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白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免费阅读-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全文无弹窗

肖月白《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免费阅读全文,肖月白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全文简介:他替她摆脱渣男的狼窝,却将她强行代入他的虎穴。她成了他的贴身佣人,保姆,司机……白天黑夜,她所有的时间都在伺候这尊大佛!有一天他忽然说爱她,某女受宠若惊。她开始逃,他疯狂追...

肖月白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免费阅读-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全文无弹窗

肖月白《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免费阅读全文,肖月白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4章感动

  我被眼前的他,给吓到了,活像是傻子一样,浑身梆硬的呆愣在哪里。

  怎么,想我死吗?他直喘粗气,高大的身形来回摇摆着,像是随时都要昏倒,修长的手紧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

  我打了一个哆嗦,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钻到他的手臂下。我使出了浑身力气,紧咬着牙关,搀扶着他一步一难的,往更舒服一点的小客厅走去。

  因为我们体重上的悬殊,快到小客厅的沙发的时候,我腿一软,他顿时失去了平衡。我们两个跌跌撞撞的往沙发上扑了过去。

  你,你怎么样?我不知所措的问道。

  现在是没事,不,不过你坐着我的伤口了。肖月白没好气的说到。

  我低头一看,可不我正坐在他的大腿上。下一秒我就像是触电了是的,立刻弹跳了起来。

  情急之下,我无措的抓了抓头发说:我去打急救电话。

  不!不用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去医院他拉着我的手腕。

  可是,你看起来太严重了。我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了一把。

  我承认,那一刻我心痛的厉害。

  更奇怪的是,像是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坚持不去医院,还说经过上一次,他觉得我的技术不错,比专业医生差不到哪儿去。

  我知道他是在说笑,可是如果他不去医院,我只能翻出药箱准备下手。

  你忍着点。我紧咬着牙关看着他,血流的太多了,他白净的衬衫整个都被血染了一般。因为时间的关系,许多地方都干涸了,伤口紧咬着衬衫。只要稍稍碰触一下,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疼。

  这个需要剪了,你忍着点。我眨动着一双眸子,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我粗鲁的用袖子擦了一把,可是眼泪就是那么不争气,一个劲儿的往下滚。

  就连拿剪刀的手,都在发抖。

  他拍了拍我的手面:放轻松一点,不然我可能更受罪。

  再怎么受罪,也没有你现在受罪。你说你,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就不知道保护自己。

  我低着头嘟嘟囔囔的,一边给他剪开衬衣,一边埋怨。

  不知道这样,有多吓人嘛。

  嘶——随着我最后一下,把最后一片衬衣连着他的血肉四下,他不禁抬起头来,一声闷哼。

  一定是疼急了,不然他一定会闷声不吭的。

  那张削尖了的脸颊,两行冷汗顺着下巴啪嗒,啪嗒的低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我像是关心小孩子一样,凑到他的腹部吹了吹。好像这样做了,他就能减轻痛苦似的。

  我实在不忍心仔细看他身上的伤口,有些地方像是被火烧了的,鼓起了大血泡。还有很多地方都是针眼,有些地方还在往外渗血。最严重的是腹部的那一刀,足有十几厘米的伤口。皮肉绽开,要不是外边扎着的那条领带,我想他根本就熬不到回来。

  不,你必须要去医院。我做不了,做不了!我实在忍不住,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你可以。再说,我也等不及救护车来了。他说话越来越弱。

  等我抬起头再看他的脸的时候,他脸如白纸,没有一点血色。

  我抓着他的手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体温,再急速下降。

  我我茫然无措。

  快点吧。他催我。

  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准备了消毒的用具,还有阵线。

  他这个伤口,必须要缝合。

  我紧咬着嘴唇,把伤口做了处理,把手上的阵线消毒,整装待发:会很疼!

  他点点头,抓了一侧的鸡毛掸子,把手抓的那一头,紧咬在嘴巴里。

  我看他准备好了,下手拿阵线穿过他的皮肉,一定要快越满他越是遭罪。

  我在心里,不住的提醒自己。

  可是,等我下手的时候,手指还在不由得哆嗦。我气的一巴掌打在了右手的手背上,这才镇定了一些。

  缝合了十几针后,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我累惨了一般,瘫坐在地上:算我求你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我再也不想经历这些了。

  我好累!

  总感觉,我比他还要难受。

  肖月白看了看自己身上,冷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不,不错!再练习,练习是可以当我的贴身医生了。

  我不要!肖月白,我告诉你我受不了。我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鼓足勇气抗议道。

  他要折磨我,要怎么我,我都觉得没什么。

  我唯独害怕这个。

  这个给你。他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递到我的面前。

  当我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他手上的东西的时候,惊呼道:我的玉佛吊坠?

  是!他拉过我的手,把染血的玉佛吊坠儿,塞到我手里。

  你是特意去要这个东西的?我明白了什么。

  他却说:我是很讨厌你说梦话的样子。

  肖月白愈发的云淡风轻,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你知道嘛!大晚上的被你梦话的声音吵醒,是多让人心烦的事情。

  

  别那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一脸嫌弃的抿了抿薄薄唇:你这表情真的是我看到的最丑的表情了。紧接着,他抚摸了一下额头,告诉我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动不了啦。你帮我把沙发调低一点。

  我乖乖的配合他,给他调整了沙发。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叫嚷的刺耳尖叫。

  让我进去,你个臭下人也敢当着本小姐的路。让开!

