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by南喻小说_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完本在线阅读

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by南喻小说_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30 17:45:42作者:南喻

《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的主角是童溪赫连爵,作者:南喻,为您提供南喻写的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小说在线阅读,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小说讲述了:狸猫换太子狸猫换太子与此同时,童家别墅。童文正打了几次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他气得狠狠将手机摔在地上。手机啪嗒一声,四分五裂,碎片满地。管家此时进来了,脸上的表情畏惧惊恐。童文正像是

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by南喻小说_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南喻创作的新书,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童溪赫连爵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领证,不是游戏

第五章领证,不是游戏

先生,童小姐的衣服。此时,门外的郭特助趁机将女佣送过来的衣服袋子递给了赫连爵。

赫连爵接过,丢到床上:去换上。

童溪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的竟然是一件男士的睡袍,她微红着脸,捂住微敞的领口:我的衣服是你脱的?

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想脱你衣服,毕竟你这样的身材毫无看点。好歹也是童家养女,怎么瘦弱的像皮包骨头?

童溪气得浑身颤抖。

她身高一米六五,体重四十五公斤,好歹也是B杯,前凸后翘,他居然说她没有看点?

太欺负人了!

就凭他的车比她人金贵么?

闭上眼,她深呼吸一口气。

我不会跟你结婚的。

下颌倏忽一痛,赫连爵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缓缓抬高,目光带着高高在上的审视与讥诮:你以为你有拒绝的权利?三百万,我可以让你后半辈子都在监狱度过,除非你以卵击石,不想活了。

赫连家有个老混蛋也想娶我,他财雄势大,只手遮天,我是为了你好,你跟我结婚只会让你万劫不复。这样总能把他吓跑了吧?

赫连爵指腹摩挲的动作一顿。

老混蛋?

他轻哧一声。

不巧,我也姓赫连。

民政局。

一排豪车刹停在路旁。

童溪从豪车内下来跟在赫连爵身后,穿着郭特助送来的长袖长裤。

明明是炎炎夏日,她包裹的像一个粽子,配上失了血色的肌肤,额角浮现细密的一层薄汗,显得没什么精神。

赫连爵颇有些嫌弃地扫了她一眼:跟上。

童溪耷拉着脑袋,似乎已经认命。

赫连先生?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子笑眯眯迎了上来,谄媚道:知道您要领证,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清场,您往里面请

赫连爵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墨眸中是淡漠的疏离。

他背影伟岸,挺拔的步子迈得很大。

童溪起初还能跟上,可三两步之后小腹一阵隐痛,便没了力气。

赫连爵已经进了大厅,见身后没有女孩的踪迹,回头看到她捂着小腹,脸色有些长白,眉峰顿时拧起。

该死,忘了她刚从昏迷中醒来,身体还没康复了。

童溪跟不上索性就慢慢往前走。

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已经炸开了锅,她有一种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错觉。

正胡思乱想着,一双结实有力的臂弯蓦然将她抱了起来。

突来的失重感让童溪一下子回过神。

你做什么?她低低惊呼。

想让我把你摔下来,你就尽管挣扎。赫连爵面无表情地落下一句,大步流星抱着童溪进了民政局。

民政局里只剩下寥寥几个工作人员招待他们。

结婚的过程很简易,填了表格,两人坐在约定的照相位置上。

工作人员热情地笑开了花。

夫妻坐得更近一点。

还要更近一点?

童溪脸上的表情僵硬,正不情不愿挪着臀部的时候,腰间倏忽一暖,赫连爵大掌干脆利落地扣着她,往自己怀中一带--

咔嚓。

画面定格,两人柔情一幕被拍下。

男人胸腹结实蓬勃,童溪的脸慢慢烧红,感觉自己全程就像一个玩偶被摆弄着,机械地领完了证,甚至她连自己户口本都没有用到。

短短几分钟后,她的名字却映到了赫连爵的户口本之上。

红色的结婚证被郭特助收好。

赫连爵,我们根本不熟,就算我撞了你的豪车,你也不用要我后半辈子来赔吧?还是说,你有什么隐疾或者需要一个同妻?大厅门口,童溪突然说。

赫连爵步伐微顿,厉眸噙着幽光逼视她:我们不熟,你却知道我有隐疾?

