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云初席墨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免费阅读-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全文无弹窗

云初席墨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免费阅读-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全文无弹窗

2019-11-07 11:41:59作者:小莫

云初席墨《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免费阅读全文,云初席墨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全文简介:初相见。他对她百般欺辱。云初恨他惧他,只想逃离。为了一张一样的脸,她被迫承受着他的怒火与恨意。风水轮流转。几年后,云初看着电视上新晋的男星:好帅啊,想嫁。席总:&ldquo...

云初席墨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免费阅读-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全文无弹窗

云初席墨《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免费阅读全文,云初席墨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4章:破罐子破摔吧

  贺依娴紧张的低下头,双手绞在一起一副无措的样子,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席沉温雅的脸上,一双眸子淡淡的看着贺依娴,贺小姐这意思是我家的下人应该归你管了?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席家的人了?

  席墨听得出大哥动了气,可看了看贺依娴,她到底是救过自己的人,这些年他拿她半个妹妹的。

  大哥说的是,这事到此为止了。

  怎么能到此为止,怎么说的真的好似她犯了错一样!贺依娴垂下的眸中满是恨意。

  不行,绝对不行。

  大哥,您就这么信小殊的话么,她不过是一个佣人!

  闭嘴!席墨厉喝一声。

  贺依娴不服的看向前方的小殊,这个下人居然这么嚣张,难道是席沉看上她了?

  呵,肯定是暗地里爬上了席沉的床,把这个瘸子伺/候的舒服了吧,YJ的女人!

  贺小姐,我是来看护我表哥的,您也别一口一个佣人了,弄不清别人家的情况就在这里耀武扬威?您这是打算进席家当家做主还是什么?小殊笑的讽刺,不知道你看上我哪位哥哥了?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看到你哪位哥哥?贺依娴的脸猛的一白。

  连云初都不可置信的朝小殊看去,怪不得她敢当众怼席墨的话,怪不得席沉对她尤其包容,她竟然是席家的表妹?

  不,你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席墨哥哥说过你是他表妹!

  连屋中的女佣脸色都惶恐起来,何殊的确没说过自己与席家的关系,她们只知道何殊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医学方面的专家,是二少爷送来的人。

  一直以为能得少爷们另眼相待是因为她的医术,这些女佣虽然听她的话,但也没少挤兑她!

  一时间人心惶惶。

  贺依娴惊慌了片刻迅速的沉静下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席墨哥哥,她是你表妹啊,你怎么一直没跟我说。

  小殊之前去留学,回国后她自己要来照顾大哥的。席墨答非所问的看了贺依娴一眼,看得贺依娴一阵心惊。

  他的意思是没必要与她说吧。

  一场闹剧草草收场。

  正好快晚间了,我也饿了,云初,你推我去餐厅。

  席沉是在帮她躲开席墨,云初心中一阵感激,走上前,小殊将轮椅交到云初手中。

  大厅中只剩下席墨与贺依娴,星星在一旁女佣怀里沉着小脸不说话。

  席墨阴沉着脸看着云初缓缓远去的背影,这个女人之前一直装的柔顺的跟多无辜的受害者一样,没想到转眼到了大哥这里连道歉都不肯。

  大哥,我也还没吃晚饭,我留在这陪你一起!

  席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云初推着席沉,脸色微变。

  餐桌前,席沉坐在首位,左侧坐着小殊与席星,右手边是席墨与贺依娴。

  云初立在桌旁,感觉餐桌上的气氛很是尴尬。

  贺依娴脸上带着殷勤的笑要去抱对面的星星,星星到姨姨这边来,姨姨喂你吃饭。

  小殊正喂着席星喝粥,冷着脸看了贺依娴一眼,不必劳烦贺小姐了,有我这姑姑在还能饿着她不成?

  贺依娴脸上的笑僵住,看着小殊的眼中带着恨意,这个女人心机太重了,既然是席墨的表妹之前为什么不说,害她以为她是下人!

  她一定是故意让自己出丑的!

  没想到云初那个J人居然会和席墨的表妹关系交好,贺依娴只觉得云初的威胁性越来越大。

  添点饭。席墨冷声开口。

  云初上前接过碗,添了些米饭在里面递了过去。

  我要的是一点!席墨抬眼看她,眼底带着戾色,你是不是除了勾/ying男人什么都不会了!

