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苏煜承楚泠我曾紧抱你免费阅读-我曾紧抱你全文无弹窗

苏煜承楚泠我曾紧抱你免费阅读-我曾紧抱你全文无弹窗

2019-11-07 11:53:02作者:聊逍遥兮容予

苏煜承楚泠《我曾紧抱你》免费阅读全文,苏煜承楚泠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我曾紧抱你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我曾紧抱你》全文简介:爱你,就像刀尖上舔蜜。无法逃避的,带着血腥味的爱情...

苏煜承楚泠我曾紧抱你免费阅读-我曾紧抱你全文无弹窗

苏煜承楚泠《我曾紧抱你》免费阅读全文,苏煜承楚泠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我曾紧抱你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以往的楚泠会怎么做呢?她会愤怒,会怒斥楚袅是个贱人,最严重的就是上一次气昏了头之后朝着楚袅摔东西,然后楚袅只需要乖乖躲在男人身后就好了,苏煜承会站在她的身后,对楚泠施以更加冷酷无情的惩罚。

  这个道理彼此心知肚明,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现在这里站着的,是已经死心的楚泠。她已经不在乎了,只用了不到三天,高高在上鲜衣怒马的楚大小姐,已经学会了隐忍和退让。她知道自己想要的只是把舅舅救出来,至于和苏煜承的爱恨纠葛,和楚袅的针锋相对,在这个目的面前,统统无所谓。

  苏煜承的视线转到她的脸上。楚泠微微抬起头,和他对视。是这样吗?他盯着楚泠的眼睛,缓慢地开口。

  是的,楚总。楚泠微微弯起了眼睛,脸上便有了两分笑意。对于楚袅的污蔑全盘接收,没有一点反驳甚至解释的意思。楚泠维持着这个表情,心中却没有一丝波澜。在此刻她才发现,当真的下定决心不再爱一个人的时候,虽然心里会空落落的,更多的却是释然。

  她再也不会因为苏煜承患得患失,也不会因为楚袅和他紧密依偎而觉得痛苦不堪。在她想要紧紧抓住所剩不多的感情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裂痕早已经扩大到无法弥补的地步,只是她选择遮住眼睛,装做什么都没发生。

  去通知各部门经理,半小时后召开临时会议。苏煜承看到她波澜不惊的眼神,对怀里的女人更添了几分不耐。

  麻烦姐姐快去吧,经理们的办公室不难找,去找李秘书问一问就好了。虽然心有不甘,发觉苏煜承情绪波动的楚袅机智的选择了退一步。

  你去,她不知道路。苏煜承冷冷地开口,狭小的空间里气氛紧张起来,马上。

  楚袅看了看立在办公桌前的楚泠,又看了一眼身边男人的脸,不甘不愿地出去了。

  把手给我。苏煜承上前一步,拉起她的右手。

  楚泠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手,即使心里再怎么明白,身体却还是不会骗人。她讨厌刚刚搂过楚袅的手接触自己。

  苏煜承却不在意她微弱的反抗,把包着手帕的右手放在眼前,解开了手帕。因为碎瓷片很尖利,伤口虽然小,却比较深,流出的血浸透了食指附近的布料,洇出一小片暗红色。

  他抬眼,看见楚泠没有表情的脸。对上苏煜承的视线,楚泠有些诧异他的眼神,微微扬起了嘴角。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不能受一点委屈。苏煜承下意识放开她的手,难免有些诧异。楚泠心高气傲,又是被千娇万宠着长大,除了楚袅和楚袅的母亲,基本上没受过什么委屈。即便有人不长眼欺负了她,当时就要直接报复回来。李家待她如亲生女儿,关恒熙也事事护着。哪怕自己不说什么,他们也要为她出头的。

  李家是当之无愧的商界大家族,不然楚汉铭也不会十几年就能爬到现在的高度。他虽然善于左右逢源,李家的帮助才是他中前期安身立命的资本。

  他还记得某一次李家邀请自己去做客,楚泠想要做某一道菜,切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这个消息再几分钟之内传遍了别墅三层楼,上上下下如临大敌,李太太差点把家庭医生喊过来给她做一遍全面检查。作为局外人,苏煜承深刻见识到了她的受宠程度,和作为楚家大小姐的娇生惯养。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当时眼里含着泪缠在自己面前求安慰的楚泠,确实让他心软了。她曾经也是乐此不疲地在苏煜承面前转来转去,哪怕多说一句话都要偷偷高兴很久的傻姑娘。而现在,在他面前,她成了披着铠甲的勇士。