我是说家庭、兴趣、爱好什么的,领证前也没互相介绍一下。

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赫连爵狷狂地吐出一句。

童溪不急不缓地与他辩驳:可我们现在算是夫妻了,你是我老公,我只知道你叫赫连爵,对你家庭背景毫无了解,不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么?

传说赫连家兄弟共妻,她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刚领证,就迫不及待想要行驶你妻子的权利了?赫连爵嘴角挽起轻蔑的笑:记住,你是我花三百万买来的妻子,不该问的别问,我喜欢乖一点的女孩。

既然赫连先生这么看不起我,民政局就在眼前,现在去离婚也来得及,刚巧我也不喜欢你这种自大狂!

一口气说完,童溪有种扬眉吐气的傲然。

但话音刚落,男人鹰隼般的视线倏忽将她攫住--

残冷,嗜血。

童溪瞳孔微微瑟缩,极力保持镇定。

新时代的女性,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场。

你当跟我结婚是过家家的游戏么?赫连爵鹰眸蓦然变冷,嗓音深寒:郭特助,送她回去!

说完,赫连爵坐上另一辆豪车,扬长而去。

一缕尾烟在空中弥漫。

童溪郁闷也无语,她是真的想和他离婚。

小太太,请上车。郭特助毕恭毕敬地邀请童溪,态度和善,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

童溪上了车,窗外高楼大厦一闪而过,回想着这两天来发生的种种,如梦似幻:我肚子里的孩子跟他什么关系?

郭特助想着赫连爵并未主动透露与童溪那一夜的情事,扬起无比公式化的笑:小太太想知道的事,问先生就行了,我无权回答。

童溪撇嘴:

他那副臭脾气,目空一切。

她问他,他更加不会回答他。

小太太你别想太多,先生娶你自有他的用意,也许明天你就能知道了。

老太爷安排了赫连爵明天与顾家千金相亲订婚。

既然赫连爵娶了老婆,明天怎么也会拉出去遛一遛的。

童溪不再说话了。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划破车内的沉默。

童溪看到来电显示,眼底闪过一丝苦涩的悲伤,她将手机摁了静音,重新揣回兜里,盯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郭特助透过车镜看到童溪的举动,识趣地没有多言。

第六章狸猫换太子

第六章狸猫换太子

与此同时,童家别墅。

童文正打了几次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他气得狠狠将手机摔在地上。

手机啪嗒一声,四分五裂,碎片满地。

管家此时进来了,脸上的表情畏惧惊恐。

童文正像是没看到,急急忙忙地问:怎么样,找到二小姐了么?

没没有。管家脸上一片刷白,摇头道:我们已经把别墅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二小姐的踪迹,她一定是早就离开了

一群废物,我让你们好好看着她,你们眼睛都在长到头顶上去了?明天赫连家就要来接人了!没有童溪,我们全都要跟着死!

童文正勃然震怒,拐杖拄在地上,扬手将手边乱七八糟的东西系数挥落。

大厅里登时变得一片狼藉。

童雨薇刚从公司回来,走到门口,一个瓷杯陡然碎裂在她面前,碎片差点划破她的小腿,惊得她心跳都漏了一拍,匆匆追问:爷爷,听说溪溪不见了?

