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第一巨富》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一巨富》最新章节目录

《第一巨富》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一巨富》最新章节目录

2019-11-07 11:24:37作者:安其拉贝贝

小说主人公是韩栋的小说叫做《第一巨富》,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其拉贝贝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孙旭从来没料到,自己会被当着众多同学的面,被一个女人修理了一顿。当他爬起来的时候,韩栋已经和徐雨柔离开了阶梯教室,只剩下一众围观者窃窃私语,不乏有人笑出了声。看什么看!都散了!王麻大声呵斥驱散了人群,孙旭当即逃

《第一巨富》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一巨富》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韩栋的小说叫做《第一巨富》,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其拉贝贝写的一本都市小说。

《第一巨富》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学姐的要求

孙旭从来没料到,自己会被当着众多同学的面,被一个女人修理了一顿。

当他爬起来的时候,韩栋已经和徐雨柔离开了阶梯教室,只剩下一众围观者窃窃私语,不乏有人笑出了声。

看什么看!都散了!王麻大声呵斥驱散了人群,孙旭当即逃离了教室。

在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孙旭气急败坏道:今天晚上就动手!那小子就算是有天王老子罩着也保不了他!我要让他在青阳市彻底消失!

明白了旭哥!这事儿不用你操心,到时候你等着看好戏吧。王麻搀扶着孙旭奉承道,几人上车前往医院,孙旭感觉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

青阳市中环新开业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内,韩栋和学姐徐雨柔对坐,面前桌上是刚上的神户小牛排以及莱克酒庄97年的限定红酒,毕竟是和女神共进午餐,韩栋现在也不差钱,好歹阔绰了一下。

然而,面对美酒美食,徐雨柔却并不感冒,假若不是家族背后的原因,她可不愿意伺候韩栋,在她的眼里,韩栋不过是个隐藏身份的纨绔子弟,本质上和孙旭没什么区别。

学姐,这家餐厅新开不久,口碑不错,你尝尝牛排怎么样。韩栋自顾自的吃着,扬了扬手里的刀叉。

徐雨柔冷着脸说道:韩大少爷,我接到家族长辈的指示,只负责保护你现阶段的人身安全,我不是三陪,请你搞清楚这点。

别这么严肃吗,刚才你修理了孙旭那家伙一顿,这餐算我答谢你还不成?吃好饭你是不是要教我个一招半式?那招过肩摔就很帅,回头教教我。韩栋微笑说道。

一餐饭结束,徐雨柔未动刀叉,显然有些嫌弃韩栋,她从小就是徐家的掌上明珠,身上的傲气是有的,对于韩栋这种气质一般的人,多半看不上眼。

两个小时之后,俩人到了学校的跆拳道社,跆拳道社内,摆放着三座金灿灿的奖杯最为惹眼,大大小小的金牌不在少数,这些都是徐雨柔为跆拳道社得到的荣誉,份量最重的就是那三座蝉联的全国高校搏击冠军!

就在韩栋观看着这些奖杯的时候,徐雨柔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她换了一身洁白的跆拳道服,一根黑带将芊芊细腰束缚住,即便是宽大的服装,也掩盖不了学姐玲珑有致的身材。

就在韩栋看得有些入迷的时候,徐雨柔将一套衣服扔在了他的头上:去把衣服换了,你不是要学过肩摔么?我今天好好教教你。

换好衣服后,徐雨柔开始了对韩栋的‘特训’。

嗵!

嗵!!

嗵!!!

接下来十分钟内,跆拳道馆不断传来沉闷的声响,好在场馆有软垫防护,韩栋不至于在一次次被摔中骨头散架。

想要学会揍人,就要先学会被揍,你的手能不能老实点!徐雨柔活动了一番筋骨,对趴在地上的韩栋说道。

先后的几次被摔经历,让韩栋仿佛摸索到了过肩摔的诀窍,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避免不了的肢体接触,让他无意识的抓到了不该触碰的地方,这让徐雨柔的俏脸一红,但只能故作严肃警告。

在此之前,勤工俭学的韩栋什么工作都做过,甚至还去工地搬过砖,加上一米八七的身高,体能自然好不逊色。

当徐雨柔发动第N次过肩摔的时候,韩栋稳稳扎住了马步!随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一只手穿入徐雨柔的腋下。

措不及防的徐雨柔,过肩摔生生被韩栋化解!身体当即被他直接抱了起来!