  就在前不久,和舅舅联系颇为紧密的某位官员失势,舅舅那边难免也有些波折。只是谁也没想到楚汉铭反咬一口,加上苏煜承的推波助澜,才导致李家陷入这种境地。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楚泠微微垂下眼,遮住了眼底的真实情绪,世事无常。

  真是少见,你也会说出这种丧气话。苏煜承抬起她的下巴,挑着眉感叹:你还记得下一句是怎么说的吗?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你已经占据了要路津,不是吗?楚泠仰着脸看他,心底涌上来无尽的疲惫,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

  遇见你之前,我从来没有受过委屈。她定定地看着苏煜承含情脉脉的桃花眼,一字一顿,每个字眼里藏着连自己也难以发觉的悲哀。

  早过去的三年里,她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如果没有遇见苏煜承,自己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可能会和关恒熙恋爱结婚,也可能遇见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她可能会循规蹈矩度过少年时代,也可能会成为叛逆少女。人生的岔路口无穷无尽,在无数次的偶然选择之后,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爱吗?深爱过。恨吗?恨到骨子里。然而现在,她只能在这里仰人鼻息,用所拥有的一切祈求这个男人,帮自己一把。

第十五章

  冬日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微暖和煦,恍若春日。楚泠忍不住自嘲,自己的爱情也像极了这一束阳光。隔着窗子的人看过去,只觉得灿烂辉煌,只有本人才知道,像刀子一样刮在身上的风,深入骨髓的寒冷是什么滋味。

  在一瞬间,苏煜承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虽然说不清楚,但这种感觉如此鲜明地横贯在心中。这种隐约的不安,让他放下了自己的手。

  楚泠低下头,看了看血液凝住是伤口,把散开的手帕重新包起来。苏煜承抿了抿嘴唇,转身走到门边,拉开门。

  楚袅今天还会让自己什么呢?楚泠动了动手指,感受着略显尖锐的刺痛,想着即将迎来的楚袅的刁难。不外乎是端茶倒水的琐事,她很享受把曾经高高在上的楚大小姐当做佣人指示,以彰显自己的优越感。

  苏煜承回头看了她一眼,楚泠站得很端正,颇有些低眉顺眼的意味,和他记忆里的楚泠有了很大的反差。而让苏煜承不解的是,他并不怎么喜欢现在这个变温顺了的前妻。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扰乱了他的思绪。

  阿承一直没有走,是在这里等我吗?打开门后,苏煜承回神,楚袅没有看到他脸上恍惚的神色,但是对两个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却分外敏感。她熟练至极地挽上对方的胳膊,大家都准备好了,要我陪你去会议室吗?

  虽然说是总裁秘书,工作中楚袅却没发挥多大的作用,简单的事情不愿意做,要紧的事务也轮不上她插手。外有三个秘书,内有四个助理,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别的倒不怎么会。楚袅的秘书头衔,更像是为关系户设置的闲职。

  苏煜承眼角的余光看到再一次缠上来的女人的手,直接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动作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厌烦。楚袅的脸僵了一下,在看向楚泠的一刹那,心中百转千回,心头的不安和尴尬转化为愤怒,冲向了全然无辜的楚泠。

  对了,我看窗户也脏了,清洁工可能忙不过来,麻烦姐姐去擦一下窗户吧。楚袅看了看姿势不变站在原地的楚泠,又转向了她背后的窗户,外面可能比较难擦,毕竟前两天下的雪很大,吃饭之前,先把里面擦完吧。

  对了,她笑着拍拍手,穿着裙子不好爬上爬下,弄湿了也不好看。一楼的清扫处还有几套衣服,工具也都齐全,姐姐快去换上吧。

  楚泠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右手背到背后,狠狠攥紧了。刚结的血痂崩开,血又开始往外流。

  还有,抹布也拿走,我受不了它的味道,太冲了。一会儿记得要用消毒纸巾擦一下桌子,细菌太多了。

  想要尽力掩饰自己愉悦的心情,楚袅翘着嘴角眉飞色舞地盯着她,不断的催促,一会儿就要下班了,清扫间锁上门就不好了。要是被大家看到姐姐推着清洁车在走廊里走,影响多不好啊。