今早她房间一直没有动静,午后佣人去敲门,才发现那丫头不见了。

我看她一定是听到了我们的安排,知道要把她送去赫连家,所以才会偷跑!没想到她向来怯懦,居然这次还有这个胆量!说话的是童健杰,童雨薇的爸爸,童溪的大伯。

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满脸正气,出口的话,却透着厚重的戾气。

老公,这可怎么办才好?我们童家好不容易发展到了今天的地位,雨薇眼瞧着也要和江家少东订婚了,你们可要想想办法啊?赵晓芳挽着童健杰的胳膊,满脸担忧。

她好不容易嫁入豪门,苦熬了这么多年,眼瞧着荣华富贵。

她不想被赫连家弄死啊!

行了,你哭哭啼啼慌什么?童健杰被赵晓芳嚷嚷地心烦意燥,没好气地说:爸,童溪这么多年一直傻傻呆呆,能去的地方肯定不多,我马上加派人手去找,说不定还能把人抓回来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了。童文正盯着满屋子的狼藉,面色凝重:总之,我绝不能让童溪毁了我一手创建的童家基业!

不经意间,他扫了童雨薇一眼,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念头。

童溪生性木楞长得又丑,肯定不会讨好男人。

相反,童雨薇漂亮乖巧识大体,如果能代替童溪嫁给赫连家,伺候得赫连先生舒舒服服,从此他们童家必定如鱼得水。

反正江家虽好,但毕竟远远比不上赫连家。

就算童雨薇嫁过去,江家也不敢多说什么。

总不能因为童溪逃跑,而连累整个童家吧?

角落,童雨薇拉着赵晓芳去了花园,人烟稀少的地方。

童雨薇张口便是嗔怪,再没了人前的端庄,狰狞道:妈,你怎么搞的?我不是让你把她卖给那个黄总吗?她怎么逃出来了?

雨薇啊,我都是听你的安排,真的找人在她回乡下的路上把她掳去送给黄总了。赵晓芳也是一脸地狐疑:那贱丫头还真是命大!

你马上给黄总打电话,看看童溪是不是在黄总那里?

我打过了。

童雨薇眸子一亮:怎么样,黄总怎么说?

他一直不接我电话呢,也不知道搞什么鬼!赵晓芳说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妥,拉着童雨薇的手:雨薇,你说这事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童雨薇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毒:反正她怀了野种,肯定是被人玩烂了,以后休想再跟我抢江航,一个杀人犯的女儿,我们童家养她长大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人前装的清纯,人后就是贱货。

童溪小的时候,其实继承了她母亲优良的外貌基因,长得很漂亮,是那种透着灵动的美,每次童雨薇看到她那样就恨不得在她脸上划几刀。

江航也是那时候开始追求童溪的。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童溪越长越丑。

吹弹可破的肌肤变得黑黢黢的,像蒙了一层碳灰,澄澈的眸子戴着黑框眼镜无比呆板,成绩也普普通通,毫无特色,被外人讽刺为智商只有60的傻子。

江航有意无意疏远她,童雨薇才能趁虚而入。

思及此,童雨薇更想快点找到童溪,把她送进赫连家被玩死。

阿嚏!

正在被童家一家人算计的童溪,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从车内下来,童溪第一次打量赫连爵居住的这幢别墅,地理位置优越,有价无市,一入其中,植被的清香弥漫在鼻息间,还有私人高尔夫球场和温泉池,叫人目不暇接。

屋内悬挂着珍贵油画,摆设古董,处处暗藏极致的奢华。

太太好,我是童婶,也是御景龙湾的管家。中年女佣童婶笑眯眯地迎了上来:先生提前来了电话,让我为您准备了房间,请跟我来。

好的,谢谢童婶。

在不明赫连爵的目的以前,童溪对谁都存有一丝戒备。

她已经一无所有。

再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童婶赶紧摆了摆手,带着去了二楼一间奢华的卧室,足足有上百平方,一个洗手间都比她在童家的卧室还要大。