学姐,我的学习能力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韩栋将徐雨柔搂在怀里,轻笑着问道。

过肩摔不成,反被韩栋抱了起来,徐雨柔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她红着脸娇责道:你放开我!

虽然心中不爽,但对于韩栋的学习能力,徐雨柔是吃惊的,他能够这么快掌握技巧,说明还是有点天赋的,而且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她发现韩栋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韩栋已经基本掌握了过肩摔、侧踢和回旋踢的技巧,这让徐雨柔颇为吃惊,如果按照这个进度下去,不出半个月,自己可能都不是韩栋的对手了!

听说韩家人都是人中龙凤,家族血脉极其优良,这家伙的学习领悟能力也太强了吧!

学姐,这几招我都学腻了,不是还有更厉害的招数么?你再教教我,教会我之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不是么?有此技傍身可防小人,韩栋自然想要多学习一点。

徐雨柔看了眼展柜里的奖杯,随后目光复杂的看了韩栋一眼。

让我叫你其他招式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徐雨柔若有所思说道。

韩栋完全可以无视徐雨柔的条件,但他还是好奇问道:学姐你尽管说。

我可以对你进行全方面的提升,不过你必须要作为跆拳道社的成员,报名参加月末的全国高校搏击大赛,把冠军荣誉留在咱们学校。徐雨柔开门见山说道。

一个月后徐雨柔即将毕业,没有资格代表学校争取四连冠,因此她将希望寄托在了韩栋身上。

韩栋几乎连想都没想,他点头道:当然没问题,但我也有个条件,来而不往非礼也。

如果我拿到了全国高校比赛的冠军,学姐你能不能和我交往?

徐雨柔冷哼一声,补充道:全国高校联赛的冠军,你以为那么好拿?如果你真的能办到,我就答应你!

一言为定,这个冠军我要定了!韩栋异常自信的说道。

实际上,徐雨柔的想法很简单,假若韩栋真的能够完成诺言,说明他是个上进的人,而且平心而论,身材挺拔的韩栋长相俊朗,就算是答应做他女朋友,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整整一个下午,韩栋的学习进度飞快,甚至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已经达到了拳脚相当的地步。

就连韩栋不知为何,只从成为家族继承人选之后,自己的学习能力好像变强了很多。

晚些时候,日暮西沉,韩栋独自回到马管家为他安排的住处,距离学校不远,他选择步行回去。

在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几个人影出现在了尽头,身后也多了几个断后路的人。

前后加起来,一共有七个人,手里拿着钢管和棒球棍。

这其中,就有杵着拐杖的韩栋。

被徐雨柔暴揍过后,他行动都有些困难,就像是个老头子一般佝偻着身体。

你这可怜的架势,去要饭估计能博得不少同情。韩栋丝毫不惧,甚至调侃起了孙旭。

孙旭红着眼说道: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今天老子不但要让你直不起腰,还要让你走不了路!给我打!

几名小混混纷纷朝着韩栋靠拢过来,作势要敲断他的肋骨!

韩栋一个高抬腿,朝着第一个冲向自己的混混砸去!正中耳门,一招ko!那混混当场晕厥了过去!

紧接着,他又使用回旋踢和过肩摔先后撂倒两人,八名混混瞬间折损过半。

见此情形,孙旭彻底傻了眼!这小子还是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废物吗?怎么和变了个人似的?

当几名混混全部折戟后,韩栋直接朝着孙旭走了过去。

你们特意挑了这段没监控的小巷,是不是以为可以胡作非为?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韩栋低沉的声音,让孙旭小腿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你你别过来!他紧张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韩栋认为,这烦人苍蝇之所以纠缠不休,说白了还是没有被修理到位!