  贺依娴脸上带着得意的笑睨着她,小殊微皱了眉,席沉什么都没有说。

  云初只感觉一股血气冲上头顶,这个男人当众羞辱诋毁她。

  她翻手拿过席墨手中的碗,翻手扣到桌上!

  再拿起来时,只有碗底的几粒米可怜兮兮的黏在碗底上,云初将碗往男人面前一放,你要的一半。

  啪!小碗被席墨甩到地上,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来,大手直接扼上了云初的手腕,你当我真的不会要你的命是么!

  咳,咳,你放开我!云初被掐得生疼,水汽在眼底弥漫,她的声音因为哽咽而泛哑,席墨你凭什么这样一直羞辱我!你这样会有报应的!

  报应?席墨的脸上阴冷的能滴出水来,好,好的很!

  五指渐渐收紧,云初的脸上已经泛了白,小殊担心的站起来去劝席墨,二哥,你冷静一点!

  她伸手去拉席墨的手臂,但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拉也拉不动。

  贺依娴眼中满是紧张和兴奋,席墨最好在气头上掐死她!

  阿墨,够了。席沉的声音响起。

  席墨的手微松,脸上收起笑容,眼神冰冷刺骨。

  他盯着委顿在地上的云初冷笑,是够了。

  他不会掐死她的,这个女人想死没那么容易!

  云初在小殊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昂着头脸色带着绝望与嘲讽,我不会再忍让着你了,左右一条命,你就杀了我吧。

  她不知道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席墨有一张极为帅气的脸,脸色冷漠带着森然的味道,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流淌着一股尊贵的感觉。

  这样一个男人,谁能看到表相下是一个怎么样的恶鬼。

  云初忽的笑了,笑的嘲讽又冷漠,她只觉得一颗心冰凉,本来她认为她能自证清白,然后离开这里。

  可今天她才发现,席墨是一个偏执又自大的男人!他分明是认定了自己是什么敌人派来的人。

  不把她弄死才怪,既然这样,只要她有一口气,他也别想太舒服了!

  席墨的目光如利剑般,在你承认一切之前,你想死都不可能,把她给我拉下去!关起来!

  小殊抿了唇,她知道自己二表哥的脾气,拉住一脸绝望还想再说什么的云初就往外走。

  出了房间,小殊叹了口气,云初,你不要跟他硬碰硬,你是占不到便宜的。

第15章:她是个现实的女人

  小殊有尴尬,她的身份特殊,虽然她相信云初应该是被二哥误会的。

  但她毕竟也算是席家的亲戚,她不可能背叛席家帮云初离开这里,只能说尽量的照顾一些云初。

  走廊上,云初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何殊一直扶着她回了她的房间,让她坐到床/上,又去找药膏替她涂抹伤口。

  安静的房间中,云初沉寂的如一个木偶。

  云初。何殊担心的出声。

  我没事。沙哑的声音中透着绝望,云初脸上扬起一抹生硬的笑来,小殊,你是你,他是他。

  她很感激何殊对她的照顾,也知道以席墨的脾气,何殊不可能从他手下救出自己的。

  对不起,我之前一直瞒着你,其实之前席家上下都没有人知道的,我也是想这样看看大哥这里的人是不是安全,如果暴/露了我是他的表妹,就看不到这里的真实情况了。何殊低声道。

  云初扯开唇淡淡的笑了笑,席家这种家族也许真的有很多仇敌。

  可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小殊为她处理好伤口就离开了,她还不放心星星。

  安静的房间中,云初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紧了自己,她脑中不断晃过储辰的脸,随之又被席墨的脸替代。

  她走不了了,也没脸去见储辰。

  但是她不想再容忍下去了,她堂堂的一个高级白领,被席墨不分青红皂白的强了后囚禁在这。

  想到储辰,云初一阵阵的心酸,她和储辰在一起这么久,储辰视她为珍宝般,两个人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是吻,还是蜻蜓点水式一扫而过。

  她五年前失忆过,这五年间她唯一的恋人就是储辰了,初恋般的美好全部被那个人粉碎了。

  只是不知道现在储辰怎么样了

  眼泪浸中枕头,云初全身都隐隐作痛。

  她闭着睡又被这一切折/磨的睡不着,过了许久,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在了床前。

  席墨静静的站在床前,眼睛紧盯着床/上的女人。

  他看过不少人,今天也看得出这个女人是真的急了,一股绝望的味道。

  可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如果她不是霍霖霄的人!