衣柜里摆满了女士的服装、鞋子、包包,琳琅满目。

纯新的,连吊牌都没有拆过。

童溪只看了一眼便关了衣柜门,并未有太大的兴趣。

太太,你可别误会,先生从来洁身自好,你是他第一个带回御景龙湾的女人,这些衣服和包包,全都是刚刚才送过来的。童婶担心她多想,忙道。

童溪不语,心里揣着事,晚饭也没吃多少,到了卧室将门上锁,去浴室洗漱卸妆。

几分钟后,镜子里的女孩取下眼镜,掩去了原本黢黑的肤色,变得白-皙滑腻,明眸皓齿。

很小的时候,她就发现童雨薇时常拿一种怨毒的眼神盯着她。

她开始担心。

因为她一直怀疑爸爸当年卷入的杀人案背后另有隐情。

而那只黑手,很可能与童健杰有关

所以,她刻意装傻扮丑,静静等自己能继承股份的那一天,甚至睡觉都不敢卸下伪装,却没想到临近年满还是没有逃过他们的暗算!

也许是怀孕的缘故,童溪半夜被饿醒了。

原本说要去医院预约手术堕-胎,但一直被赫连爵的人盯着,也没有机会,童溪抚了抚小腹,在这最后几天,她不能饿着她的宝宝。

童溪悄无声息地下了楼。

佣人已经睡了。

她摸到厨房冰箱,研究了会灶台,简单地给自己下了一碗番茄鸡蛋面,酱汁浇在面条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拍拍手,搞定。

童溪端着面去了客厅餐桌,恍然想起自己没有放盐,又轻手轻脚回厨房找到了盐罐,刚打算拿去客厅,冷不丁却看到餐桌前正坐着一道高大的黑影

第七章你脏死了!

第七章你脏死了!

你在干什么?童溪看到男人优雅地执起筷子,吃她的面条,有些震惊。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走路都没有声音么!!

赫连爵单臂撑在桌面,修长逆天的双腿肆意交叠着,即便是坐着,可气势依旧将她碾压:没看到么?我在吃面。

那是我给自己下的!

他薄唇一勾:材料也是你的?

童溪被他凉薄的话一噎,材料当然是她从冰箱里拿的。

胃里空荡荡的,胃酸像在分解自己的胃,难受得一阵阵发慌,在乡下的一个月她从来没有饿着自己,反而养成了受不了饿的坏习惯。

她从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二十块,递到他面前--

就当我跟你买的。

底气不足的嘤咛,就像猫爪子在赫连爵的胸口挠了一下,想到那晚她在他身下绽放,赫连爵眼眸一深。

反正也是他的妻子,他碰她天经地义。

赫连爵握着筷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冲她勾了勾手指。

童溪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忍不住往前挪了一步,却在下一瞬,赫连爵倏忽拉着她的手腕,将她拽入怀中。

她被他固定坐在他的大腿上。

心念微动,赫连爵压唇吻了上去,狭长的眼角上挑,童溪只觉得唇上覆盖着温温热热的东西,就像一团果冻,还能变幻成软绵的形状。

嗡的一瞬,她大脑中陡然绽放一朵朵烟花。

谜离的观景灯光透过窗斜斜的披在两人身上,童溪瞠目结舌无法呼吸了。

赫连爵很满意童溪此刻的表情,唇舌霸道地叩开她的齿冠,将他嘴里还剩下的一点余味渡给了她。

童溪气得够呛,连耳垂都爬上浅浅的粉晕。

你脏死了!居然拿他的舌头去顶她,还有一点点面条!

一点盐都没有,他怎么吃得下去?

童溪气呼呼地抹了抹嘴唇,恨不得从他身上剜出两个窟窿。

赫连爵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唇,原本心情大好,却在看到她擦拭唇瓣时眯了眯厉眸,就这么嫌弃他的气息?

嫌我脏?那谁干净?

那晚在酒店,她主动爬到他身上,煽风点火。

怎么不嫌他脏?