咔嚓!

他接着便是一记侧踢,狠狠砸在了孙旭的背脊上,空气中传来脊骨断裂的声音。

你不是要废了我的腿,砸断我的骨头么?我这叫其人之道。

说话间,韩栋毫不留情的朝着倒地孙旭的小腿踹去!

小巷内,传来孙旭杀猪一般的嘶吼声

韩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得孙旭肝胆发颤,这个家伙,仿佛是一头已经苏醒的猛兽!

第4章 回收股份

孙旭的心头还是抱着侥幸与不甘。

韩栋,你,你怎么敢?你快放了我,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我要把你

你要把我怎么样?嗯?韩栋眯了眯双眼,眼底迸射一道寒光,吓得孙旭心惊胆战。

他怎么也没想到,韩栋竟然这么厉害,而且还有胆直接对他出手,想要开口威胁,却又却韩栋的威风震慑住。

韩栋冷语的同时,一只脚加大力道,直接踩到了孙旭的脸上,厉声问,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怕你?还下场,我现在就让你自己感受下自己的下场。

说完,他一只脚就要用力踏下去。

这一脚要是踩实了,孙旭可能真的就成残疾了!

孙旭吓得浑身颤抖,尖叫出声,不要!我求你,放过我吧!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我绝对不敢报复你,你也没有得罪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招惹你。

他说着,两只手用尽所有力量保住韩栋的大腿,惊慌失措委屈求饶的样子让韩栋看着很爽快。

他的脚停在半空中,心里琢磨着,虽然孙旭这小子说话不一定算数,回头搞不好又来暗算他,或者暗地里使些小绊子。

但是如果真的直接废了他,估计会有更大的麻烦。

他教训他本来就是为了清静和出气,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

希望你识相点!回头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使坏心思,我不止废了你的腿让你成成残疾,还要让你做不成男人!重声丢下这句狠话,韩栋一脚把孙旭踹飞老远,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身后,摔落在地浑身作痛直冒冷汗的孙旭一边惨叫一边挣扎着抬起头,幽深而阴险的目光死死地瞪着韩栋的背影。

韩栋,你给我等着,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孙!

回到家里,韩栋的心思极为爽利,他的天赋和悟性俱佳,短短时间之内,就能将徐雨柔的跆拳道学个七七八八,用自己的实力为自己出了口恶气,着实感受到自身实力强大的好处!

雨柔学姐那么漂亮,我还得再接再厉啊!争取能早日让他成为我的女朋友!嘿嘿,到时候,才不浪费自己母胎单身的纯洁肉体啊!心里止不住臆想着,却听见马管家在门口驻足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敲门声。

少爷,家族对您的具体安排和任务已经下来了,我来向您汇报情况!

将马管家请进来,韩栋的眉头止不住一挑,任务?就是家族考验吗?

是的,之前您虽然已经获得了一个亿的初始创业资金,家族只让你强大自身,却并没有说明您究竟需要达到什么条件才算是通过考验,现在让我来为您详细说明这方面的要求。

韩栋暗自咋舌,呵,他确实不知道究竟要通过那一亿赚到多少钱才算是通过考核,但是一看马管家一脸深邃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要求绝对比他想象中要高。

马管家,我确实还没什么经验,也需要你多指教,那你就给我说说吧!我之前毕竟也没有用过这么多钱,还实在摸不准在家族看来,用一亿赚上几倍才算合格!

他温和有礼地回答者,心里却在暗自揣测,一倍?两倍?还是五倍?

马管家对于少爷平静的态度很满意,他见过很多家族子弟,一个个都趾高气昂,而且大手大脚惯了,根本就不把一亿放在眼里。

或许在别人眼里,一亿很多,但是对于韩家来说,一亿,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毕竟少爷是穷苦过来的,他心中对于少爷的预想很好奇,于是问道:您认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亿块钱,最多能翻上几番?

韩栋愣了愣,额,我也不了解,虽然钱滚钱,钱越多挣钱越容易,但是肯定也不会太夸张,五倍?