  如果不是,席墨紧皱着眉,看着那张与南欢一模一样的脸,心中微微震了下,他刻意的回避了云初是无辜的那个念头,冷着脸转身就朝外走。

  她怎么可能是无辜的。

  是不是来看我死了没。微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席墨猛的转身看去。

  床/上的云初已经睁了眼,依旧是刚才的模样,只是眼中一片死寂。

  席墨,你想囚禁我就囚禁着吧,但是你永远也别想让我认下不属于我的罪名!

  女人的声音果绝,席墨微蹙了眉,难得的他这次没有上前去收拾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门被重重关上,云初紧张的心缓缓放了下来。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反抗,她受够了这样屈/辱的活着。

  餐厅中,贺依娴不安的坐着等着席墨回来。

  她咬着下唇,微颤的手暴/露了心中的不安,她从来没见过席墨这样关心一个人,明明是他险些掐死了那个J人,可之后他竟然又去了那J人那里。

  他是不是在挣扎什么!

  嫉恨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贺依娴脸上的笑都快维持不下去了。

  何殊已经回了饭桌前,桌上的饭菜都收拾下去了,上了些水果与花茶。

  贺小姐。一个淡淡的男声响起,贺依娴抬头看向席沉,脸上挂着温婉的笑。

  大哥,怎么了?

  云初现在是我这里的佣人,不是席墨那的,我希望你下次打狗也看着些主人。席沉的话似是玩笑,轻松的语气却让贺依娴暗暗心惊。

  这个男人虽然瘸了,但身上那股上位着的气势仍让她有些发忤。

  大哥,这也不能怪我,是她先

  行了,我累了。席沉摆了摆手,何殊立刻站起身推他回去。

  餐厅中只剩下的贺依娴一个人,周围的女佣目光都有些怪异。

  她是客人,可如今主人全都走了,她坐下去仿佛赖在这里一般,但她要坐下去!她要等到席墨回来!

  贺依娴暗暗咬牙,这些年为了让席墨对她哪怕有一点,一点点的好感,她什么没做过!何况是这点异样的目光!

  时钟缓缓的转到了十点,贺依娴拿起手袋,看了看一旁的女佣,重重的瞪了她们一眼走出了餐厅。

  席墨已经离去了,这是他最近第/一/次抛下自己,出了楼,坐上自己来时的车,黑暗中贺依娴紧盯着席家山庄的别墅。

  席家山庄包含着几处别墅,席沉是单独住着的。

  目光死死的盯着三楼的灯光,贺依娴将指甲狠狠的掐住座垫中。

  她一定要让那个云初死!不管用什么方法!

  

  云初几乎是一夜没睡,天色微曦时她双眼通红的盯着天花板被晨光一点点照亮。

  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般,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必须想办法逃出这个地方,上次如果不是遇到星星掉在地洞里,她说不定已经逃掉了。

  如今她应该假装顺从,再找准时机逃掉。

  可想到席墨那个恶/魔,怒火就冲得她头脑发昏,之前不涉及星星,他那样对她她还抱着能离开的希望就忍下了。

  经过昨晚云初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

  云初,起了么?何殊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等云初应了声后她推门而入:你眼圈怎么这么重,是不是没休息好。

  我还好,是有什么事吗?

  她住到席沉这里,何殊早上要照顾席沉很少过来。

  大少爷说要出去逛逛,他难得愿意出门一次,我想着你昨天晚上何殊话音犹豫,你心情也不太好,我带你一起去山庄里逛逛吧。

  云初除了那次逃跑在山庄里走动过,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楼。

  何殊推着席沉,她跟在旁边踏出了楼。

  清晨的阳光亮堂但不刺眼,和曦的微风吹在脸上,云初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

  上次逃跑她心急火燎的根本没细细打量席家的这个山庄,如今细细看了看,席家其实美的可以入画般。

▲《暖婚错爱总裁放过我》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