你喜欢吃面就送给你了,告辞!童溪一点都不想再看到他,干脆不吃了,转身便要上楼。

堪堪往前走出一步,手腕又被他从后面拽住,赫连爵此刻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被灯光打落下一片阴影,完全将她笼罩其中。

他眼底闪烁着诡谲的暗芒,恍若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随时可以把她吞噬。

童溪害怕地屏住呼吸,不安往后退去。

岂料,头顶却响起他深暗的质问--

你的脸似乎比之前更白一点?

童溪一下子不敢动了。

糟糕!

她晚上忘记化妆了!

因为怀孕,而她以前使用的化妆品都不算高挡,她担心对宝宝造成影响,哪怕决定要打掉他,但在这短暂的期间内,她还是想给他一点母爱

结果被赫连爵撞见了。

怎么办?

童溪,原来你一直在装蒜。赫连爵逼近她的小脸,指腹邪肆地摸上她的脸,神情促狭:戴黑框眼镜、化丑妆、装傻充愣,你想欺骗谁?嗯?

一抹慌乱从脸颊闪现,童溪很快露出招牌式无辜的表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晚上做了面膜,可能有增白效果,赫连先生也关心女孩子的化妆么?

以后不许再戴眼镜和化妆!

戴眼镜影响他的视觉福利,化妆则会伤害他的孩子。

这女人应该有孕妇的自知之明。

童溪咬着唇: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听?

凭你的名字映在我的户口本上。赫连爵阴沉地勾起嘴角,笑得漫不经心:或者,你喜欢跟我玩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

如果她不是孕妇,他现在就把她丢到床上,撕开她的衣摆,要她摆出那晚那般娇憨的姿势任由他

想想,赫连爵尾椎骨便窜起一阵酥嫲的痒意。

童溪想骂他无耻之徒,可肚子却没出息地先咕咕叫出了声,

她捂着小腹,在漆黑夜色下,顿显尴尬。

一时间相顾无言。

赫连爵那双黑曜石般的眸中噙起好笑的笑意,然后摁了墙壁上的内铃,不过五分钟,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啪嗒,客厅亮如白昼。

童婶带着一批穿着整洁的佣人出现。

她看到桌面上还有一碗没有吃完的面条,霎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垂下了头:先生

先生居然吃了这样简陋的食物!!

赫连爵恢复一贯的高冷,漠然道:太太饿了,去给她弄夜宵,以后不该给孕妇吃的东西一律不许出现在餐桌上。

是,先生。

童婶赶忙应下,心里却是吃了不小的一惊。

第一次看到先生这么关心一个女孩。

赫连爵童溪没想到她只是想吃点夜宵,他居然叫醒了这么多佣人。

从小在童家她都是自力更生的。

虽然她被尊称为一句二小姐,但没有任何一个佣人把她当做主人。

甚至有时候,她还会半夜去厨房偷馒头。

看到大家为她一顿夜宵劳师动众,她是不习惯的。

我自己来就好,你让他们去休息吧

堂堂赫连太太连下厨也要亲自动手,我高薪请厨师难道是摆设?还是说,你的意思是不喜欢他们的手艺,让我辞掉再换一批?赫连爵擦拭嘴角的残渣,口吻轻蔑。

太太,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请您不要辞退我们。佣人纷纷后背一凉,赶紧求饶似的看着童溪,眼底闪烁着晶莹:我们会更努力为您服务的。

赫连家的工作轻松,而且薪水超高。

哪怕主人家脾气不好难相与,但整个殷城再也找不到性价比比这更好的工作了!

童溪:就当她没说过。

翌日。

童溪一早被叫醒。

门口停着一排黑色的豪车。

赫连爵带着她一起回老宅。

直到停在赫连老宅门口,童溪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她几次想问他和她肚子里孩子有什么关系,赫连爵却始终沉着脸仰靠在真皮座椅沙发上,状似假寐,到嘴的话就这么噎住了。

▲《隐婚缠爱:神秘老公,坏透了!》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