看见马管家摇头,韩栋咬咬牙,十倍?

马管家笑了,家族的要求,是五十倍!

呵!

韩栋的心跳都缩了一缩。

马管家,你不是开玩笑吧?五十倍?一个月!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嘛!

看见马管家皱眉,韩栋也紧蹙眉头思索片刻,才道,不过我也不会轻易放弃,既然家族提出这样的额要求,肯定有其道理,我可以尽力一搏。

马管家对韩栋心生赞许,很是认同与宽慰地点点头,嗯!少爷,您的这种精神才是最可贵的,不过您放心,家族肯定不会太为难您,鉴于您之前从未有过操作大数额金钱的经验,家族特意为您降低了要求,您只需要在三个月内,撞到五十亿,就算您通过第二轮考核!

韩栋略微松了一口气,但是神情仍旧严肃。

少爷,我可以为您提个醒,恒通贸易,是您现在手上最大的资本!

马管家的话让韩栋双眼一亮,不住点头,没错,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对恒通贸易目前的状况认识还不足,还是必须得补补功课。

说完,他窜到电脑桌前,开始搜索最近的有关恒通贸易和运作一个公司的基本知识。

翌日,韩栋顶着一双熊猫眼坐在恒通贸易的顶楼会议室内,马管家就站在他的身边,而面前会议桌是哪个则坐着几十名三四十岁的公司高管及股东。

孙旭没有来,但是代表孙家的一个中年男子却神态高傲又轻蔑地站在那儿,忽视韩栋的目光和身边的伙伴议论起来。

切,不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么!校门都没卖出过的土包子乡巴佬,也不知道怎么弄到咱们公司的股份的,给他一点颜色,还真以为自己能耐了!竟然跑到这里来指手画脚,真是荒谬!

就是说啊!他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冤大头,还回收我们手中的股份,公司现在经营状况良好,捏着股份在手,有的是分红和升值空间,就凭他,凭什么让我们卖出股份!

估计是没见过世面来耍威风的!等会儿给他点颜色瞧瞧!

他们的低声议论虽然轻微但是又很清晰,传入韩栋耳朵,他的眉头一挑,触角微微勾起。

这些人!真以为他什么都不懂!

没错,昨天查阅了一个晚上的资料,恶补一番,韩栋终于认识到目前恒通贸易的全部时机状况,虽然一直都在盈利,可是市值却并没有明显的增长,而且公司内部分工不明确,各方部门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竞争倾轧,甚至很多人吃里扒外,帮助外人,把公司的利益换成自己的利益。

第5章 全都开掉

再这样下去,恒通贸易早晚会败在这帮人手上!

而他早上一过来,就召集所有股东和高管,提出他的打算:回收股份!

他话一说出去,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各自又各自的小九九。

韩董!不好意思!虽然您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但是我并不想出让我们的股份,我想,不止是我,在座各位,应该都不想。议论了半天,首先站出来的,便是代表孙旭的那个高管,名叫孙立。

孙立说完,另外几位也跟着开口。

是啊是啊!我们都没有像出售股份的意图!

没有?韩栋冷笑一声,如果我非要呢?

他看出来了,这些人虽然忌惮与他的身份,却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那个孙立,就是带头阻挠反对他的人。

如果只是这样简单的拒绝,韩栋其实还分辨不出究竟有哪些人是真的为公司利益着想,哪些人是心怀不轨。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相信,公司现在的有很多败类,但肯定也有一些人是真正的股肱元老,必须拉拢。

而他现在故意这么强势要求,就是在试探众人的反应。

果然,听到他的威胁,孙立讥讽大笑,指着他的鼻子毫不掩饰地大骂!

姓韩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还非要?也看看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竟然敢威胁起我们这些公司的老股东来了!你当我们都是吃素的,信不信,我们转手就把股份卖给别人!你又能奈我们何?