  江女士,请您自重。先生早就吩咐过,晚上不让您进!那是阿姨的声音。

  怎奈,那个女人嚣张的厉害:给我滚开,你个老不死的。那是我和肖月白的情趣!你丫儿的还以为他来真的啊!再说,这一次我真的是有急事。

  女人疯狂的冲了进来,那傲慢的高跟鞋声音,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极为压迫感。

  啊

第15章江林绾

  那一声刺耳的惨叫声,让我一阵抓狂

  我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女人的相貌,她就像是一阵风似的冲到了肖月白的身边:呀女人的声音在高频率颤抖着,两只手放在唇边,紧咬着:我就知道,你伤的很厉害。

  奇怪的是,面对这样抓狂担心他的女人,肖月白面上无任何情绪上的波动,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厌烦之色。

  女人尴尬到不行,愤然转身把目标锁定在我身上。

  她身上的那种戾气,让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那女人扭动着杨柳细腰,一步步缓缓地走向我。在距离我不到两步的距离,她停了下来,眯起那双妩媚一般的眼眸,像是要把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给看一遍似的。

  终于,她冲上来:是你?

  啪——

  在我猝不及防下,她猛地挥手,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

  别看这女人长得纤瘦,这手上的力气可真是不小。这一巴掌给我打的头昏眼花,险些昏倒在地上。

  够了!林绾。突听的,身后的肖月白一声怒吼。

  那女人浑身紧绷起来,她蓦然的转过身去,难以置信的看着肖月白:你凶我?你为了她弄成这幅样子还不够嘛?你还凶我?

  林绾指着我:她凭什么值得,让你那么牺牲?

  女人说着,再次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领口:为了你那块儿该死的破玉,你知道肖月白经历了什么吗?夜凡差点把他折腾死。难道你那块玉,比他的生命还重要吗?

  我呆滞着,被她用力耸动着。

  我想象得到,夜凡是多么的变态,我也能想象得到当时肖月白是有多痛苦。但是由这女人嘴里说出来,我还是无法承受得住。

  住手!紧接着肖月白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把住她的手腕,把她生拉到了一遍。

  林绾一个没站稳,跌坐在一侧的沙发上,她掩着脸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哭诉说:肖月白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你没有为我做什么。可是你,居然为她

  这跟你无关!肖月白依旧面无表情。

  怎么跟我无关?从你进我家的第一天开始,你的一切都跟我有关系。

  江家对我养育之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会还但是你也休想左右我的任何事情。肖月白深吸一口气,对那女人说道。

  林绾的脑袋摇晃的像是拨浪鼓似的:你,你还不起。你真的不想要命了?

  如果,你非要这样,我把我这条命还给你江家。肖月白阴着脸,回道。

  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受控的人,但是江林绾偏偏要把他控制住。

  只能说这女人是自讨苦吃,我还能说什么?

  你非要这样吗?你宁可不要性命,你也不要跟我在一起?江林绾瞪着一双眼珠子,瞧着我:就为她?

  肖月白想也没想:没错!

  两人谁也不让谁,僵持着。

  最后还是江林绾妥协了:好,好!你别后悔。

  女人带着满腔的愤怒,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意识到这是一个狠角色。

  她这是要找麻烦啊?

  呵!她找的麻烦还少吗?肖月白冷笑一声,随后重新做回到沙发上。

  昏暗的光线下,我们的目光交错。

  其实,你不用这么做。

  我不这样做,难道你还想回去,自己拿不成?肖月白双眸一沉,说道。语气中多少有些醋意。

  我呆住,赶紧辩解说:不是!

  不要跟我说,梦里还呢喃的东西,你可以轻易舍弃。我不信!肖月白直接把我的后路给堵死了,紧张的我直吞口水: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就剩下你自己去!你也知道,像是那种重要的东西,夜凡怎么可能让家里的人轻易找到?

  他这滴水不漏的性子,真是让人抓狂。

  紧接着,他愤怒的一巴掌打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吓得我离开看向他!

  所以说,你想过回去是吗?他的眼底泛着一抹悠悠的寒意。

  他的占有欲,强烈的让我觉得可怕。

  别说付之行动,就连想都不要去想。

  我只是想拿回东西。我使尽全力,沉住气,解释说。

  他没在说话,随后招招手示意我离开。我像是得到了特赦令似的,赶紧往房间走。等我回到房间,我听到楼下阿姨同他细微的谈话声。

  先生,傅小姐真的挺不错的。

  我知道。行了,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肖月白说道。

  紧接着整个偌大的城堡里,又恢复了平静。

  他在小客厅发呆,我坐在床边发呆。

  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时间,我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他走了进来:睡了?

  没有!我赶紧坐起身来,想去扶他。

  不用,我好多了。他缓缓地走到床边,坐在我的身边:她叫江林绾,可以说是跟我一起从小长大的。多年前也是江家父女救了我一命,把我养大的。

  他竟然跟我主动说起了他的身世。

  是这样?所以她也一直爱着你?

  是!江父有意让我娶了林绾,继承江家的家产。可是,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并无其他!我做不到把兄妹之情,变成所谓的爱情。

  他说到这里,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份心酸。

  我想他这样的人,是不愿意受到控制的吧!而且还是那种一眼定终身的人物,我能理解。再说,像是江林绾那样的女孩子,那么嚣张跋扈,肖月白没道理让自己痛苦一辈子。

  嗯!所以你很矛盾?

  可以这么说吧。对江家,我是下不了狠手的。肖月白无奈的说道。

  他这种性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无奈至极了。

  他说,都这些年过去了,他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他从没有这样窝囊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我有个主意。瞧他这样为难,我灵光一闪回道。

▲《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完整版已有~

夺心契约腹黑总裁很迷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