃饭?

薛宝珠愕然的瞪大眼睛,这男人究竟是谁,不但让自己的父亲态度逆转,居然连傲慢的余总也对他俯首贴耳?

我不想吃饭。薛姗姗腻在他怀里,作死的噘嘴撒娇,人家刚才心情不好。

嗯,是谁惹你不高兴?

男人冰冷磁性的嗓音,却流露出几分不经意的宠溺,听得薛宝珠整颗心都化了,恨不得跪服在这个男人的脚下。

可是薛梁峰和余先生的脸上,却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惊恐神情。

他!他!还有他!薛姗姗抬起手指,一口气将三人指了个遍,最后纤细的小手指直直的戳向缩在角落的余辉,这头肥猪刚才说想玩我,还想动手打我!

有这么大的一尊靠山,薛姗姗打起小报告绝不含糊。

凤昱纶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旋即消失,俊脸迅速罩上一层薄霜。

用眼角瞟了一眼余辉,他冷酷开口,姗姗是我的女朋友,你刚才对她说了什么?

你想玩?凤昱纶慢条斯理的微笑,然而说出的话却带着噬血气息,我可以让我的律师陪你玩到死为止,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你有什么了不起,我现在就打死你!余辉实在忍不住的骂道,他长这么大向来横着走,从没被人威胁过。

啪!

响亮的巴掌声!

余辉捂着红肿的脸,傻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父亲。

畜生!!余先生破口大骂,然后转身对着凤昱纶不停的道歉,凤总,实在抱歉,犬子人蠢又不成器,让您见笑了。

说完又一把拉过余太太,两人齐齐对着薛姗姗鞠躬。

余太太惶恐的干笑,薛小姐,我们刚才不知道您是凤总的女朋友,刚才的事真是对不起,望您多多包涵。

逆子,还不过来给薛小姐道歉。余先生怒瞪向余辉。

看着围着薛姗姗低头道歉的余氏一家,薛宝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画风突然逆转,还让她有点接受无能!

这个叫凤昱纶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轻描淡写的就让薛姗姗这个小贱人扬眉吐气了?

薛宝珠恨得牙痒,更是嫉妒得发狂,这死丫头有哪点比得上自己,凭什么能拥有这么好的男人!!

被余氏三人的谄媚劲跪舔得实在受不了,薛姗姗故作大度的一挥手,说一句滚吧,这才换来耳根清静。

刚才趾高气扬的余家人,顿时如蒙大赦,赶紧夹着尾巴溜出门。

薛姗姗心里的积郁一扫而空,盯着眼前的一群人露出冷笑。

说来凤昱纶好像跟她有缘似的,刚才母亲一气之下往车流中冲去,却好死不死撞上了他的车。

要不是凤昱纶远远认出了她,及时刹车,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下车询问原因,薛姗姗无奈之下只得吐露实情。

她让他在母亲面前装一下男朋友,免得楚卿想不开,可大概是薛姗姗今天出门踩狗屎,凤昱纶不但同意当她的临时男友,还居然亲自开车送她回别墅。

然后,就是展开了这神一样的剧情。

凤总!薛梁峰这会儿脸都快笑烂了,自家女儿攀上更大的树,便把余辉抛到脑后,我这就让夫人亲自下厨,您留下来吃了饭再走?

凤昱纶眼睛不抬,冷冷的说,你就这样算了?

薛梁峰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女儿刚才也告了自己一状,讪讪的赔笑,凤总,我我是她爸呀。

哪有当爹的向女儿低头的?

可是凤昱纶却不打算放过,只目光冰冷的盯着他。

我,我这就向她道歉。薛梁峰叫苦不迭,在心里把薛姗姗骂得狗血喷头,可是表面上却不得不打着哈哈向她道歉。

还有我妈!薛姗姗仗势又冒了一句。

等她安然回来,我亲自向她道歉。薛梁峰被逼无奈只好承诺,一张老脸窘得像猴子屁股。

薛姗姗磨了磨牙,看来‘凤昱纶’还真好使,要不是他根本看不上自己,她还真有点想抱上这个大粗腿了,至少母亲在家里会抬得起头来。

又向他怀里蹭了蹭,薛姗姗故意当着家人撒娇,昱纶,今后要是再有人欺负我

不会。凤昱纶低下头,薄唇暧昧的贴近她的耳朵,这世上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

两人的‘亲密’互动,看得薛宝珠眼睛通红,暗暗攥紧了拳头。

无论用什么方法,她一定要把这个男人从薛姗姗手里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