  话是这么说,她巴不得所有人看见楚泠穿着老旧肥大的清洁工的衣服,拿着拖把抹布被所有人围观。一看到楚泠从天上被拉到了地上,她就忍不住想要把这位花容月貌高高在上的公主踩到脚底下,在她头顶上作威作福。

  楚泠狠狠咬住下嘴唇,看了一眼苏煜承。他左手插兜,仿佛置身事外,无动于衷。

  即便是眼底水汽聚集,楚泠深吸一口气,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哭。即便是她强求了这段婚姻,即便是她十几年来不自量力地缠在苏煜承身边,他如今不一点旧情都不念的模样,还是让她浑身发寒。

  马上就去。楚泠低头,把长长的卷发扎起来,低声重复了一遍,马上就去。

  好疼啊有个声音从心底里传出来,绕过两个人之后,她摁住心口,加快脚步出门。

  停下。苏煜承被她的眼神看的莫名愧疚,难得良心发现,叫住了她。

  还有十五分钟开会,去做会议记录。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腕表,发号施令。

  楚袅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原本温柔娇俏的面容一瞬间扭曲,恶狠狠的瞪了楚泠一眼。然而脸转向苏煜承之后,又迅速调整好表情,一瞬间灰姑娘附体,哀哀怯怯地仰着脸,大眼睛里含着泪,阿承

  苏煜承瞟了她一眼,极其冷漠的抬脚离开。

  无疑,楚袅是有小聪明的,这种小聪明让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即使有私心,目前尚在苏煜承可接受范围之内。只是她在扳倒楚泠之后,太过得意了。楚泠跟在苏煜承后面,用眼睛的余光瞟过陷入茫然和不安的女人。她不知道苏煜承为什么会喜欢上楚袅,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他喜欢听话的女人,而楚袅足够听话。说白了,很多男人都喜欢听话温柔的女人,楚袅出了一次国,容貌也出色了不少,是一个拿的出手的情人。而今天,她太过得意轻狂以至于失了分寸,惹得他不高兴了。

  想这些干什么?楚泠暗自嘲笑自己多管闲事。和楚袅相比,自己的处境才更可悲。

  临时会议开了一个半小时,楚泠坐在会议室的角落做会议记录,期间苏煜承的视线数次扫过角落,她没有抬一次头。

  她的头发还是之前随手扎起来的低马尾,耳垂上小小的钻石没有了头发的遮挡,在光线明亮的会议室里,闪烁着细碎的星光。他是不是往那里看一眼,想知道楚泠什么时候会抬头。可是没有,连一次也没有。她只是低着头,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一缕长发散在颊边,偶尔小幅度地晃一下。

  在订婚之后,楚泠有一段时间很乐意来公司参与苏煜承的生活。那时候他刚刚从继承人转变为掌权人,不仅要面临来自外界的怀疑,还要承受来自苏家内部的压力。开会,洽谈业务,亲自跑上跑下,忙的不可开交。

  那一整年,他没有一天休息过。尽管订了婚,约定了婚期,结婚也像是遥不可及。楚泠刚刚大学毕业,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早上来公司,一直陪他到晚上。她并不会插手苏氏集团的内部事务,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最重要的一点是,苏煜承不喜欢。他是个权力欲很重的男人,楚泠很清楚。她喜欢坐在他旁边陪着他,尽管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

  那时候苏煜承开会,楚泠就坐在相同的位置,托着下巴眼睛亮亮的看着心上人。他年少有为,深谋远虑,是当之无愧的商界奇才。楚泠爱极了他站在众人面前阐述观点,规划公司蓝图时挥斥方遒的霸气。

  他还记得,某次忙到凌晨两点,整座大厦只有一个办公室里亮着灯。他倚在靠背上休息,楚泠窝在沙发上睡得很熟,又黑又直的长发散在脖颈和脸颊,更衬得面如芙蓉。他就这么看着睡得人事不知的小姑娘,等他回过神,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那也许是心动,但是这份微小的悸动,远远比不上苏煜承的自尊心。楚泠舅舅态度并不算好,并且强硬地表示,注资的条件就是在一年内和楚泠结婚,对苏煜承来说,这次谈判是他的耻辱。而之后两人不断升级的矛盾,很快消磨了他对楚泠为数不多的感情。

  吵架,分居,第三者楚袅的横插一脚,楚泠指责,怒斥,把楚袅赶出国,而在感情上,苏煜承比她更加决绝。

▲《我曾紧抱你》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