骂了一阵,他还不尽兴。

想到来之前孙少爷交待的任务,他眼底闪过一抹狠色,转身对着其他的股东道:各位,想当初,我们为了公司劳心劳力,出钱出势,最后大家根据每个人应得分出许多散股,把握在你们手上,这些股份,代表的事你们对公司的奉献与地位。大家想买卖还是不卖,都是我们自己的自由,他姓韩的这样做,就是在逼我们!

他这么逼我们,就是对我们的藐视,仗着他股份多,想拿捏我们,我们绝不能让他如愿,我们绝不承认他对他们公司的掌控权。。

他一脸义愤填膺,言辞激烈,鼓动众人。

一般情况下,一个大公司,持股最多者也就是最高掌控者,但是这也要众人承认和配合,不然大家一起完全把韩栋的话当耳旁风置之不理,韩栋还能把他们都辞了不成?那公司谁来管理经营?就靠韩栋一个人?

别开玩笑了!

孙立打的就是这个算盘,韩栋已经是公司最多股份持有者,这点已经不可改变,但是,他可以让公司所有人排斥并无视韩栋,这样,孙少也会满意!

被孙立这么一挑唆,其他股东和高管都跟着发表意见。

没错!我还从来没听过一个公司的股份全部被一个人独占了的!呸!什么玩意儿!还真以为别人拿他当根葱,咱们就不服!

不服!凭什么听他的,有种把我们都开了!

一个接一个开口,办公室内顿时一片喧闹混乱。

孙立看见这一幕,心里无比得意畅快!

臭小子,还敢对我们家少爷下手!排挤死你丫的!

韩栋从孙立开始说话时就一直紧紧盯着在场众人,观察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

几乎所有人都在嚷嚷着要架空他的权利,但是只有一个人例外!

就在最后面的一个中年男子,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有在最开始的时候,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目光打量着韩栋。

只有一个人在认真考虑我的行为背后的含义,这个恒通贸易,还真是韩栋在心里暗自摇头,不过,有一个总比一个都没有要好。

他缓缓站了起来,四周逐渐安静,大家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他却笑了。

如果我的信息无误的话,你们之中,只有十三个人是持有散股的股东,其他人,都是公司的管理者。

孙立站了出来,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回答,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们不会听你任何一句话!

韩栋的目光凌厉,定格在他身上,持有散股的十三个人里面,还有一大半,是像你一样的代理人,不是真正的股东!

孙立目光一闪,有些心虚了,的确,虽然她也姓孙,但是股份可不是他的,他只是他们少爷的一个代理人而已。

但他还是梗起脖子反驳,就算不是真正的股东,我所传达的也是我们少爷的意思。

你们少爷还真是皮痒了!昨天才挨了打,今天就忘了教训!韩栋冷言讽刺。

孙立脸色一变,指着韩栋的鼻子大骂,臭小子,你他妈竟然还敢提,敢对我们少爷动手,就该想到这一天,等我们少爷伤好了,一定让你活的比狗还惨!

孙旭心里记恨着韩栋,但是又不敢再出现在韩栋面前,加上伤势很重,所以不宜露面,可是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放过韩栋!

韩栋也明白这点,不过却毫不在意,我昨天就警告过他了,他的帐回头再算,但是今天,你们撞在我手上,就怨不得我了!

他脸色一板,一股冷厉气息散开,眸子射过一道寒光,重声大喝。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承认我,那我也没必要承认你们了,你们以为我不敢开除你们?呵,吃里扒外脑子里塞满稻草的蠢货,留着也是浪费金钱,都给我滚!以后都不用来公司了!

嗡!

众人脑袋一懵,尤其是孙立,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韩栋,不敢相信他说了什么!

你,你竟然敢开除我们!我们都是公司的高管,有些还是股东,你凭什么!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到的,气昏了头无所顾忌地大骂韩栋。

其他人也愣了,傻傻地看着韩栋,我没有听错吧!他是不是疯了!

他们一个个呆愣原地,就是不肯走。

但是韩栋的神情却越发严肃,终于又人开始不安了。

韩,韩董,你别闹了,你要是把我们都开除了,那东西谁来经营管理?各个部门谁来协调调动?公司离不开我们的,希望你也明白这一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